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導泣訴「爸叫我摸他」 拍18年紀錄片釋懷拉子媽

出版時間:2018/01/16 12:00

向世界徵片 你來!把我的錢拿去
 
把媽媽受爸爸家暴、自己遭爸爸性侵、媽媽喜歡女生的真實故事,拍成一部紀錄片電影,需要多大的勇氣。
 
39歲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10歲時,媽媽洪月女不堪長期遭受丈夫家暴,帶著她和當時年僅8歲的妹妹逃家,母女3人逃得匆忙只帶著些許現金和身分證,靠著在喪禮上跳「牽亡歌陣」謀生。自此,黃惠偵和妹妹因為沒有戶口,從此再也沒能回學校念書,黃惠偵學歷只有小學肄業。
 
黃惠偵的「牽亡」人生在她20歲遇到紀錄片導演楊力州時出現逆轉契機,同年她的父親自殺身亡。那年,楊力州到新北蘆洲拍攝她們跳「牽亡歌陣」,黃惠偵發現小小的攝影機可以拍東西,「我也許有詮釋權來講我是怎樣的人」,她存了好幾個月私房錢,花了9萬元買了一台小攝影機。
 
設備到位了,黃惠偵求知若渴地向楊力州討教,陸續到蘆荻社區大學學拍紀錄片,離家到新竹參與荒野保護協會、三鶯部落抗爭等紀錄。她離開後又回到媽媽身邊,陸陸續續拍攝媽媽和她的故事片段,但幼時的經歷讓黃惠偵對媽媽存有怨懟、有恨,母女同處一屋簷下,卻是處在一個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怎樣都無法靠近。
 
直到2012年,黃惠偵婚後生女,當了媽媽後,她決定要把母女故事拍完,希望能藉此在母女剩下能相處的時間裡,讓彼此更了解、更靠近些。2016年,黃惠偵離婚後2年,她完成了母女故事紀錄片《日常對話》。
 
「我覺得我跟我媽媽那一場餐桌的對談,肯定是一個改變我們關係,很關鍵的一場對話。」黃惠偵說拍攝尾聲,她終於鼓起勇氣和媽媽「討論」她遭父親性侵一事,那天拍了3個多小時,母女多半處在沉默的氛圍,她等到媽媽離開後趴倒餐桌痛哭。當晚,媽媽回家煮飯,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日子一樣要過。
 
黃惠偵說:「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已經能夠跟她比較坦然地相處了,那我也希望媽媽能把這件事情(遭父性侵)從她心裡或肩膀上給卸下來。」電影兩次首映,黃惠偵都帶著媽媽一同出席,和2、300名觀眾一起看她的故事。
 
媽媽第一次看完電影的當晚,一回到家就先到廚房洗手作羹湯,「她做完飯之後,把飯菜端出來,講話是輕聲細語、很溫柔,她對她女朋友都這樣,可是她從來不這樣對她小孩」。黃惠偵說媽媽的溫柔維持了一個月左右。
 
電影2016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接」,去年年初拿下柏林影展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代表台灣出征今年3月、第90屆奧斯卡外語片,不僅參加國際影展屢傳捷報,票房表現亦不俗,去年4月上映,台灣票房突破400萬台幣。(影創中心/綜合報導)

【報你知】
牽亡歌陣,是於人去世後,道士或靈媒為了牽引亡魂所唱的歌,有時是接引亡魂到陽世接受供養或溝通,但通常是引領亡魂順利通過地府各大關卡,到達十殿受審。現代有一些唱閩南語歌曲的老牌男歌手演唱改編過的牽亡歌,例如黃克林的《倒退嚕》,劉福助的《牽亡歌》,豬哥亮的《十八番組》等。
 
【想了解更多….】
同志媽媽遭性侵《日常對話》出征奧斯卡
 
★影片經一条 YIT視頻授權使用,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影創作品 盡在愛播網

導演黃惠偵(右)與媽媽洪月女(左)在餐桌上對談。一条提供
導演黃惠偵(右)與媽媽洪月女(左)在餐桌上對談。一条提供

紀錄片導演黃惠偵。一条提供
紀錄片導演黃惠偵。一条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