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壞,我只是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

出版時間:2018/01/19 09:38

我不壞,我只是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敬覆《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一書作者

陳牧宏/台北榮總精神部醫師

親愛的《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的作者們,我有話要說!

我已經非常努力了,可是當你們說「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會將孩子們貼上病態的標籤,還會開藥給孩子們吃」,我覺得好難過。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已經非常努力了。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的大腦和其他人不大一樣,但依舊也會讓世界閃亮發光。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不是壞孩子,他們善良體貼又富有創造力。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不想被功課壓扁,更想要被喜歡的東西圍繞。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不是機器人,小天使和小惡魔,也都是他們的一部分。
我當然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比較調皮跟愛玩,但我更希望他們很快樂也很有成就感。

但是我也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都希望自己能更努力,他們告訴我努力為成功之母,他們希望有志者事竟成,而他們也告訴我,因為不專心,所以十分耕耘卻僅有五分收穫,測驗卷寫完正面忘記要寫背面,因為數學作業本忘記帶回家就不能順利完成功課了,雖然老師和父母都一直好鼓勵好支持,但他們依舊好挫折,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但是我也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也都希望自己能和其他孩子一樣專心坐得住好脾氣,雖然他們漸漸也都發現自己的優點和缺點,也學習和自己相處。但是孩子們依舊告訴我,常常生氣常常不快樂常常和同學朋友們發脾氣好辛苦,他們問我要如何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呢?要怎樣才不會常常發脾氣呢?我知道他們發脾氣不是故意的,老師和父母也知道他們發脾氣不是故意的,但是也許他們最好的同學和朋友並不知道,長大以後,他們的長官和同僚也不知道。

但是我也知道,不專心過動衝動的孩子們的父母親們有時候生氣的時候真的好可怕,但是我更知道,孩子們不是故意惹父母親生氣,而父母親也不是故意要生孩子的氣。父親母親們告訴我,孩子出生前他們就憂鬱躁鬱好多年了,他們也想忍住自己的脾氣,但是真的忍不住。原來父母親和孩子一樣努力,他們也希望自己不要生氣,也想專心聽孩子們說,但是他們也和自己的憂鬱躁鬱搏鬥好多年了。父母親好擔心會遺傳給自己的孩子,他們也好自責,他們和孩子一樣,需要更多的支持理解和協助。

《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的作者們,你們敘說了美麗的辛苦的十個過動兒的真實故事和心聲,這些心聲和故事幾乎天天在我的門診發生,我和孩子們討論自己的優點缺點,和孩子們討論他們眼中喜歡的討厭的大人們,和孩子們討論現實生活中的困境和未來的期待,和孩子們討論如何調節管理自己的情緒和專注力,和孩子們討論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自己,和孩子們討論哪一個是最真實的自己,和孩子們討論希望自己長大變成什麼樣的人,和孩子們討論如何和討厭的大人們互動,和家長們討論如何教養支持同理陪伴孩子們,和孩子們家長們討論是否要服用幫助注意力的藥物,和孩子們家長們詳盡解釋專注力藥物的優點和缺點。

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的宗旨即是和遇到困難的孩子們家長們一起努力克服困難和成長。而許多國內外的醫學研究都告訴我們,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們,因著他們容易不專心、容易衝動、和容易情緒調節困難的特質,變得會更容易在人生中遇到身體與心理上的挫折和打擊,包括:意外、憂鬱、工作和學業表現不佳等。這些孩子們,隨著長大確實會越來越不好動也漸漸能夠靜下來,但是不專心和衝動卻常常伴隨他們一直長大到成人,繼續影響他們成年後的生活和工作,他們的創造力會讓他們得到長官與同事的讚賞,但是他們較弱的執行力常常是工作不順利的最大原因,而他們的衝動性格則是他們交友不順利甚至親密關係不順利的始作俑者。

我不壞,我只是一個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對我而言,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治療和協助,增加注意力的藥物是和陪伴接納理解支持合作的教養與教育是一樣重要的。因為在門診,那些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告訴我,他們希望自己更能發揮原本屬於的實力,能更不要粗心,更能管理調節好自己的情緒,更能面對也克服成長過程中面臨到的許多挑戰。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也告訴我,他們希望更了解自己的孩子,更支持自己的孩子,更和孩子們一起克服生命中的困難,他們希望和孩子一起做自己,那個充滿潛力的自己。

長大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們長大,對孩子們和家長們,都是一件篳路藍縷的奮鬥史。而長大當然不只是零歲到十八歲的事情,對我這樣一個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而言,長大也許是一輩子的事。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長大自己當了父母親後,他們依舊會繼續成長,而他們也有可能會有一個和他們很像的孩子,他們會在孩子身上看見自己童年時的樣子和同樣遭遇到的困難,也許他們會希望他們的孩子能有一條不一樣成長的路,多一點專心,少一點衝動,少一點挫折。但不論如何,我都希望他們也能和孩子們一起努力。

我不壞,我只是一個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經過謹慎完整周延詳盡的評估,我會教導家長們如何教養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我會告訴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們如何看見自己的優點肯定自己,在經過與家長們孩子們詳盡的解釋和討論後,我會開立幫助注意力的藥物給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改善他們的專注力困難和衝動。

我希望和孩子與家長們一起努力,一起看見孩子們閃亮發光的潛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