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體悟生死無常 遠赴索國做國際醫療

1164
出版時間:2017/08/21 19:37
蔡季君在索羅門群島為當地民眾診療。蔡季君提供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蔡季君,有內科、過敏免疫、風濕及感染症等多個專科醫師證照,2003年擔任高醫感染科主任領導團隊防堵SARS,但抗煞過程感受到對疾病的認識不足及生死的無常,一次到泰國Mahidol大學進修熱帶醫學,意外開啟她對投入熱帶醫學及國際醫療的熱忱,也取得無國界醫生組織資格,10多年來先後多次前往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及印度藏區難民營服務,開創性的建置索國第一座P2登革熱病毒鑑定實驗室、第一個血液分離機,也募款幫難民營改善燈光照明及水質,長期無私奉獻獲得第二屆國際醫療典範獎個人獎。

蔡季君受訪時說,2003年SARS過後深覺是夢魘,也因經歷過更多死亡而對人生有深刻反思,加上因緣接觸學佛逐漸體悟到有意義的人生是由一連串慈悲喜捨所組合,經過反覆深思熟慮,繼2004年到泰國Mahidol大學進修瘧疾兩周後,隔年4月又回到Mahidol大學進修熱帶醫學一年,與其他來自15個國家、32位醫師進行文化、疾病、價值觀交流,除寄生蟲及瘧疾,也學習人畜共通疾病、醫用昆蟲、愛滋病、旅遊醫學與疫苗等。

蔡季君說,在進修期間除更多熱帶醫療專業的學習,也感受到發現SARS卻不幸死於SARS的已故義大利籍醫師Dr. Carlo Urbani推動人道醫療精神、種族平等與尊重生命的理念,「我有幸在這樣的因緣下去進修學習,希望能傳承其精神。」而她在校期間獲選為最優秀外國醫師傑出獎,是亞洲獲得此獎第一人,她事後還將獎金五千泰銖全數以臺灣名義捐給國際紅十字會。

蔡季君學成歸國後,先是主責高醫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設立及負責衛生署的登革熱防治中心計畫,投入登革熱的防治,率高醫團隊設立台灣首個登革熱「三合一」診治模式獲高市府採用推廣、編撰新版登革熱臨床診治手冊。此外2007年至2010年也率醫療團隊前往監獄幫愛滋藥癮患者進行醫療服務至少70次,長期關注愛滋患者權益。

而在推動國際醫療方面,蔡季君則主張「No Survey, No Service(沒有調查、沒有服務)」,認為因先對服務地區進行調查,才能協助到當地真正所需,強調應擺脫義診式的醫療模式,也因此2009年開始她與高醫團隊到索羅門群島義診服務時,就與世界衛生組織分工,投入當時還未被注意到的學童腸道寄生蟲檢驗與防治及登革熱防治等工作,陸續訓練醫檢師鑑定技能、設立實驗室,2014年完成索國第一次大型的登革熱血清盛行率調查,讓索國有能力自行檢驗相關疾病,進行醫療紮根的基礎工作。

至於2007年至2017年,蔡季君也因個人信仰投入醫療資源缺乏的南印度藏區難民營服務,2009年因察覺到當地學童因缺乏燈光視力欠佳,回台後募了50多萬買了619盞太陽能燈具,又在台灣號召協助分批將燈具帶到印度,節省龐大運費及時間,而2011年至2016年則推動難民營水質淨化計畫,找台灣工研院設計簡易水質淨化設備,運送三座淨水器到南印度,解決當地居民最基本的飲水安全問題。而2012年首次在南藏區難民營主動發現老人愛滋病人,讓他們接受早期治療,目前患者狀況良好。

「做國際醫療命都是撿來的!但有做好事總是有保佑。」蔡季君受訪時說,「做國際醫療就是一個想法,把很多不相干的人連結在一起,看到問題、沒辦法解決不要覺得挫折,傳達理念給對的人可能就會有成果,能做多少算多少!」就像在印度雖沒有資源、做得很艱辛,但也因投入、找資源,做得很有成就感。

回顧前往印度從事國際醫療多年,儘管過程中曾因翻車、肋骨骨折,也都利用休假來去匆匆,迄今連印度最著名的景點泰姬瑪哈陵都未曾參觀,但她感動說,其實在國際醫療過程中當地人仁波切都會辦法會為她們祈福,自己學習很多,而自己用所擅長的醫療與當地民眾學習、自他平等與交換,可說是自己轉彎的人生走進社區、走入人群、走出臺灣,讓更多不幸受苦的人能感受到親切、溫暖及安全的感覺,「我們的心有多寬廣,我們的舞台便會有多大!」(周昭平/高雄報導)

2009年至2010年,蔡季君(右二)募款採購太陽能燈具解決當地照明不足引起的視力問題。蔡季君提供

為解決南印度藏區難民營水質問題,蔡季君與台灣慈悲醫療會合作推動水質淨化計畫,採購淨水器運到印度使用。蔡季君提供

在索國進行國際醫療服務時意外翻車,所幸無大礙。蔡季君提供

蔡季君(右一)培訓索國當地醫療人員檢驗技術。蔡季君提供

蔡季君(左二)與WHO官員參觀索國第一座P2登革病毒檢驗室。蔡季君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