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大雨中拆帳棚 凌晨驅趕族人 竟說「為你好」?

1954
出版時間:2017/06/12 09:08
原本紮營在凱道的原民團體2日遭警方驅離,3日在台北賓館人行道上又遭警方以違反《道管條例》為由開罰。資料照片
原本紮營在凱道的原民團體2日遭警方驅離,3日在台北賓館人行道上又遭警方以違反《道管條例》為由開罰。資料照片

傑西/法學士
 
6月2日在大雨中遭國家使用強制力「清除」的凱道部落族人,於台北賓館前繼續堅持,6月3日清晨四時許,大批警力再度出現,伴隨現場指揮官口中的「為了健康為了安全」要同仁執行「強制淨空勤務」,且命在場人民「僅能向北」離開;過程中有警官以強制力拉扯人民物品,並由ㄧ隊警察跟追至捷運站。對此,本文想提出幾點供自由民主憲政的台灣社會思考。
 
首先於此事件上,警察行為「至少」限制人民行動自由當無疑義。依《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九條,禁止對人民任意逮捕或拘禁;參該公約第35號一般性意見(有權解釋公約條文)第12點:「逮捕或拘禁可能是依國內法授權,但仍可能屬於任意。『任意』這一概念不能和『違法』劃等號,必須給予更廣泛的解釋,使其包括不適當、不正當、缺乏預見可能性和正當法律程序,以及合理性、必要性和比例性等要素……」(法務部翻譯)。簡言之,即便逮捕或拘禁行為外觀合法,但因其可能係任意而仍為公約所禁止;舉重明輕,較逮捕拘禁輕微的限制行動自由,當亦存在任意性而動搖其合法地位。
 
事件中,國家於清晨四時,通常係人體最累最想睡時(特別經過前一日被強制驅離及造成臺北多處淹水的日夜大雨),對無武裝之人民行強制淨空勤務,此行為當然充斥任意性甚至存在惡意性質,嚴重侵蝕裁量空間與合法性。
 
又現場指揮官的「為你好」的命令,使筆者不禁想起許宗力院長帶有遺憾的釋字第690號解釋意見書(時任非院長職大法官)中提到對於「照護性人身自由剝奪」的疑慮與所舉前蘇聯格別烏、美國傷寒瑪麗的案例。意見書指出:「……歷史經驗顯示,當權者以罹患精神病為藉口,以達整肅政治異己目的之事例,屢見不鮮。……」而本事件中,權力者連找個藉口都懶,直接跟你說「我就是為了照顧你,你不能拒絕我的照顧。」如果我們對「自稱」照護性的行政行為一再退讓,可預見食髓知味的當權者有天會以「為了你好」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包含禁止你思考;這是本文所無法接受,但重要的是當代的台灣是否接受?你,是否接受?
 
行文至此,或許有些人會認為,本文上開所執規範或意見,多直接關係人身自由。然就筆者認知,人身自由與行動自由僅為量上差異而非本質不同;再者,時代在進步,權力者也在進步,我們操作規範,究竟是更保障人權或更符合權力者的期望?實吾輩所應深思。
 
一百多天來,凱道的族人或偶然或必然的活成了一部近代史—在土地上被「國家」驅趕、顛沛流離在深夜大雨街頭、陰錯陽差地由二十多年前族人建造完成的捷運站,本於先進國家現代大眾運輸所須具備對文化尊重的素養包容了二十多年後的我們。「沒有人是局外人」,本文不自量力的想問問台北、問問台灣:你願意了解我們的文明、傾聽我們的記憶、讓我與你一起走回家的路嗎?(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還是是你寧願選擇屈服選擇漂蕩選擇幾十年後告訴孩子:「我能留給你的只有逃」?
 
現在就是未來,歷史正等待我們的答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