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後挖出時空膠囊,卻讓美好回憶變成慘痛經驗……

出版時間:2017/11/29 20:53

邱世長/教師

桃園市某國小校友,想取回10年前寫給自己的信,聯繫了校友及開時空膠囊的兩名老師,結果卻連累相關人等,還慘遭管理校史室的教務主任控告竊盜!即使事後桃園地檢署認為膠囊內的物品屬「學生所有」,而將兩名老師以「不起訴處分」結案!但是,畢業前的「時空膠囊」,歷經十年的物換星移,竟從「美好回憶」變成「慘痛經驗」,大概也是當事人始料未及吧!
 
「時空膠囊」在過去曾經風行一時,也曾是學生畢業典禮前的「美好禮物」,當學生取回10年前寫給自己的信,回憶起自己過去那段酸甜苦辣的青澀年華,那是多棒的的經驗啊!俗語:「回憶,總是美的!」這種回顧過往的重視心靈感受的甜蜜滋味,是當今重視物質立即享受且急功好利的現代人所難以體悟與想像的!
 
「時空膠囊」這麼美好「畢業創意禮物,如今,也因時空背景的物換星移,因而扭曲本質,一切都是法院斷是非。

法律本來是「最低的道德標準」,違法就須接受法律制裁,移送法辦;怎麼國外的「最低的道德標準」法律戰,飄洋過海之後,變成「最高的審判準則」?國人一有爭議,就是法庭見、法律戰,是怕法官太閒嗎?還是怕法庭「門可羅雀」太寂寞?
 
今日的台灣,法律至上,法庭從過去的門可羅雀轉變成門庭若市,台灣人好像此生沒上過一次法庭,就似乎虛度此生一般!就連傳道、授業、解惑的教育場所與學校,也趕上流行,大玩法律戰?
 
在此,筆者不敢怪罪管理校史室的教務主任,因未當今法律至上的社會氛圍下,他如果沒有善盡保管責任,只要「時空膠囊」有所損失,他可能會被其他控告「過失責任」,也就是《刑法》第十四條:「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試問,當今已有多少教育人員因為「過失」而挨罰?即使教育人員可能以「不起訴處分」結案,但是光是常上法庭,就足以讓人心力交瘁,不是嗎?
 
過去的「特別權力關係說」是否適用於當代?這是見仁見智的論辯!但是讓教育界「聞法色變」,棄教育專業於不顧,讓「時空膠囊」也因時空背景的變化,「美好回憶」變成「慘痛經驗」,這倒也讓人嘖嘖稱奇,再創「台灣奇蹟」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