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璁專欄:太天真的是選民,不是臉書

2133
出版時間:2017/10/06 00:08
臉書被控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收受大筆來自俄羅斯資金廣告而影響選舉,爭議未歇。翻攝《每日電訊報》
臉書被控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收受大筆來自俄羅斯資金廣告而影響選舉,爭議未歇。翻攝《每日電訊報》

李明璁/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臉書是否在上屆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收受大筆來自俄羅斯資金廣告而影響選舉?這議題從其創辦人薩克柏(Mark Zuckerberg)在9月公開坦承確有疏失後,一直延燒至今。除了國會議員馬不停蹄展開調查,前天CNN更進一步證實,當時大量來自俄國、偽裝成本地訊息密集傳播的臉書廣告,主攻威斯康辛州和密西根州,結果這兩州川普都以不到1%的極微差距贏得選舉人票。

長久以來,薩克柏一直都對於臉書是否會被他國情治系統滲入操控、是否該受到某種自律或他律監督等相關主張,採取嗤之以鼻的強硬態度。在美國總統大選剛結束時,他就曾公開表示:批評臉書推假新聞或賣廣告影響選情,是非常瘋狂、「對川普選民極度缺乏同理心」的不實指控。他也曾高調反擊馬斯克(Elon Musk,SpaceX和特斯拉電動車執行長)對其過度迷戀資訊演算與人工智慧的警告。

薩克柏總是將自己形塑成「相信科技可以連結世界」、樂觀的未來主義者,並嘲諷馬斯克這類人是「既不務實又無想像」、悲觀的末日預言家。不過,臉書的9月風暴看來是重重打了他自己的臉。臉書營運長已公開道歉:「我們不曾有意讓人如此利用臉書,(像是俄國買廣告影響美國選情)這情況始料未及,的確是我們的錯。」馬斯克如是回應:「這些電腦高手不是太天真,就是太陰險貪婪,才會自認為只需要模糊的操作判準,不主動為惡即可」。

倘若這只是「天真」的疏忽,「始料未及」的錯誤還可以亡羊補牢地被修正。薩克柏可能像是《科學怪人》(Frankenstein)小說中那位著魔般的熱情科學家,如今處於一個重要的行動轉折關卡:該不該為自己創造的「怪物」負責、並重新做出巨大決斷?不過更值得探問(也比較驚悚)的倒是,這根本並非臉書「太天真」或過於樂觀的問題,其實都是基於利益算計過的結果。

把自家平台廣告大批賣給俄國黑手,會不會影響國內選情,美國社會自有公評;單純只是作為臉書超過20億使用者之一的我,更擔憂的是,臉書帝國如何在全球版圖擴張中,一點都不天真地出賣自己曾經給過的美好宣稱。比如今年4月,臉書答應越南當局將會積極篩除當地反政府言論──不僅只是讓相關話語圖片「被消失」,甚至還提供警察單位逮捕反對人士的資訊證據。這一切嚴重侵犯隱私與公民權利的舉措,目的都只是為了換得越南政府放鬆對其網路商業行為的控管。

也就是說,所謂「自由」權利的保障,對臉書來說是雙重標準的。薩克柏和其高層主管,總是宣稱他們努力讓發展中國家的人民,可以「自由地」使用臉書不受科技、經濟條件等限制。但無比諷刺的,前提卻是人們必須交出他理應擁有的絕對自由──國家政府想控制你的言論自由、或商業機構想影響你的消費自由,讓臉書好好管理著,並以此作為與當地政府和廣告業主的談判籌碼或妥協條件。

臉書和中國政府的拉鋸,就是在這樣的利益前提上展開。從2009年中共以民族主義與國家安全為由封鎖臉書,到前兩年薩克柏費盡心機討好中共高層,檯面上各種權力遊戲的劇碼(比如薩克柏在天安門慢跑或邀習近平為其新生兒取中文名),無非都在重複訴說:中國官方與科技資本持續壟斷網路,而臉書想要取得特許,所以願意配合各種審查機制。只可惜,至今未能成功。

從這個脈絡就一點也不訝異,臉書會故作天真懊悔、其實心機算盡地把一場攸關美國利益的民主選舉,相當程度地賣給了俄羅斯。最近《紐約時報》甚至還根據薩克柏正計劃全國走透透、並聘用歐巴馬與希拉蕊的資深幕僚,預測薩克柏將可能競選下屆美國總統,並評論道:「一思及此,我們不免害怕,畢竟相當恐怖地,我們發現了他那足以扭曲民主制度的小小創舉(臉書)的威力。」

正在「自由」刷著臉書的我們,是否也有此小小的警覺?
 

關鍵字

李明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