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副市長與電子耳

出版時間:2017/07/14 21:30

逗逗君/聾人文化與權利踐行者
 
中市副市長被控辱聽障生「聽不見卻逼我回答」 》今日這篇文章在聾人圈裡引起爭議,甚至分成兩大派別的之間的爭論。而我作為聾人,在看完這篇文章後,心中沒有憤恨以及其他過多的情緒,只會覺得這個是該當事「聽障者」自己活該罷了。因為這件事對於我這個「聾人身份」的人來說,實在是不關我什麼事。
 
或許我這段話會讓很多人疑惑,聾人不也是聽障者嗎?為什麽不關聾人的事?其實,這個就涉及到「聾人身份」認同的問題了,對我來說,我認同自己是聾人,手語是我的第一語言,我如果去這樣的教育會議,我一定會提前申請手語翻譯,因為我看手語比聽人家說話更清楚,再不然,也會申請聽打服務,如果事發突然都沒有來得及申請,到了現場我如果被點到名,我不清楚狀況的話,也會直接用手語或其他方式說明我是「聾人」這個身份,因為這個身份,直接說明了我是誰,自以及我自己用的語言是手語。
 
那麼這篇新聞中戴著「電子耳聽障者」一開始不僅沒有申請讓自己可以獲取信息的服務,同時,在遇到聽不清楚問題被點名的情況,也從未想過清楚且明白地告訴別人「我是誰」,而只是說「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這個情況在我這個聾人看來,她就是沒有認同自己是聾人,她只是聽力有障礙而已,通過電子耳,讓自己變成「聽人」,她不是覺得自己是聾人,而是和大家一樣的人,用一樣的語言──「國語」。
 
問題又來了,電子耳不是讓聽不見的人可以聽到嗎?為什麽文中的「聽障者」卻無法擁有與一般人一樣的聽力?電子耳也許被許多人認為是很神奇的東西,可以讓失去聽力的人重新獲得聽力,但這個有個需要釐清的地方,那就是,電子耳通常是對那些聽力喪失十分嚴重,無法用助聽器來聽的時候,才會選擇裝,電子耳是一個機器,植入大腦替壞掉的耳蝸。裝電子耳後,它聽到的聲音是通過電子傳達的聲音,而非自然聲音,所以佩戴了電子耳後,聽到的聲音與一般人聽到的不一樣,那麼說出的話也不一樣。當然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電子耳裝了之後,才能知道它到底有沒有作用,能不能聽得到或者聽得清,學習說話那是在裝電子耳之後才會有的事。
 
對,是的,大家沒有看錯,電子耳只有裝了之後才能知道有沒有用,這個就像是一個賭注,賭贏了,就可以聽得到,賭輸了,就聽不到,然後不論輸贏,聽力都沒辦法與一般人一樣。
 
對我這個聾人來說,手語比助聽設備更重要,不僅僅因為它是聾人的語言抑或視覺語言,符合聾人特徵,而是它讓我可以做我自己,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不是相較於社會主流需要被改造的人。因為聾,對我來說,是一種獲得,獲得了聾人文化,獲得了手語,而不是失去聽力。電子耳目前在醫學上誇大其功能,針對家長想讓自己小孩變成「聽常人」的心理,只宣導電子耳的好處,讓太多人錯過獲得聾人文化的權利。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