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陳乃菁:失智共照中心的核心價值與任務

825
出版時間:2017/11/02 10:03
高雄市失智共照中心執行長陳乃菁認為,長照2.0中的失智共照中心,核心價值就是為了狀況還沒退化到可以成為長照2.0系統照護程度的這一群失智患者和其家屬而努力。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片
高雄市失智共照中心執行長陳乃菁認為,長照2.0中的失智共照中心,核心價值就是為了狀況還沒退化到可以成為長照2.0系統照護程度的這一群失智患者和其家屬而努力。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片

回應「長照2.0 罩不到的失智」:失智共照中心的核心價值與任務

陳乃菁/高雄市失智共照中心執行長、長庚醫院神經內科醫師

高雄長庚醫院承辦的高雄市失智共照中心在今年通過衛福部的核定後,立即在高雄如火如荼展開相關工作。一開始以新手之姿兢兢業業開始投入這方面的工作時,的確曾經被照護專員抱怨說:「共照中心好像只能提供資訊跟電話協助,其他什麼都做不了,多了一個失智共照中心,但好像也沒多少作用」。

聽到這樣的話,身為共照中心的執行長的我只能苦笑,心底當然有難過的情緒,但也有太多一時間無法說出口的思緒湧上心頭。這些一時三刻間無法光靠一通電話就能完整說完的是:我因為有幸站在這個職位上而看到了不同的面向。過去的我從未有機會如此貼近國家政策的執行、也沒能這般臨場第一線的看見公務人員的努力。

經過將近半年將共照中心由零開始運作到現在的成果,在與多方單位密切連繫的經驗中,我生平第一次對政府官員產生了「我們是夥伴」、「我們一起努力為高雄做一件事情」的感覺。

過去感覺是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的公務員形象,在這合作的短短幾個月內快速被打破了,因為我第一次看見政府部門的確有熱血的公務員,他們願意投入超長的工時推展失智照護業務,會親自一步一腳印進入地方社區和失智據點;在見到據點人員非常努力、想方設法要讓在地失智症照護模式運作起來時,他們甚至會深深地一鞠躬,很誠懇說:「謝謝你們,請你們一定要繼續努力下去。」

我知道每一個政策的執行都有其主要的任務,失智共照中心亦不例外。這五個月來我與團隊執行共照中心的創立業務,慢慢了解到對失智共照中心來說,核心價值就是為了狀況還沒退化到可以成為長照2.0系統照護程度的這一群失智患者和其家屬而努力。

輕度失智的患者們需要特別的照護資源,卻又因為失智症的特殊性而被排除在現有的照護體制之外。因此共照中心就像一座橋樑,連結各方資源,並積極協助各方單位共同建立友善在地環境,幫助失智症患者與其家屬都能善用諸如失智友善據點等創新服務,而能避免走上提早退化和家庭照護功能崩潰的時刻。

當然,要達成這樣的理想並非一蹴可幾,如果大家期待由輕度到重度的失智症患者在病程的每一階段都能透過共照中心以及失智友善據點中獲得令人滿意的照護,那就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夢想。現實生活畢竟不是童話,不是走入共照中心大門,就可以看見從此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一生、自此再無憂慮的結局。

現實生活是每個人都是特殊的,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獨特的狀況,並且每一個政策都需要時間來播種、澆灌、多次調整後才能茁壯。這過程中還需要各方人士從更宏觀的角度來思考,例如大家常期待一個政策能夠360度面相地將所有人都通通囊括在內,但要夠便宜又要好用,但或許我們更該思考的是這樣下來便宜了誰?這樣的便宜又是壓榨了誰?

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民眾習慣性地希望可以獲得全包式、便宜、隨要隨到的服務,於是大家自然而然的傾向選擇外勞,沒有耐性等待在地化的長照服務的長成。可是言語不便利的外勞制度真的是給失智症患者最好的照護方式嗎?站在照護者的角度想,若換成你我的孩子,我們期待他未來的工作是這樣日以繼夜全包式的嗎?甚至想過有一天國家將面臨無法仰賴外勞、卻也沒有本土服務機制的一天,那時候患者與家屬該怎麼辦呢?

長照需要人才,長照人才需要被尊重,就如同失智症患者與家屬每一種選擇都需要被尊重。在此之上,更需要投入時間與大量嫻熟的、有熱情的人一起努力。透過一起學習,一起成長,共同討論,希望我們今天的付出能為二十年後變得更老的台灣社會建立更好的失智照護能量。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