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為什麼】她想在監獄長大

4810
出版時間:2017/08/24 02:12
美聯社

10歲的小卡法(Mishleen Kafa)還記得,以前住在敘利亞大馬士革的戰火歲月,每次媽媽外出購物她都怕得要命,擔心媽媽在路上被殺,或者壞人會衝進家裡殺了她和兄弟,現在她住在荷蘭阿姆斯特丹Bijlmerbajes監獄改裝的「家」,比在大馬士革時快樂得多。

覺得安全快樂

卡法說:「我整天都在玩,我有好多朋友,而且我覺得安全,在這裡好快樂,我上學、學荷蘭文還溜滑板,我有一個叫伊娃(Eva)的荷蘭朋友,我們在周日彌撒認識的。我想在這裡長大,以後要當眼科醫師。」Bijlmerbajes監獄收容約600名來自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厄利垂亞等國的難民。

荷蘭因為愈來愈多的難民,和愈來愈低的犯罪率,將數間監獄改裝成難民收容中心。由於犯罪率實在太低,一部分牢房甚至還借給挪威、比利時來關犯人。荷蘭難民收容庇護中心COA官員艾德(Janet Helder)說,一開始將監獄改裝成難民住所時招來一些批評:「人們質問:『你們怎麼能讓從敘利亞逃出來、可能坐過牢的人又住回監獄?』」

她解釋,監獄中像阿納姆監獄、哈倫監獄有若干被指定為國家歷史遺跡的建物,不能更動,其他都經改裝,有健身房、廚房、遊憩室,除了過份厚重的獄門和鐵窗外,住在這裡的人其實很少想起這裡曾是監獄,他們白天可自由出入,晚上也可外宿,但她也說:「真的不想住進監獄的人,我們會為他們另覓住處。」

懷念獄中時光

Bijlmerbajes監獄6棟建物中,4棟作為難民和移民收容中心,他們多數已獲荷蘭居留權,在等待住屋分配,在此有各種活動、課程幫助難民融入社會。該地負責人史霍茲(Menno Schot)說:「我們是他們在荷蘭的指引,盡力讓他們感受是社區的一份子,很多搬出去的人會說,懷念住在這裡的時光。」他指難民的安全是第一考量,另也照顧到他們的健康和每日所需。

2015年逃離戰亂祖國阿富汗的薩希爾(Zafar Sahil),逃難時從伊朗試圖入境土耳其時,與母親、妹妹走散,至今不知親人下落。他說運動和正向態度幫助他度過等候荷蘭給予居留權的日子:「我從不覺得自己住在監獄裡,相反地我在這裡結交很多朋友,遇到很多附近的荷蘭人,他們會拜訪我,也邀請我到他們家,幫助我了解荷蘭社會。」

原住在敘利亞代爾祖爾(Deir el-Zour)的82歲難民蓋塔斯(Nadia Gattas),很感謝COA的努力:「現在我定期看醫生,兒子、孫子都圍繞身旁,我覺得快樂且安全。我當然想念代爾祖爾老家,但我若還在那裡,早就死了。」

快速融入社會

艾德說截至5月,COA已在全國120個地點安置4.1萬人。除了提供庇護所,COA也有語言課程,並幫助難民了解荷蘭社會、就業市場:「我們相信,讓難民快速融入、參與荷蘭社會,對荷蘭的未來非常重要。」

16歲敘利亞難民艾哈及(Abdu Moeen Alhaj)說,荷蘭阿納姆監獄就是他的家,與之前住過帳棚、臨時難民營相比,他說:「我不覺得自己現在住在獄中,只要這裡是安全,其他都不重要。」18歲、伊拉克雅茲迪族的哈吉(Gerbia Hajji)和丈夫住在哈倫監獄3樓,她在放封用的中庭練習騎腳踏車,丈夫在家鄉是理髮師,他現在努力學荷蘭文,希望能早日重新開業。(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

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敘利亞兒童在荷蘭監獄的走廊玩耍。美聯社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