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迫遷】與國爭地帳戶遭凍結 榮民遺孀嗆「同歸於盡」

出版時間:2017/07/02 19:02


點我直接觀看【大觀迫遷】與國爭地帳戶遭凍結 榮民遺孀嗆「同歸於盡」

(更新:增加大觀社區自救會臉書、大觀社區大事紀)

已有61年歷史的大觀社區,位於板橋大觀路二段、板橋榮民之家旁邊,社區土地屬於國有土地,居民9年前陸續遭土地管理人板橋榮家提告,法院判決必須拆屋還地並賠償不當得利。居民認為社區的現況是在歷史脈絡下造成的,自己的居住權應該受到保障,於是在2016年成立「大觀事件自救會」,四處陳情抗議,但退輔會仍在今年4月10日進行了第一波的拆除作業,居民和聲援學生在現場與警方發生嚴重推擠,眼看抗爭一步步失守,大觀居民也不知道還能守護自己的家園多久。

「我住這邊好好的,莫明奇妙被按說借有國有地,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首批被告的鄰長戚本忠說,他是在這邊出生長大的,父親是被政府招商來到大觀社區定居。這一帶土地原本都是板橋林家的,民國45年蔣宋美齡的婦聯會要求林家提供出來建「婦聯一村」,之後為了擴展眷村生活機能,在旁邊興建福利中心並公開招商。民國52年強颱葛樂禮肆虐後,毀損嚴重的「婦聯一村」遷村,但福利中心居民未能被安置,便在原地重建形成現今的大觀社區,民國58年「婦聯一村」原址興建「臺北市第一榮譽國民之家」,即是今天板橋榮家的前身。

民國97年板橋榮家開始討回周邊土地,向大觀社區居民提告,要求拆屋還地並返還五年不當得利。大觀社區的居民萬萬沒有想到會遭到提告,就算提出水電證明在板橋榮家成立之前,他們就已經在這裡居住生活也沒用。民國103年官司三審定讞,居民全部敗訴。戚本忠說,像他被就被追繳80多萬元,他說:「好不容易買個房子被你查封掉,那你說我們何去何從呢?」他甚至打算與老婆離婚,自己一人跟政府對抗到底。

同為首批被告的湯家梅,民國84年從中國嫁來台灣,榮民先生過世後就自己一人住在這。在收到法院通知時,她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明明是先生用血汗錢買來的房子,卻被國家說是侵佔土地,還要罰款。後來法院強制執行,將她帳戶僅存的184元凍結,連工作也受到影響。她難過的說:「先生為了中華民國流血流汗,用微薄的薪俸買的房子居然要被拆了。因為這口氣我也沒有辦法嚥下去,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就說我會跟它同歸於盡。」

沿著大觀路往南走一小段路,還有著幾戶老舊的房子,其中一間是朱寧民的家。今年72歲的他是退伍軍人,房子是50年前結婚時,父親買來給他當新婚住宅的。他家客廳上掛著蔣公和國父遺像,還有自己掛滿勳章的軍服,朱寧民總是驕傲地說「我們是蔣公帶來的!」言語中充滿無奈,他說自己一生都奉獻給國家,現在卻被控告侵佔國有土地,還得賠償不當得利20餘萬,無力負擔的他苦笑著說:「我不求什麼好,能遮風避雨的就好啦。」

再往巷子裡走進去,還有一戶是陶建中的家。他說,民國53年他父親買下這棟房子,父親過世後,他就和母親楊素香住在這裡。但隨著不當得利、侵佔國有地的控告,原本經濟狀況就不好的他們更是雪上加霜。楊素香每次一想到即將無家可歸,眼淚就流了下來說:「我擔心孩子沒房子住,還有人身體不好,現在你要來拆厝,我要去住哪裡嘛毋知。」

對於大觀社區居民的陳情,主管機關的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說:「法院三審定讞要求拆屋還地而且要追繳不當得利,政府必須依法行政,沒有別的辦法。要是連違章建築都不能拆除,那以後要怎麼推廣公共建設呢?」

走在老舊的大觀社區裡,除了四處可見的封條和隨風搖曳的抗議布條外,幾處已經拆除的廢墟更時時提醒著剩下來的居民,熟悉的家園是不是還有明天?誰也不知道。(梁建裕、陳卓邦/新北市報導)

大觀社區自救會臉書:大觀事件DaguanHomeless

板橋大觀社區大事紀

1956年-婦聯會在板橋浮洲建立婦聯一村,並於其中設立福利中心對外招商,福利中心即大觀社區前身。
1963年-葛樂禮颱風重創眷村,婦聯一村居民遷往內湖、中和等地,但福利中心攤販因非眷村居民,所以並未一併遷移。
1969年-「臺北市第一榮譽國民之家」建立於婦聯一村舊址,即是今天板橋榮民之家的前身。
2002年-台北縣政府擬定板橋(浮洲地區)都市計劃,將所在土地劃為社會福利設施用地。
2008年-板橋榮民之家提起訴訟,要求居民拆屋還地,並返還五年不當得利。
2014年-訴訟終結,官司三審定讞,居民全部敗訴。
2016年-大觀居民成立自救會開始一連串的抗爭。
2017年-4月10日展開第一波同意戶拆除行動,居民和聲援學生在現場與警方發生嚴重推擠。

出版:00:05
更新:19:02
推薦閱讀:熱帶低壓形成 最快周日增強為輕颱恐發海警

法院判決確定之後,大觀社區鄰長戚本忠看著已經被拆掉的房子,以及後方嶄新的榮民之家,不知道何去何從。梁建裕攝
法院判決確定之後,大觀社區鄰長戚本忠看著已經被拆掉的房子,以及後方嶄新的榮民之家,不知道何去何從。梁建裕攝

朱寧民,在大觀社區居住50年,是一位72歲的老榮民,年輕時父親送了這間房子給他結婚用,
政府向他求償不當得利20餘萬,至今仍無力繳納。陳卓邦攝
朱寧民,在大觀社區居住50年,是一位72歲的老榮民,年輕時父親送了這間房子給他結婚用, 政府向他求償不當得利20餘萬,至今仍無力繳納。陳卓邦攝

戚本忠,在大觀社區居住56年,現為大觀社區鄰長,他父親隨國民政府來台後在此做生意,之後戚本忠將它重建為住家,後來遭政府求償80餘萬,現在因怕老婆受牽連打算離婚。陳卓邦攝
戚本忠,在大觀社區居住56年,現為大觀社區鄰長,他父親隨國民政府來台後在此做生意,之後戚本忠將它重建為住家,後來遭政府求償80餘萬,現在因怕老婆受牽連打算離婚。陳卓邦攝

洪英園,在大觀社區居住35年,民國71年向原屋主買下房子,後來政府求償向他不當得利32餘萬,目前他用退休金支付這筆罰款。陳卓邦攝
洪英園,在大觀社區居住35年,民國71年向原屋主買下房子,後來政府求償向他不當得利32餘萬,目前他用退休金支付這筆罰款。陳卓邦攝

楊素香(右)與陶建中(左)是母子,在大觀社區居住53年,民國50年向原屋主買下房子,後來政府向他們求償不當得利近20萬,目前兩人仍無力繳納。陳卓邦攝
楊素香(右)與陶建中(左)是母子,在大觀社區居住53年,民國50年向原屋主買下房子,後來政府向他們求償不當得利近20萬,目前兩人仍無力繳納。陳卓邦攝

湯家梅,在大觀社區居住20年,民國84年來台嫁給在此居住的老榮民,老榮民在6年前過世後留下房子給她,後來政府向她求償不當得利14餘萬,但她無力償還,目前帳戶僅剩的184元也被凍結。陳卓邦攝
湯家梅,在大觀社區居住20年,民國84年來台嫁給在此居住的老榮民,老榮民在6年前過世後留下房子給她,後來政府向她求償不當得利14餘萬,但她無力償還,目前帳戶僅剩的184元也被凍結。陳卓邦攝

戚阿嬤是民國48年婦聯一村招商來台的商人眷屬,繼承亡夫的房子卻被政府求償不當得利18餘萬,基金戶頭裡的6000美金全被扣光。陳卓邦攝
戚阿嬤是民國48年婦聯一村招商來台的商人眷屬,繼承亡夫的房子卻被政府求償不當得利18餘萬,基金戶頭裡的6000美金全被扣光。陳卓邦攝

大觀社區仍保留濃厚的眷村味,居民利用燃燒柚子皮所產生的煙霧驅蚊。梁建裕攝
大觀社區仍保留濃厚的眷村味,居民利用燃燒柚子皮所產生的煙霧驅蚊。梁建裕攝

聳立在老舊大觀社區旁邊的新大樓,就是剛改建完成的板橋榮民之家。葉志明攝
聳立在老舊大觀社區旁邊的新大樓,就是剛改建完成的板橋榮民之家。葉志明攝

在大觀社區後方的嶄新樓房,就是在去年完成改建工程的板橋榮民之家。梁建裕攝
在大觀社區後方的嶄新樓房,就是在去年完成改建工程的板橋榮民之家。梁建裕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