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師:新聞自由與社工保密原則的戰爭~一位社會工作者的省思

出版時間:2017/10/22 22:56

李姿佳/執業社會工作師
 
近日台科畢業生以強酸傷害前任伴侶後自殺的新聞,在各大媒體沸沸揚揚的報導。這是一個社會矚目案件,媒體在事件發生後不斷更新所獲得的資料,而兩位當事人的身家背景、交往情況、當天案件發生的情形等,也在媒體鍥而不捨的追蹤之下,讓社會大眾對這整起案件的脈絡有全面性的了解。然而對兩位當事人及其家人而言,這樣的「肉搜」、「起底」、在行為人臉書上留言等霸凌行為,也對兩位當事人及其家人造成很大的影響。
 
大法官釋字689號針對公眾人物的隱私權及言論自由做出說明,認為當公眾人物的隱私權與新聞自由有所衝突時,新聞自由應該要退讓。若當公眾人物隱私權與新聞自由有所衝突時,新聞自由應退讓,然而本次事件兩位當事人均非公眾人物的情況下,新聞自由是否更應尊重當事人隱私?
 
再從另一個面向來看,有「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此案因「親密關係暴力被通報至家暴中心」,衛福部官員及台北市家暴中心則開始向媒體詳細解釋整個保護工作的服務流程及案件細節。長期以來每當發生家暴致死案件時,輿論的焦點就會關注在這個案件是否有進入服務系統,若沒有進入服務系統就會檢討為何沒有進入系統;若案件有進入服務系統,接下來就會檢討服務社工是否有所疏失造成人員傷亡,這樣的「究責文化」更在本次事件中一覽無遺。
 
政府部門為了讓社會大眾「檢視」整個服務過程沒有疏漏但仍發生憾事,因此將整個服務的細節鉅細靡遺向媒體說明,但如此的檢視卻也失守社會工作倫理守則中的「案主保密原則」。以本次事件為例,因兩造當事人曾為同志伴侶,更應特別看重其同志身份的保密,因為同志身份曝光不僅是兩造當事人會受到影響,雙方家屬亦需同時面臨同志身份曝光及情殺事件的雙重壓力。
 
再說,不論當事人性傾向,如此鉅細靡遺的交待服務過程及細節,等於在告訴當事人:一旦接受服務,就有可能會被全盤托出個資,如此誰會願意再跟政府部門求助?因為當碰到問題時,原本服務的社工必須「被迫」向社會大眾交待服務過程,以避免被究責,這樣的處理邏輯,換位思考當我們是當事人時,我想很難有人可以接受。
 
當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與當事人隱私權兩種權利拉扯時,在台灣,言論自由經常勝出,社會工作者在面對言論自由大軍來襲,並挾帶著「究責文化」時,我們捍衛當事人(案主)隱私權利的倫理守則,應該成為抵禦言論自由及究責文化的強力盾牌。
 
政府部門應建立起回應媒體的規範,然而在此同時,社會輿論也必須拋棄長久以來的「究責文化」,因為究責不會讓我們進步,反而形成對立,唯有整個社會一起面對我們所遇到的問題,尊重當事人隱私,尊重社工專業個案保密原則,支持社會工作者捍衛我們所信仰的價值,方能不讓弱勢者被服務體系背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