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長期遭流行音樂產業忽視的終局武器

915
出版時間:2017/12/26 18:23
台師大昨、今兩日舉辦「2017臺灣流行音樂及其管理與傳播跨領域國際學術研討會」,知名歌手羅大佑、陶喆皆受邀參加,卻少了法制面的分析,論者認為這代表流行音樂產官學界對於「著作權」此一工具仍不夠重視。翻攝畫面
台師大昨、今兩日舉辦「2017臺灣流行音樂及其管理與傳播跨領域國際學術研討會」,知名歌手羅大佑、陶喆皆受邀參加,卻少了法制面的分析,論者認為這代表流行音樂產官學界對於「著作權」此一工具仍不夠重視。翻攝畫面

林發立/律師、台灣專利師公會副理事長

由台灣師範大學主辦的「聽見台灣2017台灣流行音樂產業及其傳播與管理跨領域國際學術研討會」,今、昨二日在台北舉行,是流行音樂界難得盛事,也是對於產業進行大盤點的機會。

然而,在這個二日精彩會議中,法制面的分析卻缺席了。這個缺席現象的本身,足以說明,我國流行音樂產官學界,對於著作權這個隱身在幕後,對市場之分配起重要作用的工具,尚未予足夠正視。

舉其要者如下:

一、唱片公司角色之式微,自媒體之興起

唱片公司曾經是資源的提供者、擁有者,但在著作權法興起後,逐漸發現,早期唱片公司,並未當然完整取得各種詞曲及演出著作權,例如「齊秦vs.環球音樂」著作權案等,在在顯示早期唱片公司在著作權維護上有所欠缺,衍生的後果,音樂利用人覺得到底向唱片公司取得「授權」靠不靠譜的問題。

自媒體興起,有很多機制在網路上「巡查」,對於涉及著作權侵害之著作,均有提醒、下架機制,因此,對於能公開在自媒體上,受到百萬點擊,卻不發生著作權爭議,也可能意味其權益的純淨度較高,是可信賴的。自媒體等於透過公眾審查,純化並確保著作權淨度,這對於後續的利用,反而是優勢。

二、詞曲創作人之困境與著作權集體管理,乃至於技術之革新

詞曲創作人以首計價、大比稿的創作困境,令人印象深刻。一次性賣斷的詞曲創作,日後作品再輝煌,創作人至多享名氣,難以反映實質收益。詞曲創作人,可選擇自行加入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例如MUST),以分潤的型態,享有長期的著作權保護,創作人其餘要做的,只有推廣及行銷創作。

陳子鴻總經理所提到的「區塊鏈」技術,將有利於著作詞曲利用之稽核。段鍾潭總經理談到,對於串流等技術,也許只是一個過渡,還有很多可能性,個人深表贊同,然個人的觀察是,分潤式的著作權報酬分配趨勢,不致改變。

三、著作權主宰著上中下游市場及水平市場的切割與分配

著作權法體系,實則構成市場垂直分割及水平分割重要的管理工具。良好的創作,出現於世上的一瞬間,即進入著作權市場,市場將被著作權授權型態分割。「錄音著作」本身可以公開播送、公開傳輸方式切割授權,但也有可能其他歌手願意重唱、選秀競賽、廣告歌曲利用,此時,將以「音樂著作」的公開播送、公開演出、公開傳輸進行利用,每一個權利都可以不要統包,獨立授權、獨立計價。產品要如何切割,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擁有話語權,創作人對著作權認知不清,將不利精準行銷。

與談人段鍾潭、陳子鴻、羅大佑、陶喆等人一再強調,只要作品夠好,源遠流長的經濟收益應該不是問題。好的創作人、藝術家,必須具備適度著作權認知,才可能將作品成功轉化為經濟收益。這是在進行流行音樂產業佈局時,絕對不可忽視的課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