王丹專欄:給台灣社會的十個建議(下)

出版時間:2017/06/10 00:08

王丹/六四民運領袖、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客座助理教授

第八個建議有關轉型正義。我在台灣教書8年,接觸到的大學部的學生,大部分對台灣近幾十年來的歷史所知不多。從五十年代到白色恐怖,從黨外運動到八十年代的思想狂飆運動,現在的太陽花世代對這些台灣歷史上的重大發展,了解非常不足的。民族認同,是要建立在共享的歷史記憶之上的。如果不了解自己國家的歷史,要如何去愛這個國家?

我認為台灣的轉型正義不應當僅僅限於是否拆掉威權象徵和收回不當黨產,更重要的是教育,應該把歷史記憶通過歷史教學的方式深深植入這個社會之中,並分享給後代。歷史記憶如果只是保藏,而不能分享出去,意義就會受到限制。因此我建議,台灣的中學歷史課本,應當列專章,講述轉型正義和台灣的歷史;大學,更應當把台灣歷史列為必修課程。 

第九個建議是針對台灣太陽花世代的台獨2.0版提出的。我看到美國杜克大學與台灣政治大學的一份民調,20-29歲台灣青年世代的台灣認同高達8成以上,主張獨立的也遠遠超過半數,但是面對「是否願意為了台灣獨立而上戰場」這樣的問題的時候,表達「願意」的僅有兩成多。我高度尊重台灣年輕世代渴望獨立的心情,但是我也要指出,從歷史上看,很少有理想性的事業不付出代價的,很少有一個民族的獨立是和平得來的,面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不可能和平獨立。

此外,中共最後是否武力攻台,也會考量種種成本因素,包括台灣人民抵抗的意志。如果中共研判,或者台灣的民調顯示,大部分的台灣民眾,願意為了自己的理想不惜一戰,中共就會考慮動武的代價是否太大。有人說,我真是鼓勵台灣年輕人流血。錯了,恰恰相反,我認為只有表達出強大的意志,才能把流血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因此,台灣追求獨立的太陽花世代應當認識到,不懼戰,才是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條件。 

最後,第十個建議,是關於人才引進的:現在的台灣政府非常重視南向政策,但是香港近在眼前,卻看不到太多的關注。實際上,香港具備大量的高水平人才,港人教育水平的平均值高於台灣,尤其是在金融領域和全球貿易自由化等方面;與此同時,香港的整體環境,尤其是政治環境,越來越令港人失望甚至絕望,更多的港人想離開香港。

對港人來說,比起去歐美國家,台灣應當是更好的選擇。而這些人才,如果能到台灣來,對台灣的經濟發展會帶來國際視野的提高等等好處。因此我建議台灣政府,應當制訂專法,以特別的優惠政策,針對香港的具體情況,有針對性地首先吸引香港的人才到台灣來工作和定居。這也許會衝擊到台灣的就業市場,但是引進人才,讓經濟的餅做大,大家才能分享到更多的利益。 

以上就是我離開台灣之前,基於自己的8年觀察,提出的一些建議。這些建議不一定都正確,但是我覺得坦誠地提出自己的觀察和思考,是我回報台灣的最好方式。我還是強調,我的所有建議,哪怕刺耳,哪怕難聽,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希望台灣更好。有的時候,話說得重一些,才能更加激勵和刺激思考。

天佑台灣!台灣加油!再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王丹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