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柏瑋:我泛藍,但這一次,我挺黃國昌

出版時間:2017/11/05 09:00

吳柏瑋/地方工作者、白色正義社會聯盟共同發起人

黃國昌,筆者對這個名字的認識,要回溯到2014年發生的「318學運」開始。

當時他是學運的三大領袖,而當時的筆者第一次投入社會運動,因緣巧合下組成最大的反學運組織,成為共同發起人,當時不論在議題立場、國家認同與兩岸政策上,黃跟筆者的可以說是「水火不容」的敵人,但這一次面對安定力量的罷免,筆者願意為其撰文,公開支持黃國昌委員。
 
「台獨、反中、反國民黨」是黃國昌一貫的政治立場,因此不論是時代力量成立、黃國昌選上立委、颱風來淋雨…等各種狀況,「黃國昌」三個字在泛藍社團批判的對象中永遠不會缺席,尤其他對於「處理黨產」的步步進逼,儼然成為泛藍支持者眼中的首要戰犯,因此在這一次的罷免中,不論安定力量提出的罷免理由有多麼荒謬,幾乎所有泛藍群眾都支持罷免或是選擇漠視。
 
縱觀安定力量提出的七大罷免理由,我完全找不到可以支持罷免的依據,以黃國昌當選之後於國會的實際表現,依「公民監督國會聯盟」釋出的統計資料,除第二會期中一次委員會未出席外,一到三會期的院會、委員會、質詢、討論皆是全勤,公民評鑑皆超過16分,三個會期內提案總數更高達106案,我不免要問,領同樣薪水的其他代議士,有哪一位有如此「認真問政」的成績?

縱使黃國昌的「黨產」與「年改」主張讓普遍泛藍群眾不滿,那也只能表示在民主國家中的應該包容不同立場的人擔任代議士一職,充其量也只是「立場」上的不同,完全無法成為說服他人認為「黃國昌問政不利」的理由。
 
於理而言,筆者找不到任何罷免黃國昌的「正當理由」!
 
筆者一直認為「罷免」是用於將「不認真」、「貪汙」的政治人物剃除的民主機制,如果單單只是因為喜好、政治立場的不同而將如黃國昌一般「認真問政」的立委罷免,這會是台灣民主自治的一大損失,這才是真正的開民主倒車。
 
筆者相信汐止鄉親的智慧,絕對不會因為「虛無而荒謬」的七個謊言,而將被連續兩期評鑑為「委員會優秀立委」的黃國昌委員罷免,筆者在這邊也呼籲各位泛藍還「清醒」的青年朋友,我們應該站出來停止這場不利於台灣民主進步的「虛耗惡鬥」,持續的漠視並無法幫助國民黨取得更多支持;縱使我們與黃國昌立場相異,要打敗黃國昌,只有拿出「我們能做得更好」來說服社會大眾,才能真正贏得民眾的認同,也贏的有「尊嚴」。
 
12月16日,將是台灣民主進步的一道新的里程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