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變裝到出櫃 日本僧侶:佛祖沒說不行

出版時間:2017/06/24 00:00

生活是一場角色扮演。在社會上,我們的職業、崗位、形象,決定我們以甚麼身份示人。而對這些身份,我們又有固定的刻板印象。然而在東京,這套卻行不通。和食肉娶妻、易服化妝,左青龍右白虎也不一定是壞人。與其未審先判,不如放下有色眼鏡重新發現,一人不只得一顏色。

香港《蘋果日報》記者甄俊宇訪問日本僧侶西村宏堂,相約在他家的寺院見面,於東京港區一帶,宛如繁忙街道上闢出的一小片京都,甄俊宇觀察西村宏堂,「他年紀比我想像中的輕,只不過26歲,面容雖尚帶稚嫩,但穿上袈裟,散發一份莊嚴,也許我早在網絡上看過他的另一形象,會格外留意他的動作。走路總是小步小步,雙手慣性地交叠放身前,說話的聲音也格外溫柔。」

「我小時候並沒有打算做和尚,可能因為我自小就在這環境長大,信徒們的期望,對我來說很不舒服。」西村宏堂說,日本自明治年代,為削弱佛教對人民的影響,讓和尚可以飲酒食肉、娶妻生子,將他們「凡人化」,減低宗教影響力。加上家族世襲、工作穩定,因此做和尚被視為一份優差,很多人想做都做不了,他卻偏偏不想做,好在家人沒有強逼,高中時的他,卻承受着另一種壓力,「我喜歡男生,但那時我不敢跟其他人說,害怕他們會覺得我不正常,不想跟我做朋友。」與此同時,他對教育制度抱有疑問,在服從性強的日本社會,更感格格不入,「我覺得大家都跟從社會定義為正常的事,我對此不能同意。如果為了迎合,而要做一些自己不認同的事,我會感到很憤怒或失望。」

於是,他18歲選擇離開日本,到美國讀書。當地開放的同志文化,令他更勇於表現自己,中性打扮、穿女裝。一次偶然機會下幫朋友化妝,意外地發現天份,其後更成為專業化妝師,環球小姐選舉、許多時裝雜誌的名模都找他幫忙。事業發展正好,然而樹不離根,離家越久,他越想重新了解曾經令他感到厭惡的日本民族性,以及佛教,「我開始對世界有很多疑問,為甚麼我們要守規矩?為甚麼我們要做好人?為甚麼我們活着?我希望從佛學裏得到答案。」

他開始長達兩年斷斷續續的修行、考試。雖然日本的佛教教條較為寬鬆,但施脂粉、易服、愛好同性,都是相當離經判道的行為,他怕有辱師門,想不到師傅答:「如果你能傳達每個人都是平等,都可以得道的訊息,而你的妝容,又可以幫助你做到這件事,那有何不可?」他認為,化妝可以讓人更自信,從而帶給人快樂。正如參與同志刊物《Out in Japan》的拍攝時,他認識了日本的同志社群,發覺普遍化妝技巧參差,於是便教導他們,如何透過妝容勇於表現自己。「我認為佛教可以有廣闊的詮釋。因為很多今日所知的傳統、規矩,都是佛祖死了後才確立的。是為了保護當時社會及宗教團體的利益,多於為信徒而設立。」他也從佛學裏面,找到更多對自身的肯定。「我知道佛祖並無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而將他們分等,我覺得只要做你相信是好的事,就對了。」(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小編推薦】
宇宙首場《七龍珠》路跑 嚴禁使用舞空術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