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直播你願意入鏡嗎? 他們這樣看

出版時間:2017/11/11 21:39

今年3月,司改國是會議第4分組委員會議,決議要求司法院在1年內,研擬事實審案件開放「法庭直播」的範圍與條件,並提出6大類案件做為研議方向,認為直播能使司法更公開透明、贏得信賴,但反對者認為,直播將侵犯當事人隱私、影響證人出庭意願或證詞真實性,也違反被告受無罪推定保障的權益。
 
而根據《蘋果》語音民調,如果法庭直播的話,僅有約3成5的民眾願意在出庭作證時入境,有4成民眾不願意,另有約2成5的民眾沒有意見。究竟法庭直播的利弊為何,《蘋果》訪問了多位法官、學者、律師,讓大家從不同面向了解。
 
高院刑庭法官林孟皇雖認同直播事實審案件有助公開透明,但牽涉多方利益衡量,包括隱私權、肖像權、無罪推定保障和發現真實的需要,當事人會否演戲作假、也要顧慮證人的意願等,應選擇社會大眾矚目、具有重大公益的個案試辦,例如總統選舉、太陽花學運相關訴訟,且交給承審合議庭裁量。
 
高院法官邱忠義說:「事實審直播涉及當事人、證人的聲音和影像等人格權,若沒得到他們同意,會出問題,例如詐騙集團可能擷取這些聲音、影像去合成,然後行騙。」
 
此外,法院有時隔離訊問證人,邱指出若B證人透過直播知道A證人講什麼,等於隔空串證,在保障人格權及不影響事實調查前提下,事實審直播頂多適用「總結辯論及宣判」,且須當事人同意,不是合議庭說了算。

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李慶義李慶義表示,包括司法院、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都曾對事實審法庭直播發表反對聲明,他認為,站在保護當事人、相關證人個資問題,不是只有法官、檢察官會面臨,律師也會面臨無法保護被告或是證人,甚至以後找嘸證人願意出庭,他痛批:「除了給喜歡作秀的人秀場之外,我想不出有什麼更好的道理!」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認為,法庭直播是促使司法公開透明的手段、不是目的,若不能達成「公平審判」目標,不必為直播而直播,尤其直播事實審案件,各國都很保守,仍以大眾關注、社會公益為取捨標準,並讓合議庭裁量准否。
 
高舉例,前總統陳水扁、馬英九所涉案件,攸關總統職權範圍,有憲政與法治意義,或許可直播審理,至於謝依涵殺人案,社會雖矚目,但與公益無太大關聯,直播還可能使輿論壓力介入審判,無助於查明真相,他個人就認為不適合。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前秘書長吳雨學也指出,「公開審理」不等於「公開直播」,被告之後若判無罪或免賠確定,審理影像已上網流傳,很難挽回,若要監督法官,另有其他機制,直播事實審案件恐使證人有所保留,不利查明真相,應慎重。
 
法官協會理事長、高院刑庭庭長許仕楓說,法官不怕被監督,但直播鏡頭可能讓證人、鑑定人或旁聽民眾感覺不自在,「有鏡頭在拍,絕對有影響」,甚至變成全民公審,影響被告公平受審權利,或激化當事人情緒,故意揭發對方隱私報復。
 
許仕楓強調,我國刑事訴訟未來可能採用參審制或陪審制,須考量參審員或陪審員會否因為被直播,而招來困擾或危險。
 
鼓吹法庭直播的律師高宏銘認為,直播重點不是監督,是讓全民更了解訴訟流程,更理解法官做出裁判的邏輯,破除透過媒體所得到「恐龍法官」之類誤解,提升對司法信賴,雖須花點經費,但權衡利弊,一定值得。
 
國是會議第4分組召集人、贊成法庭直播的前大法官許玉秀強調,委員會並非決議「6大類事實審案件一律直播」,而是請司法院研擬可行性,就算類型符合,還須有直播價值,「有可能一整年也找不到一件案子適合直播」,不可能如司法院所稱每年要花費一百多億元,還把直播污名成「窺人八卦獵奇工具」。
 
主管研議法庭直播範圍與條件的司法院司法行政廳廳長王梅英表示,日本法庭一律不直播,美國也不准刑案開庭直播,所以篩選案件類型或縮減數量,不等於就能直播,畢竟影像永久流傳,對審判的影響,很難控管,尤其今年發生2位律師遭對造當事人攻擊死亡事件,律師公會對法庭直播更持保留態度,司法院仍會持續研議。(黃哲民、丁牧群、許淑惠/綜合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冤獄被關15年終平反 他這樣看法庭直播 
法院開庭直播 這6類案件最有機會

法院開庭時直播,你會願意入鏡嗎?圖為憲法法庭開庭時,民眾透過網路觀看直播畫面。
法院開庭時直播,你會願意入鏡嗎?圖為憲法法庭開庭時,民眾透過網路觀看直播畫面。

前大法官許玉秀。周永受攝
前大法官許玉秀。周永受攝

高院法官邱忠義。丁牧群攝
高院法官邱忠義。丁牧群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