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例 役男性侵勒斃母女下跪仍判死定讞

227360
出版時間:2017/07/03 13:24

(更新:動新聞、新增判決理由)

新北一名黃姓男子4年前服役時,懷恨王姓女友跟他分手並一再向他催討20萬元債務,涉侵入王家以童軍繩絞殺王女及王母,還逼王女死前做分手砲,一審到更一審均依強制性交殺人等罪判死,全案第二度上訴最高法院,日前召開生死辯論庭時,黃被提訊出庭,下跪道歉求饒,王父拒原諒,最高院今上午判黃男死刑定讞,也讓黃男成為今年首名新增死囚。

最高院維持高院更一審判決黃男死刑定讞主要理由,包括更一審採證認事並無違誤,且更一審認定黃男對王女強制性交而殺害之犯行,屬於《兩公約》所定「情節最重大之罪」,依法自得科處死刑,並無違反《兩公約》。

最高院指出,黃麟凱絞殺王母,固然殺意甚堅,手段冷酷,然考量他因偶遇王母、臨時起意,此部分罪責尚未達到須判死程度,但黃男絞殺王女,不僅早有縝密計畫,更於絞殺王母後,竟全無道德罪惡之感,猶執意遂行原定計畫,並於殘忍、冷酷絞殺王女之前,猶對王女強制性交,以逞其慾,泯滅人性、惡性至極,罪責至重,已達罪無可逭之程度。

最高院認為,縱然於量刑時,審酌黃男成長背景、年齡、無科刑紀錄、事後有道歉及非絕無教化可能性在內等情狀,惟綜合各項有利、不利於黃男的量刑參考因子,最終係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黃男之罪責為衡量及決定之基礎,就該部分必須選擇死刑一途,無從迴避。

最高院強調,已對本案進行言詞辯論(指生死辯),戒慎審核,認定更一審判決並未逾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亦未濫用其量刑之權限,無違罪刑相當原則,應均維持原判決之法則適用,以符合罪責原則,並實現司法正義。

王父今到庭聆判,一時不懂最高院判決「上訴駁回」就代表本案死刑定讞,經記者解說後,王父臉部線條不再像先前歷審那樣緊繃,他無法釋懷罹難的親人,頻說:「我最愛的就是老婆跟女兒!判死刑也不能讓她們復活。」並強烈希望黃男「趕快抓去槍斃,不要浪費國家糧食」。

王父表示,將擇日舉辦法會祭拜妻女告知判決結果,希望她們安息,王父另於庭外不斷感謝義務為他奔走的律師陳芬芬。最高院合議庭今上午10時宣讀判決主文時,以視訊方式讓被收押在看守所的黃男同步得知結果,目前不知黃男反應。

判決指出,黃男(24歲,在押)和王女是高職班對,兩人在黃男畢業入伍前分手,王女發現託黃男保管的20萬元存款被花光,要黃男還清,雙方家長碰面協調,一度說好讓黃男打折還清,王女最後仍堅持全額討回。

黃男認為王女無情,2013年10月1日下午利用部隊放假,蒙面侵入王家,先以童軍繩絞殺在午睡的王母,躲在屋內等王女傍晚下班回家,綑綁性侵後同樣勒斃。黃男行兇後留在屋內搜刮財物,王父剛好回家,發現家門異常反鎖,下樓求助,黃男趁機躲到屋頂,當晚11時許被警方逮捕,否認性侵王女並辯稱:「勒死比較不痛苦!」

一、二審均以黃男手段兇殘、泯滅人性為由判死,最高院認為二審判死理由不完整,第一次發回,更一審仍判黃男死刑,再度上訴最高院,日前召開生死辯論庭,提訊黃男並傳訊王父一起出庭。辯護律師團主張滅絕種族之類的屠殺,才構成《兩公約》所稱「情節最嚴重之罪」,且黃男殺王母判無期、殺王女卻判死,「為何合併執行死刑,這樣不合理!」

黃男並當庭下跪向王父表示:「將來的每一天,都會懷著道歉的心!」王父開庭前受訪說,4年來承受失去妻女的痛苦,還被嘲笑不敢報仇,他強調:「我的報復,就是要法律判他死刑!」希望速審速結,「趕快像鄭捷一樣,把他(黃男)槍殺(斃)了!」王父當庭拒絕原諒黃男,痛陳律師團的辯護主張,對被害人家屬非常不公平。(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相關新聞:
【全文】絞殺前女友母女還逼分手砲 法官這樣罵他


出版時間 10:02
更新時間 13:24

黃男絞殺前女友母女,還逼前女友作分手砲。翻攝照片

王女父親要求最高法院盡速判黃男死刑定讞,黃男的兩位律師路過,沒有回應。資料照片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