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屬於台灣建築的純真年代

1286
建立時間:2017/08/07 19:53
台中市水湳經貿園區(圖)的智慧營運中心設計案規定國內建築師參與投標必須另覓國外建築師作為分包廠商,引發爭議,也突顯建築專業與政府官僚的利益矛盾。翻攝網路

徐鉦儒/建築從業人員
             
近期,台中市政府一件國際競圖標案「台中智慧營運中心」,規定國內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必須和國外建築師合作。此事件所引發的,不僅僅是國內建築師長期在權力鬥爭上挫敗的群起反彈,更突顯建築專業與政府官僚的利益矛盾。
       
台灣的各地方政府,對於城市行銷的願景,始終停留在過去利用明星建築師的階段。以台中為例,古根漢博物的Zaha hadid、台中歌劇院的伊東豐雄甚至是台中塔的藤本壯介無不遵守此思維模式。同時在台灣的選舉文化當中,經濟發展一直是選舉當中不可動搖的支票神話;彷若經濟成長應該是社會的自然狀態,而地標性建築便是選舉政治中最亮眼的政見名片。
       
如今「台中智慧營運中心」美其名加速推動中台灣產業轉型,或是結合周邊文化商業引領周邊創新研發能量,卻依然在競圖案的招標文件上漏了洩。這種以開發帶領經濟發展的神話自民國政府遷台以來便廣為政治人物所利用,如內政部次長花敬群7月26日在2017年不動產高峰論壇中表示:「政府不打房」,房市要當經濟火車頭。這種無論藍綠政府皆慣用的說法,即便政權移轉依舊不變。可以說,所謂建築商品化已經逐步收編理想上應該獨立運作的政治官僚。
       
在後經濟奇蹟時代,台灣的地方政府依舊大量舉債進行開發;社會現實卻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當台灣口口深深愛民主及(資本)自由的同時,剝奪的便是所謂的平等。台灣建築師經國家考試得取執照或加入建築師公會開業,作為專業分工下的某種利益團體,在巨大的選舉利益下被剝削所衍生的失落,其實源自伴隨著建築商品化在台灣的選舉-支票邏輯下,自然產生的政治的商品化邏輯下的犧牲品。簡單來說,讓台灣建築師贏取國際競圖對政治上的得利者毫無「利潤」可言。
       
但此危機抑是轉機,如今呈現在檯面的僅是某種政權轉移下,技術官僚的粗糙行事。但核心的問題是,我們能否擺脫過去以大型開發為主的舉債時代的政治-資本邏輯,進入影響政府發展更為精緻的關於社會平等的發展模式。

如同近期眾社會團體希冀推動社會住宅改善高房價狀態的社會意義。能否藉由將諸如將大型機構或是智慧營運中心這類巨大機能集中的建築拆解為多個小型機購如(小劇院)或研發機構,一者扶植年輕建築師及其他產業的人才實力,同時避免大型蚊子館的叢生。

並且,從事建築相關產業的從業人員能否組織與傳統建築師公會不同的建築從業人員工會,翻轉在政府-資本的穩定結構下所日漸形如窠臼的建築計劃(某某歌劇院、某某營運中心、某某研發園區)生產,以及在不對等契約所建立的業務壓力下所產生的普遍高工時與高工壓的勞動條件;惟有試圖創造與政府利益明顯切割開來的「眾人」,才有可能在傳統的產業與政府的利益結構中,拉出一條利於產業及建築師的永續發展道路。
       
如果好的國家的應該是建立居住其中的整體人民的幸福,則「經濟成長」便不應該是政治上永遠第一個考量的選項,甚而成為一種神話。建築師們應該思考的是,他們是不是應該跳脫傳統業主-利潤的框架,進入社會,以某種知識分子角色試圖發揮其揉合藝術與科學訓練下的技術專業,尋找屬於台灣建築的純真年代?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