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孫健智:與俞百羽律師談「純粹經濟上損失」

出版時間:2017/11/20 18:18

孫健智/桃園地方法院法官

《民法》上所謂的「純粹經濟上損失」,指「在沒有權利侵害的情形下,所遭受的損害」,這不是我國法上特有的概念,甚至也不是歐陸法系所專有,英語稱為pure economic loss,它甚至還有維基條目。

要理解這個概念,必須先把損害/損失,跟權利侵害的概念分開。說來複雜,或許舉例說明,會比較容易理解。

假設你有一台車子,停在路邊被人撞毀,這時候不需要套用「純粹經濟上損失」的概念,因為,這時候,你那台車子的所有權受到侵害,加諸於汽車上的毀損構成權利侵害,你因此受到的不利益(例如支出修車費),則稱為損害。

但如果你把車子交給修車廠,車子本來一天就能修好,旁邊道路施工把電纜線挖斷,害修車廠沒電可用,拖了一個禮拜才修好,你的車子並沒有受到任何的毀損,但你因此一整個禮拜沒辦法用車,因此遭受的不利益(例如另外叫計程車的車資),就是「純粹經濟上損失」。

法律上需要這些脫離素樸法律情感的概念,是為了適切地描述社會實際運作的方式,進而適當界定侵權行為適用的範圍。畢竟,侵權行為這個制度,一方面要保障私權、填補損害,另一方面也要適當維護他人行動自由的空間。這些概念之所以複雜,正因為社會現實生活本身就是複雜的,企圖用訴樸的法律情感加以概括,反而是不負責任的。

造成「純粹經濟上損失」的加害人,究竟應不應該負起賠償責任?難題就在於,這兩個基本功能之間的緊張關係。對此,晚近的債總課本通常會有專節說明。有些教科書寫得比較詳細,還會特別指出,歐陸各國對於純粹經濟上損失是否構成侵權行為,立場不同(例如,法國《民法》與德國《民法》的基本立場就有差異,而我國《民法》走的是德國那一套);如果這本教科書更進一步談到英美法,通常會提及英國法上一個非常著名的案件,叫做Spartan Steel & Alloys Ltd v Martin & Co (Contractors) Ltd,中文世界通常翻譯為斯巴達鋼鐵案,在這個案子裡,斯巴達鋼鐵公司就相當於前面那個例子裡的修車廠。

這些,在法律系是大二《債編總則》的課程內容。我不曉得為什麼號稱台大法學碩士的俞百羽律師不了解這個概念;當然,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當然不敢自誇每個法律概念我都聽過、都學過,但正因為如此,或許更令人想不通的是,俞律師卻也不查閱文獻,甚至不上網Google一下,就直斥法官脫離社會現實。

關於您的投書所提到的案件,我對您的當事人感到十分遺憾;而如果這個案件還沒確定,您恐怕已經涉犯《律師倫理規範》第24條第3項:「律師就受任之訴訟案件於判決確定前,不得就該案件公開或透過傳播媒體發表足以損害司法公正之言論。」

或許更值得省思的是,台灣人民不信任司法,法官、檢察官固然必須檢討,律師的責任恐怕也少不了,律師的改革卻從來沒有被提上官方的司改議程,司法改革也就永遠缺了這麼一角。甚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