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教總理事長:立法院莫讓偏鄉學校條例成包著糖衣的毒藥

3145
出版時間:2017/10/29 18:49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近日審查《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新增了過去所無的「專聘教師」制度,引發爭議。圖為教育部長潘文忠日前出席該委員會。資料照片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近日審查《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新增了過去所無的「專聘教師」制度,引發爭議。圖為教育部長潘文忠日前出席該委員會。資料照片

張旭政/全教總理事長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近日審查《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下稱:《偏鄉條例》),除了行政院版之外,還有11份立委自行提出的版本,可見眾人對偏鄉教育的關心。然而,在委員會審查通過的條文中,新增了過去所無的「專聘教師」制度,一旦立法通過,這整部法律將不折不扣的成為包著糖衣的毒藥。
 
首先要瞭解的是,偏鄉學童受教權面臨的最大問題在於師資,包括:1.師資不穩定,教師任教1、2年就離開。2.代理、代課教師比例過高,且常聘不到人。事實上,偏鄉學校正式教師留任期間平均為4.5年(政大教育系調查數據),未必不穩定;而聘不到人,且經常流動的是代理教師缺。
 
以國小實際的情況而言,目前學校教師編制的班師比為國小1:1.65,所以6班的小學會有10個教師編制。教育部為了滿足學生授課需求,另外提出「合理員額增置計畫」,對於偏鄉小校增加2~3位的教師缺額,但只能聘用代理教師。而全國各縣市平均有11%左右的控管員額,也就是正式教師編制內有11%的比例是代理教師,而這11%「員額控管代理教師」往往都是控留在偏鄉。因此,一個偏鄉國小應該有12位教師,但是正式教師經常不到一半。不足的員額要招考代理教師,則因為代理教師的工作無保障,薪水又只有10個月,當然很難聘到有合格教師證的流浪教師。
 
所以,本次立法關注的重點也是在於師資的問題。為了穩定師資,有提出興建教職員宿舍、提高偏鄉教師待遇、綁約6年、增加加給、專案教師……等主張,其中委員會通過的草案增加了「契約專案聘任教師」(專聘教師)的規定,這是問題所在。
 
其次,要穩定偏鄉師資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開放正式教師職缺。以目前教師甄試錄取率不到2%及實際的情況來看,只要是正式教師職缺,再遠的地方都會有流浪教師願意去,即便要綁約一定年限,也不會影響這些流浪教師取得正式職缺的企圖。
 
就以台中市政府的做法為例,偏鄉國小12個教師職缺,只能有一個是代理教師,其餘的都是正式教師,對於穩定偏鄉師資大有助益。因此,只要技術性的要求偏鄉學校通通都是正式教師缺,再加上配套措施,偏鄉的師資就不會有不穩定及流動率過高的情況。
 
回過頭來看「專聘教師」的問題,正式教師必須研修過教育學程並取得教師證照後,才能參加教師甄試取得職位。但是「專聘教師」不必研修過教育學程,更不需要有教師證照,而且是工作權沒有保障的非典型雇用,一旦入法成為常態性的教師制度,會造成下列影響:
 
1.破壞教師證照制度,否定教師是專業工作者。
根據教育文化委員會通過的版本,「專聘教師」得聘用未具教師資格者擔任;簡言之,沒有修習過教育學分、沒有教師資格者,和那些取得教師資格的教師同樣可以擔任專聘教師。如此一來,將使得取得教師證照才能擔任教師的制度遭到根本性的破壞,也否定了教師是專業工作者的核心價值。
 
2.讓教師工作權的保障低於《勞動基準法》的規定。
「專聘教師」是典型的定期契約,而依《勞基法》第9條的規定,臨時性、短期性、季節性及特定性的工作得為定期契約;有繼續性工作應為不定期契約。原本性質屬於不定期契約的正式教師工作,改為聘用定期性的「專聘教師」,這豈不是讓教師工作權保障低於《勞基法》的規定?這對於教師工作權的保障實為大退步。
 
3.教師成為主管機關的棋子,難保教育中立性。
委員會保留的文字中出現「主管機關得視偏遠地區學校發展需要,統籌調派一定比率專聘教師。」簡言之,未來的「專聘教師」須受主管機關的調派,沒有介聘與否的自由。如此一來,縣市政府要打壓「不聽話」的老師就很容易了,只要每年從山上調派到海邊,再從海邊調派到荒野,哪個「專聘教師」敢不配合縣市政府的指示和要求?這樣的狀況還能期待教師保持「教育中立」嗎?
 
4.年輕學子更不願意進入師培機構,未來師資品質堪慮。
由於正式教師職缺越來越少,擔任教師希望渺茫,各師培大學教育科系的錄取分數不斷往下滑落。而原本稀少的正式教師將來要改為工作權沒保障的「專聘教師」,將使得年輕學子更不願意走上教育這條路。更何況,不用取得教師資格也可以擔任「專聘教師」,又何必傻呼呼的去研修教育學程?
 
5.偏鄉教師的品質堪慮,更不利偏鄉學童受教權。
我們可以想見,未來「專聘教師」制度化,其實就只是把目前代理教師的待遇稍微提高一些,根本不足以增加正式教師到偏鄉服務的誘因,卻會造成了教育法制的根本性破壞,讓年輕學子對教育工作更加卻步,更讓偏鄉的師資品質下滑。
 
最後,要提醒的是,雖然草案文字上是以「甄選合格專任教師,確有困難者」為前提,但是由於沒有明確的定義和程序規範,何謂「確有困難」就難以約束縣市政府,而形成縣市政府聘用「專聘教師」的大空間。
 
所以,穩定偏鄉師資,只要像台中市政府在技術上做調整,讓所有偏鄉教師都是正式缺,加上配套措施,自然能讓偏鄉學校有合格、穩定的師資。不循此途,刻意創立非典型雇用、破壞教育法制、雇主可以操控的「專聘教師」,根本目的應該是在於創造讓縣市政府可以省錢、還可以操控教師的空間。
 
這種作法不但不會讓偏鄉師資穩定,還可能造成教師品質大幅下降,不折不扣的是包著糖衣的毒藥;教師的專業性及工作權保障的破壞由此開始,教育價值體系的崩壞也將由此開始,最終受害的不只是偏鄉,還有整個教育體系。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