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瓏、馬躍:一年了,跟蝸牛一樣慢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

1071
出版時間:2017/07/31 14:40
去年8月1日蔡英文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針對400年來台灣歷代政權對於原住民族的不公平待遇,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承諾承諾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資料照片
去年8月1日蔡英文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針對400年來台灣歷代政權對於原住民族的不公平待遇,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承諾承諾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資料照片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
馬躍.比吼/原轉小教室發起人
 
2016年8月1日,小英總統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針對400年來台灣歷代政權對於原住民族的不公平待遇,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承諾承諾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道歉至今將滿一年,這一年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進度如何呢?
 
轉型正義包括「調查真相、公佈真相、追究責任、補償受害者、改革體制、紀念」六項工作,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也應該這樣思考。目前進度最快的大概是《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於2017年5月26日通過,原住民族語言成為國家語言。雖然這法案裡有很多利於族語發展的條文,但是最重要的條文,也就是國小國中高中的族語課程,卻是依照十二年國教本土語文課綱,也就是國小每週只有一節課40分鐘,國中高中階段學校可視情況開課。反觀國小到高中每週國語課有四到六節;英語課也有一到四節。族語課時數顯然遠遠低於國語課和英語課,這樣的時數,孩子能把族語學得好嗎?如果孩子很難把族語學好,族語很難發展,能算轉型正義嗎?
 
進度第二快的大概是2017年6月30日的「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初步報告」,原本小英總統承諾半年就會完成「完整調查報告」,而且還有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擔任調查小組召集人,結果花了十個月只完成「初步調查報告」,提供資料的只有原能會和核能研究所,當初也參與的國防部、中科院、退輔會都沒有提供公文,做出的調查報告只討論一個問題:「蘭嶼人當年是否知情?」至於最關鍵的問題:「政府如何決定把核廢料放在蘭嶼?」只有輕輕帶過,也沒有檢討國防部、中科院、退輔會、原能會內部當初是「哪些單位」、「哪些人員」做出這種「歧視原住民、踐踏人命的決定」?這樣的報告既沒有「調查真相」,也沒有「公布真相」,也因此無法「追究責任」,更不能「改革體制」,確保國家不再犯相同錯誤,這樣是「真相調查報告」嗎?是「轉型正義」嗎?
 
至於「補償受害者」,對蘭嶼人來說最重要的補償應該是「核廢料遷離蘭嶼」,但竟然完全沒有啟動。2017年1月立法院修電業法的時候,民進黨立委還強力排除「110年清除蘭嶼核廢料」的條文,不願意承諾核廢料遷離蘭嶼的時間。2017年4月台電人員也對蘭嶼族人說「蘭嶼核廢料遷址是N+9年」。這樣看起來,在民進黨政府規劃中,核廢料遷離蘭嶼仍然是遙遙無期的。如果核廢料遷離蘭嶼的進度遙遙無期,就算真相調查報告做得再好,能算是「轉型正義」嗎?
 
再談到小英總統親自擔任召集人的「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當初小英總統堅持在總統府裡設這個委員會,不要像處理不當黨產一樣,訂定專法、設立有調查權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獨立運作。結果有法源、有調查權、有約四十位專職人員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設立至今11個月,已經開會22次,兩次凍結國民黨財產讓黨工領不到薪水,還讓婦聯會同意解散並捐出312億元給國庫,簡直像汽車一樣高速前進、橫衝直撞。反觀沒有法源、沒有調查權的「總統府原轉會」,成立至今七個月只開會2次,專職人員只有個位數,最大的成就根據原轉會執行秘書、也是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的說法,是邀請林務局長來報告如何執行森林資源共管,報告內容對原住民相當友善,這種轉型正義的速度是不是像蝸牛一樣緩慢呢?
 
至於對原住民影響最大的土地議題,例如近來引起許多質疑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早在「總統府原轉會」尚未開第一次會議時,行政院就直接公布施行了,並未徵詢「原轉會」的意見。好不容易「原轉會」第一次開會時有機會討論《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結論卻是立法院已經在審議,要尊重立法院,只將「原轉會」委員發言送交立法委員參考,似乎「原轉會」對政策的實際影響相當有限。
 
再看看「原轉會」五個主題小組:土地、文化、語言、歷史、和解,工作是「釐清歷史真相、促進社會溝通、提出政策建議」,但目前才剛組成,還在「釐清歷史真相」的階段,他們可以把真相釐清到什麼程度呢?什麼時候會開始「促進社會溝通」呢?會提出什麼樣的政策建議呢?政策建議會被採納嗎?會執行成什麼樣子呢?一切都是未知數。「總統府原轉會」成立七個多月,只有這樣的進度,如果跟進度超快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相比較,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仔細看目前爭議焦點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2017年2月行政院原民會公布施行以來,由於條文內排除私有土地,明顯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21條,將造成傳統領域破洞化,也將造成私有土地加速流失,許多族人、學者、甚至民族議會都提出質疑,原轉會29位委員中也有12位委員認為這個辦法需要修改,就連小英總統發言都說「原住民族對傳統領域的理解,是事實的陳述,也是自然主權的概念。這是完整的空間範圍,而不是所有權的概念。從歷史正義的角度來說,傳統領域是先存在的事實,國家法律上公有、私有土地的區分,則是後面才發生的事,兩者有所區別。政府有責任帶領主流社會尊重、理解這個歷史事實。」
 
但是以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為首的各級官員們說什麼呢?他們不顧總統所說「傳統領域是自然主權的概念,不是所有權的概念,應該是完整的空間範圍」,也不認為自己的責任是「帶領主流社會尊重、理解這個歷史事實」,反而不斷發言誤導甚至恐嚇主流社會,讓主流社會誤以為「劃設傳統領域會傷害非原住民...」、「劃設傳統領域對私有地地主影響很大...」、「私有地劃入傳統領域違反憲法...」等等;這些官員同時也欺騙族人,讓族人誤以為「《原住民族基本法》沒有授權劃設私有地,先劃設公有地就好了...」、「劃設傳統領域會影響地價...」等等。這些官員不斷阻止人民了解真相,堅持《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一字不改。這樣的官員與這樣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能夠推動什麼樣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嗎?
 
關於平埔族群,小英總統原本承諾在2016年9月30日讓平埔族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至今也尚未完成。目前行政院原民會的規劃是讓平埔族群成為「平埔原住民」,不屬於憲法保障的既有「山地原住民」或「平地原住民」,一般原住民擁有的種種權利需要將兩百多項相關法規一項一項修改才能取得。這樣的規劃顯然無法回應很多族人希望成為憲法保障的「平地原住民」,只有參政權爭議以「日出」及「日落條款」特別處理的期待。
 
以上就是小英道歉一年以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主要成果。一年來的實驗已經證明了,沒有法源也沒有調查權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連一份像樣的「蘭嶼核廢料真相調查報告」都做不出來,「原轉會」連仔細討論《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或「亞泥展延案」進而影響實際政策的機會都沒有,「原轉會」委員的各項提案大多「送交行政院研處彙復」,然後進度緩慢地在原有行政架構中消磨,這樣如蝸牛般緩慢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不需要大幅修改嗎?
 
小英總統任期內,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還能這樣緩慢前進,但是將來呢?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如果沒有經過立法,還有機會繼續嗎?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因為時間過去越久,轉型正義越難進行,這一套設計得如此緩慢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後果是什麼呢?
 
如果小英總統還記得自己2016年8月3日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曾經對巴奈說:「民進黨對於原住民,至少在我的心裡,是有一塊很軟的心在處理原住民,所以要達到原住民轉型正義,如果真的要改法律...我也不排斥再立法...我們把所有的問題都釐清,現行法律可以處理的我們優先處理;如果不夠的,我們考慮下一階段的立法。」如果這塊很軟的心還在,請拿出這塊很軟的心,感受族人的心情,感受族人四百年來一直默默承受卻說不出來的苦難,感受原住民土地高速流失、青壯年離家流浪、傳統文化即將消亡的焦慮。請小英總統不要再浪費時間,實驗一年結果已經夠清楚了,讓「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跟「處理不當黨產」一樣正式立法,兩種「轉型正義」一起快速前進吧!

去年8月3日在凱道上,蔡英文對歌手巴奈說:「至少在我的心裡,是有一塊很軟的心在處理原住民。」資料照片
去年8月3日在凱道上,蔡英文對歌手巴奈說:「至少在我的心裡,是有一塊很軟的心在處理原住民。」資料照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