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專欄:小池劇場演歹戲 她會是另一個柯P嗎?

3653
建立時間:2017/10/12 00:10
22日投開票的日本眾議員選舉,有1180人參選,自民將會大敗,但應不會下野。劉黎兒攝影

劉黎兒/旅日作家

日本眾議員選戰開打了,各界認為這次選戰有點摸黑在打,不清不楚,說是三極,其實是極粗右派跟細細左派在打;原本在野黨想團結打倒安倍晉三一強政治,但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劇場連番歹戲上場,露出本性,原來也是右派獨裁型政客,讓人懷疑她撒謊,聯想柯P,這次不但打不倒安倍,無法讓自民下野,只殲滅了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選後還可能跟安倍聯手,只好期待原民進黨的自由主義路線者成立的立憲民主黨以及日本共產黨的第三極阻止日本不斷右翼化。

《朝日新聞》在11日指出,連日接到讀者反應表示,這次選舉像是在暗處吃內容不明不白的的「闇鍋」,希望能在亮處吃內容清楚明白的火鍋,因為安倍假北韓之名說是「國難選舉」讓人不解,其實只有他因加計學園等需要避難;或最大在野黨在選舉前夕消失,讓不想支持右翼的選民漂流失所。

小池在9月26日跟民進黨黨魁前原誠司協商要合流,讓日本各界振奮,以為這次能打倒安倍而讓自民黨,但27日前原宣布消息後,小池端高姿勢,言明要「排除安保以及修憲的不同」之異己,招致反感,認為前原被騙了,民進黨僅存黨員等也氣憤不過,表示要轟前原下台。

小池的支持率因此大跌,但即使如此,小池希望黨原本就有國會議員11人,加上民進黨帶著嫁妝投靠的有47人,共有58人的班底,運氣好的話,還是可能吃到不想投給將國政私有化的安倍,有60-90席,早已不是她在25日宣布時可能一舉攘括200多席而取安倍而代之的氣勢了,解散時有285席的自民席次會大減,但看來與擁有800萬創價學會組織票的公明黨至少可以維持過半的233席以上,不會下野,只有自民無法單獨過半的話,安倍本身可能被趕下台;希望黨依然可望成為第二大黨,讓日本真的進入二大極右黨時代。

小池是有想當日本首位女首相野心的,她一直是超強破壞力的怪咖,雖然是老練精算的政客外,卻也有她非典型的魅力,這次果然靠著跟前原協調時的曖昧謊言,吸乾了民進黨的血,搞垮了建黨20幾年的而且有88席(連參議院有130席)的民進黨,4年前還是執政黨的民進黨一夜雲消霧散,非常恐怖,甚至連至今日本「選舉之神」的大策士小澤一郎的存在感也不見蹤影。小池真面目不斷遭踢爆,小池劇場不斷上演歹戲,支持率下跌,卻還是有人想看,讓人聯想到台北市的柯P,兩人類似之處太多了。

小池神速捲起旋風,但現已告失速,除了她跟前原談判有欺騙嫌疑外,主要原因如下,除了她不是素人外,柯P的破壞力等都跟她極想像:

1)小池東京都都政毫無政績,她當選契機是踢爆築地市場要搬遷的豐洲市場弊案,但結果兩處都沒解決任何問題,其他開的支票如保育園問題等也都尚未兌現;

2)拋下都政不管,就要角逐中央,一兔追二馬,讓至今支持她的東京都民非常失望;

3)標榜要打倒安倍,但在黨魁討論會卻強調自己跟安倍在外交安保沒兩樣,曾在安倍手下當防衛大臣以及創設國安會等,反安倍色彩原來是假的;

4)小池自己沒出馬選眾議員,選後希望黨將可能指名比安倍更為獨裁更右翼的石破茂來當首相,石破茂是認為只要參加示威的人都應該抓起來的恐怖政客,也暴露小池原本是比安倍更無節制的超右翼,她的「排除」並非失言,而是她原本就是極端排除異己的人;她今年甚至拒絕東京都知事慣例發給「關東大地震朝鮮人追悼典禮」的追悼文,讓都民訝異。

5)小池的東京都都政原標榜「透明公開」但一年多下來,發現她重要決策都是黑箱,像豐洲市場對策被追問是誰決定,她乾脆說「是AI決定的」耍起無賴來;或她所率的在都議員選舉大勝的「都民第一(優先)會」,黨魁就用照顧她及母親貼身助理荒木千陽,沒經過任何選舉過程及說明;千陽是小池過去秘書荒木章博的次女,這次小池也提名章博出馬,公私混淆;因為小池不透明專制獨裁,已經有2位旗下都議員離黨而踢爆小池恐怖統治真相。

6)小池奉行鯊魚理論,不斷推陳出新來模糊焦點,出爾反爾,像她發現太強調跟安倍沒大不同,支持率下跌,就又選戰首日回頭說要打倒安倍;也因此讓國民對政治失去信賴,不知道該如何投票;她每天記者會不斷,翻新花樣;她的手法是先捧人再加以羞辱,讓對手訝異的瞬間,她趁虛而入,支配對方,這是她所說的「支配狀況」因此曾搞垮小澤、民進黨,但她不輕易出示底牌,像選後她的劇場上演的會是指名石破及跟自民進行大聯合的大戲。

現在日本說這次是三極選舉,亦即「自民+公明」「希望+維新」以及「立憲民主+日本共產黨等」立憲民主黨是民進黨內巨頭的枝野幸男以及「Mr. 年金」的前厚勞大臣長妻昭等自由主義派創立的,他們不想扭曲至今的政治信念,想讓不被右翼潮流捲走的國民有投票對象,人氣很旺,可能從現在的6席成長到40席,充其量是第三小黨,共產黨將可能從現在的21席增加為24席。

顯然前二大極都是極右,表面是「保守分裂」假象,擴大派餅,選後可能就是「保守聯合」,這樣加在一起輕鬆地就達到修憲所需的310席(3分之2);日本的氣氛非常不妙,宛如回到二次大戰前,只好期待第三極的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以及市民團體等能大躍進,才能阻止日本如此右翼化潮流了。

民進黨巨頭「Mr. 年金」長妻昭堅持民主信念,與枝野幸男創建「立憲民主黨」成為第三極。劉黎兒攝影

民進黨被小池百合子吞食掉了,原來巨頭成立的立憲民主黨,讓自由派人士有歸屬,年輕人舉牌要求「還我政治來!」其實是在跟小池要求「還我政黨來!」劉黎兒攝影

日本共產黨將可小躍進,維持第5黨地位,守護和平憲法是日共最重要任務。劉黎兒攝影

東京7區小池推了她的貼身心腹荒木千陽的父親荒木章博。劉黎兒攝影

東京的典型激戰區──7區,原民進黨出身的長妻要對決自民黨的松本以及希望黨的荒木。劉黎兒攝影

枝野根長妻所率的立憲民主黨可望大躍進。劉黎兒攝影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