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敖犬呼叫Lollipop 大家快跟他約一下

2564
出版時間:2018/01/14 18:20

敖犬和前公司「分工合作社」的合約糾紛以和解落幕後,他帶著首張個人專輯《變》重新和粉絲見面,但團體重組、脫隊單飛,摧毀了他和昔日戰友的革命情感,如今他說:「我要像蒐集七龍珠一樣,把以前的團員一個一個找回來。」

敖犬2006年參加《模范棒棒堂》,因出色表現被選為班長,隔年和威廉、小煜、王子、阿緯、小杰組成6人團體「Lollipop棒棒堂」,2009年6人分家,拆成LOLLIPOP@F和JPM兩團。他直言每次重新排列組合,不知道彼此是敵是友,雖不至於互相討厭,但「很尷尬啊,就會少聯絡」。

狀態最不好的時候,自然是2015年他和「分工合作社」爆出合約糾紛,「很不喜歡那時候的我們,我也不知道怎麼改變」,LOLLIPOP@F四人的感情也因此事變質,「我跟公司在打官司,他們三個在公司,你覺得我跟他們聊天會很自然嗎?我沒辦法,我自然會有防備心,所以那時候我想先暫時各做各的」。原本四人有個群組,自發生合約糾紛後就未再交流。

現在一個人工作,他坦會孤單,還會搞笑呼叫「威廉」,結果旁邊沒人:「以前被問到可怕的問題,有團員可以互相Cover,現在只能靠自己,口才不好就中槍」。但收入少了分母,現在一個人全拿,對於團體跟單飛的利弊,他說:「一個人,榮耀是給自己的;不好的地方是很無聊,會想他們」。

他發片記者會上找曾是「JPM」的老王子站台,敖犬說:「我心中有一個蒐集七龍珠的概念,我要一個一個找回來,先是王子,接著上小杰的電台,跟他聊到差點哭了」。也許尷尬可以靠時間沖淡,「現在確實沒有什麼聯繫,但還是希望我們有一天可以像以前一樣」。

嘴巴這樣說,他卻因為拍戲阿緯婚禮與「六棒合體」的機會,他解釋:「我覺得很抱歉,當時很擔心媒體會放大這個東西,我當時在上海拍戲走不掉,只好吊著鋼絲直播跟阿緯說抱歉。」

「還蠻妙的,我們六個不管怎樣都(公開)合不了」,唯一一次聚首,是私下聚會,為了討論成軍十周年是否要表演而約的飯局,當天情況一開始很尷尬,一群人既熟悉又陌生,靠著垃圾話才找回當初的熟悉感。

他說常夢到一個畫面,是2007年底站上小巨蛋時,每個團員把心裡話寫在信上在舞台上說,當時台上台下哭得唏哩嘩啦,「雖然大部分偏娘的行為,但感覺很美好,有一天我們必須合體,做很MAN、很COOL的東西」。他對團員們的近況如數家珍:「我還蠻想念他們的,就只能偷偷Follow,你要我打給他們,我會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不曉得他們疙瘩有沒有放下」,想透過訪問邀約他們:「如果他們有看到,還是可以約一下」。(撰文:林政平 攝影:邱曾其)

敖犬直言想念團員們。


粉絲們都很期待Lollipop可以再合體表演。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