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基法修惡後,學生們能做什麼?

2569
出版時間:2018/01/13 19:48
勞團反《勞基法》修惡夜宿立院外時,搭了K書中心棚架,讓聲援學生念書不間斷;而在法案通過後,高等教育中的學生們還能做什麼?資料照片

林士豪/清華大學勞權小組成員
 
《勞基法》修惡通過時,留守的群眾不多,但其中一個帳篷「立法院K書中心」,是數個學生團體,專門準備給學生聲援抗議而不耽擱學業。

年輕的學生們,成長的過程絕非一帆風順,許多人得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所以這次的《勞基法》修惡,工時彈性放寬,企業需要聘用的工讀生少了、正職過勞的情形會更重,對於學生的現在和未來,都有切膚之痛。也正因此學生團體不落勞工之後,積極聲援,但在修惡法案過後,高等教育中的學生們還能做什麼?
 
回答這個問題,筆者簡列以下高教勞權和未來展望的方案:
 
1. 工讀勞健保:
 
大學生校內外工讀,都具有勞雇關係,但校內工讀往往沒有加保勞健保;政府去年中勉為其難出台行政命令,要確立校園「勞雇關係」,要求校方將兼任工讀助理加保勞健保,但還保留了「學習」的獎助生工讀,透過奇怪的「公文實習」、「教學實習」課程規避大學校內行政、教學單位的勞雇關係,還要求助教學生付學分費選課,是學生們得團結面對的挑戰。
 
2. 校園工會:
 
教職員、學生,在校內簽有工作契約,和學校有勞雇關係,卻往往沒有組織發聲。碰到任意解聘、工時過長、薪資欠發,往往只能往肚裡吞;而在勞團和勞動學者們多年呼籲下,即使政府不在意甚至有意打壓工會組織率,高等教育環境仍需要有志的學生、教職員團結,組織工會,用集體的力量捍衛權益。而目前國內只有台大、東海、交大有組織工會的前例,是未來高教現場須努力的一環。
 
3. 學校勞動檢舉與檢查:
 
如果校園內工會籌組困難,動員意願不高,則具體的勞動檢舉機制,是可以考慮先落實;由於現行法令,它需要受害勞工的具名投訴,校內志願學生協助向各地勞工局/處檢舉,甚至需要媒體力量支援;這樣勞工在離職、畢業前後,無後顧之憂下,是可以減少校園勞工受校方、教授威逼的可能,也能替現職的同事、同學爭取權益。
 
4. 庇護工廠:
 
有些學校的人事單位,對於校園工讀勞健保比例提高,提出問題;他們認為現行身心障礙者就業,政府保障他們在公家機關一定的雇用比例,一旦擴大勞健保的工讀認定,校內行政單位必然得接收更多身心障礙者雇員,造成行政效率不彰;而如果做不到,則要向政府繳交代金,對於學校是一筆負擔。然而前台大工會理事林凱衡指出,這反映了學校長年低估,且不願負擔合理勞動成本的現實。在落實社會責任上,學校也應該考慮校園庇護工廠,讓身心障礙者能發揮一己之長,大學也能發揮教育部新推的「大學社會責任」補助計劃精神。
 
5. 學生自治的落實:
 
大學學生參與大學自治,在大學法有明文規定,但相比教職員主導的校方,職權與資源薄弱;如住宿管理這一塊,學生宿舍選舉學生代表,功能卻是校方雇用的工讀生,負責生活輔導、住宿單位交辦業務,毫無「自治」可言,勞健保落實學校自認遭遇重重困難,則也該檢討行政擴張過度,需要將一定資源、職權還給學生自治管理。
 
6. 公投反《勞基法》修惡:
 
在野的政治團體、勞團,都已陸續出台退回《勞基法》修惡公投連署,半工半讀的環境,學生不只得面對勞動,也得兼顧學業,更值期末考周,許多學生不易支援抗議;然而在反修惡行動轉入公投政治過程後,擁有投票權的青年,可以關注、加入連署,用人民的選票,將執政黨惡化台灣勞動狀況的法案複決中止!
 
總上所述,高等教育的勞權爭取,就是在學術產業化下,要求政府正視高教現場的實質勞雇關係,然而看到執政黨對於「勞動保障」的出爾反爾態度,就會發現問題的不可能只在高教現場解決;追根究柢,執政黨的政策邏輯不只校園,而是對全社會的勞動惡化視若無睹。
 
高教產業中的學生,要維護自身勞動權益,自然會加強和社會上同受剝削的勞工聯繫,一同抗衡政府惡質的法案;在這個基礎上,教育部接替「5年500億」的「大學社會責任」計劃補助,要符合政策宣示,而不是重複學閥巨頭、企業合謀分贓,就必須從勞動條件彌補大學花費國家公帑,卻與社會聯繫薄弱的象牙塔弊病;而如果政府不願意做,身為公民的勞工與學生,更有責任與義務用民主監督、從六個方案拓展更多元的社會與大學連結,不只運動,還有具體的方案,引領政府走回正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