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工會:停止悲劇的循環-0831追捕移工用槍問題解析

4674
出版時間:2017/09/04 10:30
新竹縣鳳岡所員警察前日查緝逃逸外勞遭攻擊,,警方使用警棍,辣椒水制止無效後,連開9槍造成外勞死亡,遭質疑執法過當。設計圖片
新竹縣鳳岡所員警察前日查緝逃逸外勞遭攻擊,,警方使用警棍,辣椒水制止無效後,連開9槍造成外勞死亡,遭質疑執法過當。設計圖片

靜雨/現職警察、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


8月底新竹發生逃逸外勞攻擊警方,警方使用警棍,辣椒水制止無效後,連開9槍造成外勞死亡的不幸案件。

身為基層執行員警,我對這件事有幾點看法。

首先,若僅是單純逃逸外勞,本會一貫主張不應由警察負責,應全權由移民署辦理,以降低警察負擔並確保執法品質。

2007年年底,立法院便已三讀通過入《出國及移民法》修正案,賦予移民署執行查察逾期停留、居留、非法入出國、收容或遣送職務時,得配帶戒具或武器的完整司法警察權。過去移民署會以「需要強制力協助」為由,要求警察配合逮捕逃逸移工之任務,但在10年前,政府早就已經把完整的司法警察權交給了移民署,移民署人可以配槍用槍,在抓逃逸移工這件事上,移民署是具備獨立作業能力的。

那麼,為什麼仍會把取締逃逸外勞的工作交給警察呢?警察是負責取締犯罪,會有這樣的觀念,除了政府部門分工不均、缺乏效率外,是否也代表國人在觀念裡,依然認為外籍移工就是社會的亂源,把他們和犯罪畫上等號,因此才始終無法從警察業務中剔除?

這件事情的遠因,其實正是源自於此;我們的社會一方面需要外籍移工從事因太辛苦而缺乏人力的一、二級產業,一方面又打從心裡認為他們和我們不一樣,比我們低一等,和犯罪無法脫鉤,因此才持續賦予警察抓捕他們的權力。不論他們逃逸的原因是什麼,也不論他們受到什麼對待。

其二,對於本案已涉及犯罪之情況,外勞並未持有武器,僅是用徒手及石塊攻擊並搶奪警車,對付徒手攻擊,使用較無殺傷力的處理方式,如警棍和辣椒水已足夠,為何本案中,警棍和辣椒水會無效,導致需用到槍械呢?

我認為,癥結點在於裝備品質的良莠不齊,及缺乏訓練。品質良好的警棍,絕不會打沒幾下就彎,更不可能被對方折斷。警方所使用的警棍,最低規格應為全鋼製方足堪勤務使用。然警棍預算僅有遠低於市價的300元,如何期待能買到耐用的警棍?又如何期待同仁用品質粗劣的警棍取代槍支達成有效制止犯罪的目的?
 
而品質良好的辣椒水,據筆者親身試驗,不但會引起眼角膜發炎反應,導致眼睛睜不開,更會眼淚鼻涕橫流,呼吸困難,需用清水清洗至少10分鐘以上才能勉強睜開眼睛,對於爭取時間控制對方行動並加以上銬已綽綽有餘,絕不可能如同新聞所說,跳到溪裡清洗後立刻就有反抗能力,由此可見該勤務使用辣椒水完全不能滿足同仁執勤需要,那麼,是按照什麼標準購買的呢?

其三,2015年美國警察執法研究論壇 (Police Executive Research Forum (PERF))針對280個警察機關研究訓練方式,發現對於「武力使用」與「武力降級」(de-escalation)之間時數訓練比例的調整,會讓警察更了解武力分級的重要性,進而更善用非致命武力。

另外,依據認知主導決策模型(Recognition-primed decision (RPD)),如果過去的訓練都是教育警察人員現場遇到危險必須開槍,那當然會傾向開槍,但是如果過去的教育教導要先判斷,那就會先判斷應該使用那個層級的武力,也因此,常年訓練當中也應當重視現場分析、武力分級以及次級武力的教學,但是實務上,常年訓練時常因為勤務因素而無法徹底落實,而警專警大的訓練則是首重槍枝,對於次級武力則是著墨甚少。

必須很遺憾的說,即便警政署推廣使用辣椒水作為執法武力的一環,然而問題並不在推廣與否,而是在於訓練的問題。採購裝備的人未接受訓練,並未意識到非致命武器的必要性,即使經費夠,也以最便宜的選擇為主,不考慮品質優劣;使用的人,對於該武器正確的強度要到哪裡,會造成什麼效果,也完全沒有概念。若訓練充足,裝備良好,今天可以想見警方必能順利將對方制服,絕不會造成了今天的悲劇。

我們在這裡,對外籍移工的死亡表示悲傷,但這件事是該名執勤員警的問題嗎?不,不是的。我們必須嚴肅的說:裝備的不足、業務的弊端、制度的漏失都是共犯。逃逸外勞業務一天不交由專業的移民署辦理機關,任由警察們自己在五里霧中摸索,以朦朧的觀念執行非本業的勤務,及長官們一天對公發裝備品質的優劣無動於衷,對於裝備知識的缺乏置若罔聞,對於次級武力課程的一再忽略,就是一天讓執勤同仁缺乏致命武力以外的執法選擇,更是一天把人民的生命置於毫無退路的槍口之下。我們的手上,都沾著鮮血,無法抹去。

而到底還要讓悲劇重複幾次,才能學到教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