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的憂慮:國外已提出「未來學習」方案,台灣繼續當廢世代?

出版時間:2018/01/22 09:33

邱世長/教師
 
當今的教育問題
 
社會的快速變遷,知識半衰期日趨縮短,加上學校教育與社會職場需求嚴重脫節,導致高等教育「學用落差」情況嚴重,學生「畢業即失業」現象惡化,造成青年的失業率居高不下,這也間接造成台灣在2014年爆發「太陽花學運」(或稱「318學運」),學生霸佔立法院,表達他們的不滿,擔心他們的未來。
 
古語:「十年寒窗無人問 ,一舉成名天下知」,十年寒窗苦讀雖然辛苦,但至少看的到未來的希望;而今的學生是「二十年苦讀辛苦路 ,失業問題能向誰訴?」
 
擺在國人眼前的教育問題:國中小學生,出現佐藤學所言的「逃離學習」現象,因為他們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大學生因為學用落差嚴重,畢業即失業的現象難改,出現學習東基低落;研究所因為因為「學歷貶值化」、「教育商品化」的現象難改,招生困難,加上年金改革,導致老教授不退休,新學者只能當「兼任老師」(鐘點教師),如果不是有堅強意志,早就棄教職之夢,改行從商或當業務員,這絕非好現象。
 
面對多變的未來   台灣教育的解方?
 
首先,我們從9年義務教育,擴增為12年國教,不談教育經費的補助,只重數量不重品質,台灣學生早就人人可上大學了,不是嗎?問題在畢業之後,學生擁有何種能力?能夠謀職以求生?近年,重新重視技職教育,讓學生擁有一技之長,倒是一帖良藥。
 
其次,我們從重視「十大基本能力」,改成重視「三面九項的核心素養」,Literacy(素養)到底是什麼?核心素養包括:A.自主行動、B.溝通互動、C.社會參與,核心素養項目包括:身心素質與自我精進、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規劃執行與創新應變、符號運用與溝通表達、科技素養與媒體素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道德實踐與公民意識、人際關係與團隊合作、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
 
筆者可以預見,當政策研擬者與政策執行者(教師)當中有條巨大鴻溝,「三面九項的核心素養」因為更抽象,下場可能比當年教改的「十大基本能力」,更加難以落實。
 
大學招聯會拍板訂出最新方案,確定未來學測先降為5選4,參考教學現場後再調降為5選3,命題方向也將改為「基本素養」形式,已經有教育現場的校長與老師一臉狐疑表示,「基本素養」是什麼東西?到底要怎麼去教學生?
 
這樣由上而下、抽象的教育改革,真能解救我們的學生、台灣的未來?令人懷疑。未來的教育風貌,恐怕又是亂成一團,形式主義掛帥,成果冊精美無比,實質教改是虛晃一招。
 
面對不可知的未來   外國的解方又是何種風貌?
 
MOOC線上學習只是常見例子,台灣的大學也開始運用,是科技改變教育的一小步。
 
透過產學合作,VR(虛擬實境)與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也逐步由企業界引進教育界,很快進入學校課堂中的科技,以因應快速變遷的科技與未來,特別是AR的虛擬的元素可由電腦製造出來,在我們實際生活的世界加入虛擬元素,實與虛共存在我們經驗到的世界裏,這在未來的世界中精彩可期,急需相關人才的培育。外國準備好了,我們呢?
 
在教育界則有「美國史丹佛大學願景二〇二五」,他們透過窺探未來勾勒出未來的學習樣貌,提出未來大學的四個想像,更重新思考「未來學習」的樣貌,以幫助他們的學生,我們呢?讓大學學生自生自滅?《天下》雜誌與《親子天下》都就曾介紹史丹佛大學如何重新思考「未來學習」樣貌,並提出解方。例如:
 
一、從線性到開放環型的大學(Open Loop University),讓大學成為開放的學習中心,一生中隨時可以回來充電,也提倡空檔年(Gap Year)計畫。
 
二、過去的大學將學生分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太過僵化,但未來史丹佛大學分為三個階段:1.校準階段(calibrate),學生要大量的接觸各種專業與學習方法、2.提升階段(elevate),學生要專注在一項專業領域深入學習、3.活化階段(activate),學生要透過實習、計畫合作和創業計畫,印證課本知識和真實世界的連結,並專注在一項專業領域去深入學習。
 
看看他國因應未來多變的世界,教育已經改變,台灣仍聚焦在大學學歷貶值化、年金改革、大學退場機制……,我們的下一代,無法透過教育「有效增能」,又該怎麼辦呢?繼續失業?繼續廢世代?天佑台灣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