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輕判 受害者遭侵犯後人權在哪裡

1988
建立時間:2017/09/14 14:29
海軍一名劉姓男士官長前年性騷擾年輕女兵,高院二審昨依強制猥褻罪判劉男6月徒刑、緩刑5年,遭質疑判刑過輕。設計圖片

釋懷/職業婦女

對於報導國軍又發生一件因性騷擾事件而被判刑,判刑結果令人感到疑惑及爭議,筆者認為連真正堅守崗位,遵守兩性營規的軍人必定看不下去。法官考量其有悔意,尚有年幼子女要撫養及罹患癌症母親要照顧,那受害者因身心被侵犯,活在恐懼的過程裡,精神受創,法官是否也列入判決的佐證考量之一?

一時的意亂情迷及事後的認錯,及俯首認罪,再來個家庭負擔因素,就可影響法官的判決,是否法官考慮的順序是情、理、法?筆者認為法官應針對被害者的人權,受侵害及損失的部分要求加害者給予適度的懲處和賠償,考量加害者的處境故然是人之常情。然而犯法者本身的錯誤必須要依照《刑法》該有的條例去面對做錯事情的代價,應該多站在受害者立場思考才是。

再來,恪遵兩性營規,軍中哪些是天條,想必國軍單位一定是耳提面命,聽到、看到連官士兵都感到厭煩了。會有陸續這些性騷擾、性侵害,甚至不正常的兩性關係,還有對婚姻不忠,拈花惹草的人,大大影響軍譽。

筆者期盼國軍自愛自重,既然這位士官長知錯,就期盼他能改錯,勇於擔當自己的過錯,輿論的撻伐及壓力,還有對於受害者如何彌補,對於家庭如何彌補,對於國軍單位形象因而受損如何補救,也許就是他最大的「刑罰」。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