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威專欄:屁股如何決定腦袋

1168
出版時間:2017/06/20 00:08
總預算高達8800億的前瞻基礎計劃,各界爭議不斷。圖為行政院長林全先前宣布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畫面。資料照片

王浩威/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向來十分關心台灣前途的文化人郝明義,對當前政府所提出的前瞻計劃正式表示關心。他除了開記者會,還在一個禮拜前(12日)上國發會管轄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連署要求政府全面檢視前瞻計劃。結果,僅用了63個小時又5分鐘的時間,便成功達成5000人附議的連署門檻。

比起台灣國民的人數總額,5000人當然只是少數。只是,關於前瞻計劃重新檢討的呼籲,從推出以來是一直不絕於耳。這是這個過去跟人民站在一起的綠色政黨,雖然形式如一的表示的一些關心的態度,但這些動作當中一直沒有任何讓人有所感覺的反應,給民眾的感覺也就等於是完全不理會的。

這樣的現象似乎不是巧合,從台灣開始實行民主政策以來,這樣的例子其實是一再重演。

在陳水扁的時代,人們認為那是他個人的問題,也許是道德操守不足,也許是因為夫妻之間奇怪的動力,所以才有一連串的弊案和愚蠢的行政。後來是馬英九上任了,人們覺得那是他的能力不足,所以才有完全癱瘓的政府機構。然而,真的如此嗎?

當馬英九任命江宜樺教授,取代原來的陳沖成為行政院長,就有一個很好的範例。作為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的江宜樺,原本是十足自由主義色彩的,在知識分子圈有著一定的聲望和肯定,於是這樣的任命,自然是讓人們充滿期待的。然而,進入到行政院長這個位置上以後,似乎是這個位置的空間取代了他的腦袋,過去所有的那一些言論和思想全都消失了,好像不曾經在這個人身上出現過,完全發揮不了作用。

同樣的,幫蔡英文任命林全作為行政院長的時候,人們覺得這樣的任命突破了民進黨的派系,同時也找到了跟財團關係較節制但懂得金融和經濟的人才。這是執政一年過去了,蔡英文也好,林全也好,整個民進黨執政團隊也好,似乎也被那個權力位置限制了,完全感覺不到不同政黨應該有的不同腦袋。

這二十多年來的民主過程,人們很容易就聯想兩句話:「屁股決定腦袋」和「權力使人腐化。只是,屁股是如何決定的腦袋?權力又如何腐化了人心?

一個人的想法不是靠自己就能夠維持的,而是靠他自己再加上他周邊的關係網路。

江宜樺也好,林全也好,任何獲得參與執政機會的賢達人士都一樣,當他們從原來的位置移向了更多權力的新位置時,他們周邊的人際網路並沒有跟著移動。於是在新的叢林裡,他們也就失去原來的活力來源。表面上他們看起來十分風光,但其實新的環境充滿了需要適應、甚至是重新建立讓自己有活力的人際關係。

在他們還是民間人士的時候,周邊的人們把他當作朋友這樣的平等角色來看待,彼此之間是有來有往的平等關係。等到他們成為新的權力中心,許多人湧向他們,他們的時間也就被這些新的事物和新的人際關係所佔領了。平常這些會互相來往的朋友,過去的關係是相互有來有往的,是彼此主動的。這時候自然地,老朋友們對這種單面向的關係也就出現了慢慢地消退的現象。

某行政院前院長的一位朋友在聊天的時候提到,其實他這位擔任行政院長的朋友一直都是沒有改變,他在任期期間是試著跟老朋友進行溝通。只是當他的秘書打電話來邀約聚會的時候,往往都是在短短幾天前通知,幾乎朋友們的行程都排定了。就這樣,這些安排也就越來越少了。

等到這位行政院長開始受到爭議以後,民間輿論一片批判,最後還是卸任了。卸任以後的這位行政院長,跟老朋友也不再聯絡了。他說,這位擔任行政院長的朋友必然是覺得被這些朋友拋棄了;他恐怕從來沒有想到,在他還沒成為行政院長時,朋友之間的邀約往往都是好幾個禮拜前就敲定的,每個人都有一定的忙碌,並不是幾天前的通知就可以出席的。

過去習慣聚會的老朋友,現在連吃一頓飯行不通了。過去可以引起許多腦力激盪的談話和訊息來源,現在就慢慢消失了。如今,可以交談的對象以前完全不一樣,全是自己想盡辦法靠近過來的不同人士。想一想,在這種情況之下,一個人的想法可以跟過去一樣,還是初心勿忘嗎?這樣的人,訊息不一樣,想法也就不一樣了。甚至,說不定忙到停下來想一下都沒有時間。

看起來這些新任行政權益位置的賢達人士,其實都需要一位政治教練或心理專業人員的協助。任何一個人的生活結構如果有了激烈的變化,譬如從民間到政府,從在野到執政,這過程其實是有相當大的變化,其中包括了整個生活的結構,原來的心智自然也就不容易維持。

這樣的說法,以前其實早就有的。英國曾經擔任布萊爾顧問的心理學家安德魯‧沙繆斯(Andrew Samuels),在他的書裡《診療椅上的政治》就一再地做同樣的呼籲。當然,這樣的講話,就同樣是心理專業人員的我,可能有一種心理專業的自大。但是,對於所謂的「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或是「權力腐化人心」這樣現象的心理過程,確實是值得我們好好去思考的。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