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在鎔與孫道存

出版時間:2017/09/06 20:00

李斯洛/自由作家
 
近期國際間有件受注目的商業判決,三星集團接班人李在鎔因行賄、背信等罪名一審被判刑5年。李的罪名主要來自渉嫌挪用公司資金轉到海外公司再捐款給總統密友旗下基金會,以換取政府控制的國民年金在2015年三星旗下「第一毛織」和「三星物產」合併案中投下贊成票。
 
李在鎔在2016年12月國會聽證會中坦承捐款後,2017年2月17日即遭逮捕,2月28日被獨立檢察官起訴求刑12年,8月25日一審判決。如果媒體報導屬實,本案將在明年2月前三審確立。換言之,李在鎔案從起訴到定讞前後可能不到1年,這當中李在鎔將被羈押直到判決確立。
 
相形之下,台灣近期也有一個受到關注的商業判決,是纏訟了13年的太電案終於定讞,本案主角不管是高新聞性的孫道存或是判重罪的胡洪九,在過去13年中除了初期少數時間被羈押外,大多數的時間都和正常(有錢)人的生活無異。
 
拿孫道存和李在鎔相比,台灣的法官一定不服氣,因為太電案涉及到複雜的人事物,特別是多數事由發生在海外,證據取得不易,當然不能和李在鎔這種高度政治性、傾全國之力偵辦的案子相比。但反過來想,如果李在鎔案發生在台灣,該案可以1年內定讞嗎? 再說,一個案子審了13年難道是合理的嗎?
 
別以為太電案是罕見特例,近期另一個被高等法院更一審判決的大同通達案也差不多,大同董事長林蔚山因涉及掏空大同10幾億元在2011年被起訴,至今還沒定讞不說,這6年來林蔚山依舊還是大同董事長,領著大同的酬勞。別忘了,林蔚山被告的可不是酒駕闖紅燈而是掏空大同哦! 台灣一直有人推動上市櫃公司負責人只要一審判決有罪就該解職,特別是渉及到股東權益,如背信和詐欺侵佔等罪名,但這個提案在立法院永遠也不會過。為什麼呢? 去問問那些成天高談公平正義的利委吧。
 
另一個經典的案例是萬泰銀行超貸案,當初一審判決揭曉,不少媒體都以「掏空50億董座罰16萬元了事」類似的聳動標題激發公憤。本案在2008年起訴,去年二審判決,今年5月終於定讞,而許勝發已經92歲了。雖說一、二審判決中許的刑期都不到1年可以易科罰金,但誰敢說法官作出判決時沒有考慮到許勝發的年紀? 這是不是個「家有一老 如有一寶」的最好寫照?
 
以上二案從起訴時間算就很驚人,如果從犯行來算,大同通達案發生在2000年左右,萬泰超貸案發生在1996~2003年,從犯行算到真正受罰(定讞),那就更讓人不可思議了。
 
司法審判的意義有二層,一個是「處罰」,另一層更高的意義是「威嚇」,也就是你殺了人,你也會被殺。看看上面的例子,你覺得台灣的司法審判是在處罰? 是在威嚇? 還是在……鼓勵?
 
判決的嚴謹和效率之間看似矛盾,畢竟法官需要足夠的時間去了解案情及辨識各項證據,但這二者之間真的沒有可以改善的空間嗎? 檢方經常證據未充份就先起訴,證據再陸續到位;法院案件不是集中審理;證人不是集中傳喚;每位法官手上同時都有數十到上百個案件待處理等,這不都是造成延宕的原因?
 
與其每隔一段時間就邀請些德高望重的法學人士召開司改會議,為何不讓企業管理的精神進入司法,仿效大企業雇用企管顧問公司,針對現行司法作業流程檢視、重新設計來提高效率?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如果掏空企業的老闆是犯法8年後被起訴,起訴後再8年才定讞,審判制度再怎麼改,也不會有人認為台灣的司法是正義的。
 
最新一個被起訴的大老闆是永豐金的前董座何壽川,求刑12年看起來罰很重。不過何現年72歲,而且預告了身體健康不佳,看看他前面「學長們」的例子,有興趣的人或許可以開個賭盤猜猜看何壽川80歲的壽酒會擺在何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