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及格門檻是國考界的「一例一休」 還要硬幹下去嗎

出版時間:2018/01/15 10:21

楊雅鈞/銀行業

現行律師考試制度是錄取所有考生約10%,在律師公會主導下,考選部新增扣除國文及選考平均需達50分的門檻,變成國考特例的雙門檻,就在最近考選部公布以今年律師分數預估,將使錄取率砍半到5.83%,而且今年難度頂多中等,過往還有錄取分數更低情形,也就是考運不好的年份,錄取率可能比這個數字更低。

本次考選部以律師素質不佳、分數門檻較為客觀、別的考試都有分數門檻所以律師也要有為由,增設門檻,然而這項政策早先已有三千名含台政東吳等各院校學生連署抗議,考選部對這些連署視而不見,甚至在立委質詢時,蔡部長還說已經沒有人抗議了。

近期在學生團體強烈要求下終於舉辦公聽會,考選部論點被一一質疑,無法有效回應(公聽會內容可見「律師考試改革陣線」FB),卻可以斬釘截鐵不暫緩實施、研擬再議。公法學者上課和考試都反覆強調要聆聽利害關係人意見,始符合程序正義,考試不這樣寫可能還考不上,考生身為考試制度最大利害關係人,不知公法權威蔡部長有無聆聽過考生意見再做決定?        

首先關於新進律師是否有素質不足、又縱使不足是否與考試成績有關,各界其實沒有共識,之前學生團體採訪律師全聯會理事長時說新進律師沒有素質不佳問題,近期拜訪考選部也說新進律師沒有素質不佳問題,這兩個採訪在「律師考試改革陣線」的FB都有紀錄,那所謂素質不佳理由論據何來?  

政策制定應該用客觀數據而非主觀經驗,不然上榜者拼命說好考,落榜者拼命說難考,最後只是在比誰大聲。事實上頂尖台政考生只有1/3能應屆上榜,每年考生組成有廣大的重考生,這性質導致難度不能單看錄取率,以學生為主的律師考試,平均錄取年齡卻高達27、28歲,這是正常現象嗎?

現在錄取率和過往三十年平均8%比,其實相差不大,世界各國也少有比台灣錄取率低的國家。韓國早年錄取率也很低,今年開始轉型強化法學教育,錄取率高達75%,顯見這是國際潮流。

要知道,律師技師考試性質為資格考,也因如此,各國都不會把律師素質把關放在超高難度錄取率上面,因為以社會總體利益與國家責任角度,執業養成重點本該擺在教育與實習。試問叫一群人花好幾年準備國家考試,對社會有什麼產出?更別說以前律師考試常有連年失利,壓力大到自殺的消息,嚴格錄取率是浪費社會資源的作法,這也是為什麼同樣低錄取率的日韓,近年會大幅放寬錄取率。有人說日韓兩國是從考試資格限縮,但那只是為了改革嚴格錄取率浪費社會資源的配套,對於嚴格錄取率浪費社會資源的觀念不衝突,而今台灣卻在背道而馳。 

隨便問一個律師,請問增進實習品質還是讓學生多重考幾年,哪個對執業能力較有幫助?我想答案很清楚。且知識經濟時代,法律人重點是能夠有跨領域經驗或知識解決各新興領域紛爭,把名額限縮讓學生為擠窄門更加偏狹,往後律師考試更容易培養出一堆只會法律其他什麼都不會的法匠,對社會、經濟健全發展,弊大於利。

或許降低錄取率對考生素質多少有影響,但這基本上是廢話,任何政策都可以講一套目的,重點不在有無目的,而在是否必要、合不合乎比例原則?

法律制訂要求避免輕重失衡,世界屬一屬二低的錄取率又再砍半,讓成千上萬考生多耗費幾年青春、承擔更大的經濟與心理負擔,只為沒共識沒論據、虛無飄渺的「素質不佳」,必要性何在?  

況且,若考選部真的認為律師能力資格一定要透過讀書考試,那推律師檢覈考更有用,畢竟法律學說是會隨時代演進,之前考上的律師學的那套早就改的面目全非了,為了給民眾更好的法律服務品質,從市場上萬名律師做起助益更大不是嗎?     

講了這麼多,所謂素質不佳其實就是古代詔書殺人前要先鞍個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欲砍名額,何患無由? 

另外考選部說律師是唯一沒有分數下限的考試。這說法我覺得十足狡詐,因為別的考試所訂的下限多數時候都是形式意義,但律師考試改分特性一直都很嚴格,你訂的所謂下限每年都砍一堆人,然後好意思宣稱這次改制只是要跟大家一樣有分數「下限」?請考選部不要講這種欺騙大眾的話好嗎。  

律師屬技師類考試,同屬技職類且非分年科別及格制者(如會計師),包含專利師、結構技師等,多數採及格門檻60分,但未達60「至少」保障16%,但若未達50分,則不在保障16%範圍,這當中有兩個分數門檻,一個是及格門檻(未達則保障16%,比律師單採比例還優),一個是下限門檻。

前者是主要檻別門檻,後者則是避免考生素質大幅波動的保險用的下限門檻。

這些大小技師在前16%的考生,依歷年錄數字,9成以上會通過下限門檻,下限門檻是避免考生素值波動太大備而不用的保險機制,很少被用到。

然而律師考試給分習性嚴格,法律圈流傳一個笑話最能表彰:曾有個考生拿成績單回家,家長看到連60都不到,正要罵怎麼不及格一看名次發現是榜首。50分數據受限於未有考選部數據,估算較為困難,但不管哪年,律師能達到60分的在千分之一上下,有些年跟本從缺,不管對比什麼考試,給分嚴格程度根本天差地遠,考選部宣稱大家都有門檻是混淆視聽,律師給分特性要通過50分難度有時候比他考試要通過60分及格門檻還難,其實考選部也知道,這個門檻根本不是所謂下限門檻,而是及格門檻。人家下限門檻是過了比例門檻後,幾乎就一定會通過,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但律師考試卻沒有一年通過比例門檻就能通過所謂「下限」門檻的,根本比原門檻還嚴格,這種分數門檻你能叫他分數「下限」門檻嗎?

明人不說暗話,減少市場競爭才是設門檻主因,就不要偽善的牽拖東牽拖西,考選部可惡的地方在於,又要討好律師公會,但怕被罵又不承認市場飽和才是砍名額主因,但我想這每個人都心照不宣。找盡一堆沒有論據的理由,考生被砍名額還要被扣素質不佳、沒有過最低分數,深刻感受國家機器只是文明一點的黑道,差別只是黑道只要裡子,文明的黑道面子裡子都要。  

此次門檻主要促成單位就是律師公會,考選部根本沒誠意找考生談,攸關學生的改制快變成律師代表大會。可以體會開放律師人數可能有濫訴、律師社會地位降低導致人民信賴感降低等問題,但同樣開放自由競爭也有其好處,這當中取捨向來有爭議,必須廣泛討論,但既然這才是主要理由,就以律師市場政策為題好好辯論,不要牽拖各種理由和稀泥,這才是民主國家該有的精神,也唯有如此實質辯論,討論出來的政策才能全面並符合多數人民的福祉,現行考選部等同未經充分辯論說理就替大眾決定律師市場政策,實體怎麼作比較好未可知,但程序上其實已經犧牲大眾與考生利益了。 

最後考選部說分數是比比例更客觀科學的錄取標準,這點我先講結論,比例制是比分數門檻較為科學的標準。光今年和去年,律師報名人數幾乎一樣,考選部宣稱去年若實施及格門檻僅少兩百個,今年卻幾乎砍半,相差一年考生難道素質大幅下滑嗎?這還只是前後兩年對照,歷史數據的差距比這差的更極端。

此外各技師考試也都幾乎是實質比例制,除專利師在去年改成比例制外,本來是及格制的估價師也往比例制修正。當然以上考試都有所謂門檻下限,但其實幾乎刪不到人,最後等於實質比例制,只有少部分時候60分眾多錄取會超過固定比例。所以若說比例制就不科學,那考選部無異自打臉。

比例制較容易被詬病的是報名人數不穩定導致素質波動,但律師考試連六年報名人數穩定,而過往數據顯示,報名人數大幅變動主要發生在改變錄取率的時候,在錄取率穩定、已經連6年報名人數穩定、法律系學生實施總量管制還有律師市場飽和報考誘因下降等前提,考選部有何依據認為比例制波動大,要用歷史數據顯示波動更大的分數制當門檻?筆者只覺得考選部的科學觀跟一般人常識不同。

此次考選部限縮名額的程序與實質論述都有爭議,然而面對質疑卻只會打官腔,這種不願實質討論而堅持己見的態度,如同國考界的「一例一休」,給人的觀感就是為滿足特定族群利益,縱使三千學生連署放在面前也視而不見。制度不是不能改、不能討論,但現在的考選部面對質疑卻是連討論都不跟你討論,不知道公法權威出身的蔡部長之前在課堂上是否也會認同這樣的做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