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為什麼】翁山蘇姬讓追隨者心碎

23336
出版時間:2017/09/03 01:54
法新社
法新社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在2015年贏得大選後,追隨者都相信她一定能為國家帶來改變,不過卻從期待到疑惑、再到失望。掌權前支持者尊稱她為「夫人」,掌權後,她少與民眾或媒體接觸,常被形容「冷漠」,在人權、民主、言論自由議題上默不作聲、幾無作為。

上月25日起,緬甸若開邦的洛興雅(Rohingya)武裝份子,與政府軍衝突加劇,至少造成400人死亡。聯合國昨估計,1周來約6萬人逃離家園,他們搭乘簡陋小船渡河想進入孟加拉,但許多船隻中途翻覆,2天來超過40具成人、兒童的遺體被沖上岸。然而衝突事件中翁山蘇姬僅譴責洛興雅人,對於軍方暴行隻字不提。

無作為不譴責

曾來台於中研院發表演說的緬甸人權作家、醫師馬蒂妲(Ma Thida),過去是她忠實追隨者,曾任她的個人醫師,曾遭軍政府判刑20年,幾乎死在獄中,馬蒂妲如今對翁山蘇姬是灰心:「我們不期待她在短時間改變國家,但我們期待她有以人權為本的強烈態度。」

緬甸約100萬信奉伊斯蘭教的洛興雅人,2012年軍政府執政時,若開邦激進佛教徒大規模攻擊洛興雅人,連串暴力事件中,上千洛興雅人死亡,超過32萬人離家,住在叢林簡陋營帳,沒有公民身分,被禁止就業與耕種。翁山蘇姬執政後,曾禁止聯合國調查團進入若開邦,之後才委由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領導委員會調查;國際組織批評當地違反人權、種族清洗的指控,她一概否認。

今年2月,一份報告指政府軍涉嫌大規模殺害洛興雅人,把幼童丟入火中燒死、集體性侵洛興雅婦女,她的政府駁斥是「假新聞、假性侵」。緬甸族裔融合倡議者史黛拉諾(Stella Naw)說:「我們都知道軍人的把戲,但是身為民選的政治人物,她要為無作為和不譴責(軍方)負責任。」

親軍方的傾向

曾為政治犯、入獄11年的仰光智庫「丹帕迪巴研究所」所長金紹溫(Khin Zaw Win)說:「她是反對黨時那麼敢言,但(掌權後)忽然沈默了。緬甸回到民主道路上,大家期待的開放卻沒有發生。」翁山蘇姬掌權後,常被批評冷漠、控制資訊。然後許多人想起,她過去常說,因為父親翁山將軍的關係,她有親軍方的傾向。

為翁山蘇姬緩頰的人說,如果她太激進改變現狀,軍方會罷黜她。軍方仍握有議會25%席位,主導國家的執法、地方政府,「緬甸圖書救援及保存基金會」執行主席Thant Thaw Kuang就說:「她或許能和軍方握手,但檯面下軍方還是想把她踢走。民眾要降低對她的期望,因為有些問題太根深蒂固了。」

金紹溫反駁:「藉口總是這樣的『軍方還握有權力,我們無計可施!』我才不信!她不是囚犯了,她缺少的是捍衛人權的道德勇氣。」「英國關懷緬甸組織」(Burma Campaign UK)執行長法梅納(Mark Farmaner)也說:「很多問題要耗數年才能解決,但是釋放政治犯、撤銷壓迫的法律、終結對洛興雅的援助限制,現在就能做。」

讓追隨者心碎

法梅納也指,翁山蘇姬視緬甸為「緬族佛教徒為多數」的國家,而非「多族裔及多宗教」國家。關注緬甸少數族裔的學者薩斯(Ashley South)說:「翁山蘇姬專注在她的黨和軍方的關係上,少數族裔對她來說是『造成不便的次要問題』。」

翁山蘇姬掌權後,疏遠黨內不同聲音,不培植接任者,形成權力真空,民主派認識憂心72歲的她若離開權力核心,軍方很容易重掌大權。而且她鮮少尋求顧問建言,獨斷獨行。

金紹溫提到1960年代鐵腕統治緬甸26年的尼溫將軍(Ne Win),最初也與民眾關係密切,但掌權後日漸專制獨裁,身邊圍繞「只會說好的人」,他說:「翁山蘇姬正亦步亦趨地跟隨尼溫的步伐。」

翁山蘇姬曾因追求民主,遭軍政府軟禁15年,史黛拉諾說:「這是個悲劇。她失去了那麼多,她的家人、她被拘禁的歲月,然後她登上今日的地位後,卻與那些願意為她入獄、為她奉獻生命的追隨者失去了連結,讓追隨者心碎。」(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

 

逃難的洛興雅人不幸溺斃。法新社
逃難的洛興雅人不幸溺斃。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