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科醫師:我完全不想再回去龍發堂了

出版時間:2018/01/15 00:06

林奕萱/高雄市阮綜合醫院身心科醫師

「拜託,我完全不想再回去那種地方了。」10幾年前,阿富因為沾染毒品、無可自拔,家人不知所措,一心想找個「可以強制關住他」的地方。探聽之下,找到了南部的龍發堂。談妥了100萬,在一個夜裡,幾名大漢進入阿富家裡,一路把阿富帶進龍發堂。

阿富曾經四度嘗試逃離。但因為身上沒錢、也只能穿著印有「龍發堂」字樣的衣服,終究落得被抓回來的命運。「感情鏈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鏈條都是拿來處罰的,逃跑的就鏈起來。我那時候被抓回來,腰部綁一條、手上綁一條,綁了一兩個月。你看,我手上還有疤。」阿富拉起袖子,讓我看他的手腕。「鏈條他們現在都收起來在櫃子裡啦,如果有人來,都會把鏈子藏起來」。

「在裡面其實很忙,像我們這種比較輕微的,每天要跳兩次體操,在大日頭底下跳喔,還要練樂隊、練宋江陣,累都累死了,而且根本都沒拿到錢。」    

「吃的飯菜都是人家捐的,有時候也是會吃到臭酸的豆乾;洗澡也沒得洗,都要看他們的心情。我還看過有半年以上沒洗澡的。就算可以洗,也只會給你加水稀釋的沐浴乳,只能洗三分鐘。」
「在裡面,我常常想自殺。有時候會想說『是不是乾脆做壞事被抓去關,都比關在這裡好』……」「不過,有些比較『死忠』的,可以當到大的幹部,還可以被帶出去環島喔,還可以出國耶。他們有去過泰國、香港……,像我這種有逃過的,就沒辦法了啦。」

我問他:「生病的話怎麼辦?」阿富說:「看他們的心情啊,心情好就帶你出去看醫生,心情不好就跟你說『這是你修行不夠,去念佛就好了。』」

阿富知道自己年輕時不學好,但沒想到會被帶進一個「無盡刑期」的龍發堂。在這次高雄市衛生局的強制介入下,他總算有機會可以「光明正大」離開。精神醫療的終極目標,是讓個案回歸社會。但在阿富10幾年來的經驗中,卻連最基本的環境衛生、自我清潔、基本醫療照護都無法享有,更別說治療目標了。謝謝阿富願意告訴我他的故事,也願意讓我把故事寫出來。祝福他未來能夠順利,把失去的10多年補回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