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時代力量接下民進黨送的四個禮物之後

出版時間:2018/01/07 20:40

郝明義/「全面檢視『前瞻計畫』」連署發起人之一

0.
星期五忙了整天,晚上我約了兩位朋友小聚。濕冷的冬夜,熱湯熱食,加上朋友講了些有意思的故事,身體和心情都很放鬆。

快結束的時候,我滑了下手機,看到下午時代力量在立法院反鎖的過程,以及後來五位立委走上凱道禁食,而民進黨的立院總召也說任何的阻撓都是徒勞無功。

在接下來的一天裡,我一直在想到底該說些什麼,最後想到了寫這篇文章。

1.
兩年前的此時,同樣是冬雨寒濕的時刻,正是大選前夕。

當時我發起一個叫「年輕力量進國會」的活動。因為我相信:「2016大選的意義,不僅在於執政的政黨可能輪替,而更在於立法院所代表的國會可能如何改革。對於國會改革,許多人都相信:國民黨需要教訓、民進黨需要制衡、代表年輕世代的第三力量要展現。」

也因此,我們支持時代力量和綠社盟的候選人,也一一進行了採訪。

當時,和綠社盟相較,時代力量和民進黨跟蔡英文密切聯手,因此獲得民進黨許多資源的挹注,聲勢看好。

也因為如此,不少人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擔心,時代力量現在就形同民進黨的側翼,將來又要如何制衡民進黨?

我在採訪黃國昌的時候也問了他這個問題。他的回覆很簡要:「未來,蔡英文要做的事,如果理念符合,我們會支持。如果他們濫用行政權力,我們就理性監督。」

他的話說得四平八穩。

但到底什麼是理性監督?有什麼界限?如果過了那個界限又會有什麼行動呢?這些問題在我心底迴盪著,只是在選舉還在進行的當時,我覺得也不適合再追問。

2.
時代力量進入國會之後,以《勞基法》第一次修法,及《前瞻條例》與前瞻計畫立法為例,我觀察到他們在許多事情上對民進黨是有保持著「理性監督」的方向,但是聲量和力道閃爍不定。

這裡面可能有兩個原因。

第一:他們相信「委員會中心主義」,想走政策辯論之路,因此不想跟國民黨立委名為武鬥實際只淪為鬧場,名為抵制結果卻實際放水的行為起哄。

第二,因為國民黨是站在民進黨對面的主角,他們擔心原來支持民進黨的人認為他們是跟國民黨起舞,成了國民黨的同路人。

也因此,老舊思維製造出來的前瞻計畫明明對年輕世代的負面影響最大,時代力量最有立場發聲,但也在不少地方給人自縛手腳之感。

也因此,當《前瞻條例》被民進黨強行過關時,他們說是國民黨從發言到衝突要負起最大的責任,不免令人覺得突兀。

前瞻計畫過關之後,有個民調說時代力量的支持度大幅下跌,有走上台聯後塵,泡沫化的危機。我自己的解讀是:如果民調屬實,這可能正是他們左右為難的結果。

我自己的看法是:時代力量終歸要走自己的路,要做和民進黨有別的市場定位區隔。他們有得天獨厚的市場定位機會,不加善用,實在太可惜。

但即使我和黃國昌很熟,也從沒有和他說過我的看法。因為畢竟,機會大風險也大,事涉他們政黨發展或存亡的抉擇,加上我相信他們有條件比我更看得清狀況,因此從沒多言。

3.
我說時代力量有得天獨厚的機會,以及他們有條件比我更看得清狀況,是因為他們代表的就是海洋世代。

近幾年,我一直說台灣社會的核心問題,不在政黨之爭,而在(一條大致以三十五歲為界的年齡線畫出的)不同世代的「陸地思維」對「海洋思維」之爭。

這是因為:今天台灣所面臨的問題,不論政治、經濟、環境、教育、兩岸等,每個領域都積累到了一個臨界點。而三十五歲年齡線所畫分的不同世代,對如何面對這些問題、解決這些問題,有著明顯不同的立場和思維。(請參考附圖。)

三十五歲以上的世代,前後輩之間雖然也有觀念的不同,但基本上只是「量變」,彼此有傳承的脈絡,因此我稱之為「陸地思維」。

而(主要)從解嚴那一年出生的新世代,他們生長、面對的世界和環境,和過去截然不同,因而立場和思維也截然不同,我稱之為「海洋思維」。

近十年來,國民黨一路喪失支持,正是因為看不清海洋思維的上升,繼續堅持僵化的陸地思維而垮台。民進黨因為在兩岸關係上的台灣主體意識,而和海洋思維相呼應,因此得到年輕世代的支持而上台。

年輕世代以為民進黨也是海洋思維,但他們上台只是短短一年半之間,從踐踏立法程序的粗暴,到前瞻計畫、《勞基法》、《礦業法》的立場,證明他們在政治、經濟、產業、環境、土地等等議題上沒有一樣不是陸地思維和價值觀,和過去的國民黨別無二致。

多年來,許多人一直以為台灣社會問題的解方在政黨,換了一個政黨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三次政黨輪替之後,大家都應該明白問題的核心不在政黨之爭,而在不同世代的思維之爭、價值觀之爭。

如果我們不在新舊思維中抉擇,而只在藍綠之間抉擇,那就好像海水漲潮,我們應該思考應該搭輪船還是汽車的時候,卻繼續在爭論到底該選用哪個廠牌的汽車。而任何廠牌的汽車都是沒法在海裡行走的。

兩年前,我因為看到時代力量和綠社盟裡許多參選者是海洋世代,希望他們進入國會,以新的思維為年輕世代發聲,並推動國家的改革。後來只有時代力量達標,擁有了相對而言比較豐厚的資源和發聲位置,因此我認為他們擁有得天獨厚的機會。

也因為畢竟我是個六十多歲的人,自己也在陸地思維的世代中生長,所以我相信他們自己在海洋思維的環境生長,有條件比我更看得清年輕世代需要的是什麼,以及應該如何為之奮鬥。

4.
《勞基法》第二次修法,時代力量有了和第一次修法時不同的表現。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徐永明在發言台上一站十一個小時。

但也因為如此,有人說時代力量是作秀,質問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關心起勞工。

上周五,他們在立法院反鎖自己,有人說他們鬧一場鎖不成的反鎖,根本只是搶戲。

這兩天,我也看到一些人說:時代力量在走左派路線,結果會加速台灣和中國的統合。

當然,我也看到有人說:為什麼要這麼早就抗爭?為什麼不回到立法院,在議場進行理性的辯論?

我認為藍綠之爭是個假議題,左右之爭是個虛議題。從左派右派之分,就知道講這些話的政治人物根本是陸地思維。穿透藍綠、左右的背後,是台灣三十五歲年齡線所區隔的前後世代的思維之爭,以及思維背後的價值觀之爭。

時代力量在他們「忍無可忍,退無可退」的聲明裡,要求撤回《勞基法》修法的訴求裡,除了「聆聽勞工的聲音,踐行審慎的評估」的立場之外,最後提出了「我們應該給年輕的新世代,一個看得到的未來」。

他們正式代表年輕世代向蔡英文喊話,是躑躅再三之後,終於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至於他們是不是應該回到國會進行「理性的辯論」?

我看黃國昌昨天的回應很清楚:如果理性,勞動部怎麼能看到自己做的民調都是大部份人不同意這次修法,卻還是硬要修?如果理性,怎麼會在委員會討論的時候,八條才只討論了兩條,民進黨就要中斷,不惜破壞立法程序也要硬行送出委員會?

至於為什麼要這麼早就要上街抗爭,是否要搶國民黨準備夜宿立院兩晚的戲,我沒看到他們回答,但是我自己看到答案。

在這次反《勞基法》修法上,他們不能再讓還是老一輩把持的國民黨主導。因為國民黨不但是陸地思維的建立者,在失去政權之後也擺脫不了陸地思維,因此至少在經濟、產業政策上有著和民進黨千絲萬縷的共同利益,不免持續成為民進黨套、殺、養的對象。前瞻條例和前瞻計畫,國民黨會做出被人抨擊是看似抗爭,實則護航放水的許多行為,不是沒有原因。

不論是為年輕世代的未來發聲,還是為了避免接下來的行動進退失據,時代力量搶在周五行動,有策略面的必要。

5.
民進黨不愧是街頭運動出身。

時代力量五名立委在周五夜走到總統府禁食靜坐,並號召大家也去參加,遭到堅壁清野。他們的立院總召說得很好:「他們被孤立了。」

確實如此,總統府四周拉出了一個巨大的管制區。管制區由公園路到愛國西路到桃源街到衡陽路。這麼大一個區域只有五名立委和他們的助理,以及少數媒體可以進出,其他任何人都不放行。

時代力量以為周末可以號召一起參加的人,以及網路上聲援要去參加的人,遠在幾條街之外就被封鎖。

能突破封鎖趕來陪伴的,只有寒冷的冬雨。

所以在星期天早上他們目前持續了三十六個小時的靜坐裡,我們再次看到一種魔幻寫實的場面:台灣最核心的交通要道一片清空,總統府前面的凱達格蘭大道,左右的重慶南路,宛若空城,只有寥寥無幾的人在寒風細雨的小棚子之下。

想出這樣對付時代力量的人一定很得意,可能更讓他們暗喜的是在這麼低溫的天氣下濕冷的雨不斷,因此昨天不時要問是否需要救護車送他們離去。

但聰明的民進黨可能不知道,時代力量已經接受了他們送來的四樣禮物:「旗幟」、「舞台」、「機會」、「時間」。

旗幟:時代力量終於有機會大方地樹起為年輕世代發聲的旗幟。

舞台:台灣有史以來空前巨大的管制區,不是把他們孤立了,而是把他們送上了任何政治人物都夢寐以求的超級大舞台。
 
機會:時代力量強調的國會改革,以及民進黨在選後食言,在國會裡一再破壞立法程序的問題,終於有機會透過這次《勞基法》修法,讓許多人有感。
 
時間:不論對年底的市議員選舉,或是兩年後的國會改選,時代力量因為提前行動,都節省了繼續躑躅猶豫的時間,而可以放手一博。
  
6.
進入國會一年半之後,時代力量終於真正走上了自己的路。
  
有人說時代力量完了。沒有民進黨的禮讓、支援的資源,下次完了。
 
確實,一如冬雨夜裡的氣溫,這條路會十分寒冷,甚至再冷十倍。
 
所以時代力量光靠民進黨送的四樣禮物還不夠。

只靠這四樣禮物,不但不夠,還可能稍瞬即逝。
 
他們必須自己創造出一樣給自己的禮物。
 
那就是清楚地為台灣的年輕世代講出大家的「夢想」。
 
要改變未來,需要新的夢想;台灣的年輕世代想要創造自己的未來,就得講出自己的夢想。
 
在陸地生長的人,只知道應對地震的變局;在海洋生長的人,必須自己思考如何面對巨浪滔天的變局。
 
在年輕世代裡,時代力量身為擁有最多資源的組織,有機會也有責任為大家說明年輕世代所看到的國家與社會的結構性問題,引領大家從結構上思索如何以新的生活觀、價值觀來面對巨大的浪濤,不只是不要繼續在海裡丟鉛球,還更要從風浪中航向新的未來。
 
一方面,年輕世代如此才會相信時代力量真心為他們考量、為他們發言,成為他們的後盾;另一方面,時代力量也需要年輕世代的支持與監督,才可能謙虛地聆聽,繼續邁出下一步,真正全面海洋思維。
 
譬如,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說:他們要在這麼冷又下雨的天氣裡持續抗爭,怎麼要禁食呢?這怎麼有體力?
 
的確是。他們這次既然採取了行動,就不該禁食。透過禁食、絕食來企圖讓當權者聆聽,也是傳統的陸地思維。海洋世代,在寒風冷雨中行動,正該讓自己保持最充分的體力。
  
7.
有人說:革命像生產,有血有嬰兒。
  
時代力量不是在革命。但在這冬雨裡,他們應該相信自己在耕耘。所以,有雨有果實。
 
畢竟,未來是年輕人的,不是老人的。
 
--------------
相關閱讀:
 
年輕力量進國會訪問黃國昌:http://bit.ly/2ABlrh2
 
管制區有多大
蘋果日報的版本:http://bit.ly/2m8iUXf
 
陸地思維與海洋思維的詳細說明,請看我寫的《大航海時刻》。http://bit.ly/2F7eojP
 
編者按:本文出自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刊登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