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蘋果】癌末婦不捨孩子 清醒時唯一的掛記「他們都好嗎」

5076
出版時間:2018/01/14 21:03

「好了,不要哭了好嗎?」51歲阿麟(陳慶麟)拿著毛巾溫柔的擦拭著太太阿英的臉,45歲阿英因罹患乳癌末期,癌細胞轉移到腦部且壓迫到視網膜神經,只能無力躺在床上,一想起自己的病,阿英難過流下淚來。

輕撫著妻子阿英頭髮,阿麟安撫著她的情緒不捨說,太太7年多前罹癌,發現時就是末期,原還能夠坐著,意識也清楚,但這一個兩個多月以來,狀況越來越惡化,現連眼睛也幾乎看不到,意識也模糊,經常不自覺喃喃自語,「雖然她身體狀況很不好,醫生也建議要讓她安寧,但我們還是希望在家讓孩子陪伴她,而且只要太太意識比較清楚,一定會問孩子的狀況。」

躺在床上,阿英眼神茫然望著天花板,時而將手拿起揮舞,時而放下,阿麟說,阿英癌細胞擴散到腦,經常產生幻覺,他提到,自己和阿英有3個子女,老大和老二分別就讀大二和高三,而老三兒子出生約4個多月,太太就發現罹患癌症,「有時候會覺得很對不起孩子,但還好孩子們都能諒解,都幫我分擔照顧太太的辛苦。」

只是,阿麟以往為廚師,每月賺4萬多養家,但太太病後,必須陪伴治療,只能辭工照顧太太,為應付醫療和孩子生活、學費等開銷,阿麟甚至將自宅抵押借款,前年底他將自宅賣出後,目前在租屋處1樓麵店給人聘用當鐘點廚師,但所賺仍不敷家用開銷。

阿麟家的困境,經蘋果暖流披露《婦癌末撐7年「捨不得離開孩子」》,獲1337讀者捐款共107萬398元

採訪至傍晚,阿麟準備開店工作,就讀高三女兒小郁和小二兒子小柏也陸續返家,只見小郁返家後連忙到母親身旁說:「媽媽,我回來了喔!」。但躺在床上阿英卻僅望著牆壁不發一語。

小郁說,她和就讀大二姐姐從小由媽媽帶大,姊姊雖在外地念書,但一定每天打電話回家,周間有空,也搭車返家,「我們會跟媽媽講學校發生事情,讓她開心,但她最近狀況越來越糟,很多時候都不太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小郁從小也擔負起照顧弟弟小柏責任,小郁說,媽媽生病時,弟弟才4個月,因此弟弟從小功課都是由她教導,但在媽媽身體還可以時,仍每天幫弟弟簽連絡簿,「但她現在身體沒力眼睛也看不到,弟弟連絡簿都是由我幫忙代簽媽媽的名字。」

提到未來目標,小郁說,身旁同學沒接觸過癌症,以為癌症只是會掉頭髮,不知道會造成行動不便,像是腦瘤長在腦幹上,四肢是會癱瘓的,因此自己陪媽媽到醫院時,也接觸過物理治療師,「我高中原是社會組,但因媽媽的病認識到物理治療,讓我很希望自己出社會後,是能真正幫助到別人,因此高一後就轉到自然組,希望今年能考上成功大學物理治療系」。

收下善款,阿麟也說,感謝大家在山窮水盡時,提供這份幫助,讓孩子跟自己在困難中可以得到舒緩,雖然太太病況不好,「但有大家愛心,能讓我全心全意的陪伴妻子走完最後這段路,真的非常謝謝大家。」小郁也說,謝謝大家的鼓勵,能好好準備考試,不會辜負大家的愛心。(李佳玲/綜合報導)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

蘋果慈善基金會捐款方式 (使用手機者)

蘋果慈善基金會作業說明 (使用手機者)

蘋果慈善基金會服務網站 (使用電腦者)
 
蘋果基金會粉絲團:蘋果愛逗陣行

阿英癌細胞擴散到腦,經常產生幻覺。李佳玲攝

阿麟(左)照顧癌末妻阿英,謝謝讀者愛心:「能讓我全心全意的陪伴妻子走完最後這段路。」李佳玲攝

小郁(右)在母親罹癌後,擔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李佳玲攝

阿麟(右)經醫院研究助理林珂睿見證,收下讀者捐款。李佳玲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