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疑問的馬英九洩密案判決,只能等高院說了算

出版時間:2017/08/27 17:48

蕭蒼澤/謙誠法律事務所律師
 
《憲法》第44條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而前總統馬英九被訴洩密案,台北地院雖然認為馬構成洩密行為,但為行使總統職務來解決院與院的爭議,而判決書對於認定本案為何是院與院之間的爭議,卻欠缺論述,還必須經過高院合議庭的檢視才能斷定,本案馬英九可否依《憲法》第44條規定而可阻卻其違法。
 
第二部分馬英九涉教唆洩密起訴部分,法院認為因檢方舉證不足,審理的法官認為因為馬英九未告訴黃世銘要向江宜樺報告哪個部分及哪個範圍,這就有點奇怪了,通常而言,通常如果沒有特別交代的話,不就是就一樣的內容來報告嗎?這是一個大的疑問!
 
基於上面的理由,判決認為起訴內容無法證明馬教唆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基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的原則,判馬無罪。
 
但是不滿意判決的人,仍然可以就馬英九是否有確實照《憲法》第44條規定將二個院的院長都召集來,馬英九又如何對有關各院院長召來會商解決之道!?
 
北檢認定,馬英九在2013年8月31日將關說案報告洩漏給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2人,9月4日再教唆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將報告交付江宜樺,依違反《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人資料保護法》3罪起訴馬英九。承審法官唐玥指出,《憲法》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的爭執,有爭議調解處理權,司法關說案當時會讓立法院與行政院捲入政治漩渦,這只是唐玥法官的認定,還不是高院法官的認定。
 
至於是否會造成馬英九所稱獲唐玥採信造成憲政體制運作空前之危機,但是又是如何的危機?及又是如何的重大?也未見論述,馬英九擔任總統有權召集行政院院長會商,但是又為何不召見當時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這才是要細究的地方,因為判決說檢未舉證馬要如何不利於王,至於馬是否在行使《憲法》所賦與的權力,而可阻卻違法、不罰,可能要等到案件確定後,聲請釋憲等大法官說了才算。
 
其實,柯建銘在3年前「馬王政爭」時提起自訴案,今年3月判馬無罪,目前高院審理中,所以一切都要等高院說了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