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欽文:設計之都竟容不下建築師的設計?

1047
出版時間:2017/06/27 00:04
台北市議會將台北藝術中心工程延宕歸因於工程難度太大。因此由謝維洲等14名議員提案,「未來市府工程設計標,應明文禁止採用獨家技術或特殊規格」,引發設計與建築界譁然。資料照片
台北市議會將台北藝術中心工程延宕歸因於工程難度太大。因此由謝維洲等14名議員提案,「未來市府工程設計標,應明文禁止採用獨家技術或特殊規格」,引發設計與建築界譁然。資料照片

呂欽文/建築師

台北市議會將台北藝術中心工程延宕,歸因於工程難度太大。因此由謝維洲等14名議員提案,「未來市府工程設計標,應明文禁止採用獨家技術或特殊規格」。議會工務委員會討論不到3分鐘就通過此案,送市府研議。由於茲事體大,且涉及台北市已是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形象,市府做進一步決策之前,業界實有不得不已於言者。

首先,台北藝術中心工程延宕之真正原因,工程界已有基本共識,是承包商體質不良、貿然投標,繼而作業失控、終致滅頂倒斃。另一個原因是,冗長的估驗機制,發揮了「加工」倒斃的效果。至於「工程難度」與「特殊規格」,是否真如外界認為的罪大惡極,是下面想要討論的。

我們只需簡單的思考一個問題,什麼是「設計」?連小學生都可答得出來,「設計」就是「特別」的東西!怎麼特別,就是構想、機能、形式都具有特色,且須要用特別的構造方式、材料、色澤表現出來。

台北藝術中心工程以國際比圖方式大費周章地選出了國際知名的建築師雷姆.庫哈斯操刀,創作了他自己都相當得意的作品。設計的特色在空間感,而建構那些空間的材料當然不是台灣街上的五金行可以買得到、夜市叫賣的那種。既要人家發揮設計特色,又不許人家運用具特色的材料,這不知要人家怎麼做?至於營造廠「難度太大」與 「成本太高」的說法,未投標前可以說,得了標後再說這樣的話,只能被認為是別有用心、始亂終棄,既然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許多人會問,建築師選用特定材料一定圖謀不軌!有這樣想法的人其實還不少。不可諱言的,確實是有這樣的不肖建築師。但也必須了解一個事實,這些游走世界各地,憑藉著不斷積累的聲譽爭取下一個機會的知名建築師,他會為了材料的利益斷送他的設計生命嗎?如果材料真有問題,不值這個錢,下回他們還混得下去嗎?坦白說他們比我們更擔心任何的設計謬誤!

換一個角度來說,一個材料商辛辛苦苦發展了有特色的材料,但在我們的採購制度下,竟然會因為是特殊材料、獨門生意,沒人敢用,用了會惹上綁標的污名,這不是在反淘汰富於研發創新精神的廠商嗎?我們的社會多年以來,就是在這樣似是而非的觀念下,用最平庸卻最安全方式,創造出一棟棟的所謂「公共工程」,以至於公共工程已成了「庸俗」、「平價」與「爛」工程的代名詞。

防弊應該,但防到不問是非、不管效益,這實非社會之福。台北市議會的提案,如果成真,那可是會成為國際設計界的話題。堂堂一個設計之都,竟然容不下設計師的材料設計。

謝議員等的提案,雖然用心良苦,但卻不明就裡!如果市政府被迫照案執行,那真是會陷柯市府於不義。更期盼各級政府,不要有樣學樣,莫要將台灣變成「設計之毒」,國際設計界的笑話 !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