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瓏、馬躍:台灣光復 原住民何時光復

1111
出版時間:2017/10/23 00:08
原民團體認為,如果原住民連指認失地的機會都沒有,還可能光復失地嗎?原民團體至今仍在捷運台大醫院站出口抗爭,要求政府撤回「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資料照片
原民團體認為,如果原住民連指認失地的機會都沒有,還可能光復失地嗎?原民團體至今仍在捷運台大醫院站出口抗爭,要求政府撤回「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資料照片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
馬躍.比吼/紀錄片導演

查看辭典,「光復」就是收回所失去的。那麼「台灣光復」是台灣重回祖國懷抱?還是台灣再次被殖民?從原住民角度來看又是什麼?

1895年前,台灣許多原住民生活在番界外,被大清國稱為生番,土地稱生番地,面積約全台灣一半。依大清律例,「民越界入生番地視同出盜越關塞」,顯然生番地不屬於大清國,大清國怎能以《馬關條約》將生番地讓給日本?

1895年日令26號「官有林野及樟腦製造業取締規則」第一條「缺乏可證明所有權之地券或其他確證之山林原野全部為官有」,由於當時原住民大多沒有使用文字與地契,這紙命令在族人不知情狀況下,將族人生活空間劃為官有。1947年「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第8條「經前台灣總督府依據土地調查及林野調查清理之結果收歸公有之土地概不發還」,再次以一紙命令接收日本政府侵奪自原住民的土地。對原住民來說,最需要光復的大概是這兩紙命令帶來的大規模土地掠奪。

1947年泰雅族省參議員樂信.瓦旦向政府遞交「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台灣光復,因為日本而被驅逐於深山的我們,也應該回歸祖先墳墓之地,祭祀、告慰祖先之靈,這是必然之理。由於光復,我們也蒙受光復故鄉之喜,這乃是明確之理。否則,光復於祖國之喜何在?」樂信.瓦旦的問題直到今日都適用:「台灣光復了,但原住民的故鄉何時才能光復?」1954年,樂信.瓦旦被以叛亂罪名槍決,大約就是當時國民政府的回答。

國民政府接收大量原住民土地後,不但不歸還原住民,還開始在土地上大量伐木,面積超過台灣的1/10,約38萬公頃,1952年至1954年間伐木收入甚至超過全台灣公營事業盈餘的3成。1954年台海局勢緩和,大量軍人退伍,榮工處開始興建中部、北部橫貫公路,退輔會也開闢高山農場以安置退伍軍人。1960年代國民政府開放平地農民向林務局租地種高山蔬果,形成公路沿線的高山農園。原住民原本生活空間與珍貴森林,就這樣被政府用來賺取大量外匯、解決社會問題、協助伐木業者/退伍軍人/平地農民賺取高額利潤。

反觀族人不能再使用這些土地,生活無法自給自足,越來越艱辛。今天一半以上族人離開故鄉到都市生活,大多從事勞力工作,平均收入只有全台灣平均收入的6成,極少年輕人熟悉族語和傳統文化,許多部落正面臨土地流失的威脅。

2016年8月蔡英文針400年來歷代政府錯誤政策向原住民族道歉,承諾推動轉型正義。2017年2月,行政院公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簡稱「劃設辦法」),原本應協助部落說出曾經的生活空間,作為將來與國家協商、逐步光復失地的基礎。但這「劃設辦法」卻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對原住民族土地的定義,排除已成為私有土地的部分,破壞原住民族土地的完整性,更為財團開發這些土地打開後門。

事實上「劃設辦法」不影響土地所有權,只讓族人指認過去生活空間,但連這卑微權利,原住民都得不到。如果原住民連指認失地的機會都沒有,還可能光復失地嗎?如果原住民沒機會光復失地,台灣這土地上的國家(不管叫什麼名字)真的好意思慶祝「台灣光復」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