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林奕宏:交通裁罰真的躲起來就沒事?

7384
出版時間:2017/12/08 09:04
近日一則大貨車逼車釀禍肇事逃逸,逾期到案後彰化地院竟判「免罰」的新聞引發輿論,法官指出,交通違規的裁罰事實上是無法躲起來而免除的。圖為作出判決的彰化地方法院外觀。資料照片

林奕宏/南投地方法院法官

最近幾日,網路上幾則《躲起來就沒事?大貨車逼車釀禍肇逃 逾期到案竟判「免罰」》、《貨車逼車肇逃司機逾期到案判免罰警怨:尊重》、《誇張!司機肇逃逾期到案竟「免罰」》的新聞到處傳,不少民眾認真地以為只要躲起來,就可以逃避交通違規的裁罰,筆者看得觸目驚心,因為交通違規的裁罰根本無法躲起來逃避的。

關於該則新聞的彰化地院行政訴訟庭106年度交字第85號判決,法官改革司法連線(簡稱法改司)臉書粉絲團已經有分析,有興趣的話,可以上法改司的粉絲團詳看,筆者只是再就其中關於裁罰期間的起算點,以及會否因受裁罰人躲起來而免除裁罰兩點做補充。

首先,本件裁罰涉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90條的規定:「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自行為成立之日起;行為有連續或繼續之狀態者,自行為終了之日起,逾三個月不得舉發」。所以交通違規的舉發,是以違規時間點起算。而實務上,縱然裁罰對象不願意實際簽收舉發通知單,如果是當場開立通知單,裁罰對象不願意簽收的話,還可以告知其應到案時間及處所,同時記明事由與告知事項,當作已經收受(詳細可參看「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第11條規定);若是以郵件寄發,則可以將文書留置於應送達受裁罰人的處所(如戶籍所在地),法律上當作已經送達了(可以參考《行政程序法》第74條)。另外,即使受裁罰人家裡都沒人收受舉發通知單,還可以透過將舉發通知單寄存在當地的自治機關或如警察機關的方式,發生送達受裁罰人的法律效力。所以,根本沒有人可以因為「躲起來」就逃避得了裁罰。可千萬別被唬弄了喔!啾咪 ^.<

其實《道交條例》第90條在86年第一次增訂時,立法理由已經明白說明:「因《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對於違反本條例行為之舉發與處罰之執行,未有期限之規定,就社會秩序之安定,有欠妥適。是以,增列違反本條例行為之舉發與處罰執行期限」。90年立法理由再次申明:「本條之修正目的在促使受處分人得提早確定其可取得法律救濟之地位,並亦在督促處罰單位提升其行政效率」。

可見立法者已經不止一次很明白的說,交通違規的舉發機關應該儘快完成舉發,不要遲延,最多不能超過3個月。這可不能透過近期某些警界高層或博士生崇尚的社會通念,就可以解釋成可逾越3個月舉發的吧!何況,舉發與否操之在舉發機關,縱然事後監理單位未因此裁罰,或者訴訟救濟後撤銷裁罰處分,都是未來式。

筆者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身為舉發機關的警察單位,因自身未能在法律規定的時限內完成舉發,不僅沒有自我檢討,還對外表現對司法的怨懟。這種把自身的過錯推給司法的態度,然後透過不熟悉法規的媒體,對外發佈中傷司法的新聞,長此以往,無怪乎司法信賴度會下降。更可惡的,是誤導一般民眾,以為違規可以逃得掉交通裁罰。近期幾位投書的警界高層或博士生好意思以信賴度高於司法,高談司法所以應該挺警界的言論嗎?

延伸閱讀:
2017/11/30  法官黃奕超:台灣要成為警察國家嗎
2017/12/01  回應法官黃奕超:法官恐龍或警察國家
2017/12/03  警察撤守非民主之福
2017/12/04  警工會理事:法官或長官,誰才是恐龍?──回應章光明教授
2017/12/04  法官孫健智:誰怕法治國?
2017/12/04  警官池文光:台灣早已不是警察國家
2017/12/05  葉毓蘭:兼顧社會通念就不是法治國嗎──回應孫健智法官
2017/12/07  檢察官陳宗元:司法挺不挺?社會通念通不通?
2017/12/07  司法基層人員:​不容警政霸凌司法──回應葉毓蘭教授
2017/12/07  警大博士生:​不是不愛法曹 而是更愛正義──評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