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李秉錡:看不到摸不到的最好用──談無形資產洗錢

出版時間:2018/01/25 09:02

李秉錡/新北地檢署檢察官、荷蘭奈梅亨大學訪問學人

一紙契約就能成為黑錢流動的通行證

《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是一部描述證券詐欺及洗錢的電影,在2014年相當轟動,不但票房極佳,甚至問鼎多項奧斯卡大獎。但2016年這片又再次躍上新聞版面,諷刺的是它真的涉入了洗錢案,主要是該片製片商的拍片資金被指控與馬來西亞總理的可疑不法資金有關,經美國司法部提起多個訴訟,本案製片商最終與政府達成和解解決本案。

其實利用投資拍電影洗錢早已不是新聞了。

投資拍電影的成本普遍來說都相當高,且投資風險很高,沒人說的準上映的電影到底能不能賣座,所以純商業考量的話,電影製片商募資其實並不容易。但拍電影的支出很複雜,且終端的收入是小額的門票收入,這個特性讓支出和收入都查證不易。

洗錢者看上這個特性,他們投資拍電影,先將支出成本高報,鐵了心就是要讓這電影最終看起來是大賣的結果,如果真的大賣,那賺到,如果不能大賣,就製造大賣假相,沒人看就自己包場謊報票房,衝高收入,若要發揮到極致,就是安排虛偽簽訂高價授權金,授權國外代理商、線上平台播放影片或授權廠商製作周邊商品都可以。

從投資拍電影的例子往上位探討,可以發現多數的無形資產都可以被用來洗錢,只要利用無形資產轉讓或授權而收取權利金,就可以輕易讓資金在國際間流動。

再舉個例子,如果洗錢者想要把國外黑錢洗回來,就找個小作家,買下他的著作財產權,再到黑錢所在地找配合的出版社或線上書城安排高額授權,就能合法把錢匯回來了。同理,反向操作就可以把黑錢匯出去了。其他商標授、專利,甚至是技術都可以如法炮製。

交易備查是打擊無形資產洗錢的良方

查緝無形資產洗錢真的很不容易,一來其轉讓或授權是否虛假認定不易,既然都叫無形資產了,洗錢者不需要交付什麼東西或提供什麼服務,他只要到處簽幾個契約就能讓黑錢貌似合理的在國際間移動了,至於被授權者之後有沒有真的運用這個權利或怎麼運用這麼權利賺錢,這很難查知。

二來是轉讓金或授權金的合理價格認定不易,若是事前約定定額收取,就有極高的風險,受主觀期待因素影響甚大,嗣後就算利用鑑價程序估算客觀合理價格,都很難推論當初約定的高額授權金是否合理,若是事後按收入比例收取,則一樣會陷入國際間權利轉讓或授權後,權利運用實際狀況認定的困難中。

目前國際和我國都沒有針對無形資產洗錢有特別規定,事後當犯罪偵查人員從源頭的犯罪所得順查資金流向,遇到可疑無形資產洗錢時,要取得相關客觀證據並不容易;另外,事前預防無形資產洗錢目前還是只依靠金融機構,但洗錢者以轉讓金或授權金為由移動資金,並提出相關授權資料,金融機構也很難產生懷疑,因此實有必要強化打擊無形資產洗錢的手段。

要克服查緝無形資產洗錢的困難,需要從交易透明化著手,可考慮除了智慧財產權權利本身登記外,也要求轉讓或授權需要上網登記備查,一來可以避免將來轉讓或授權雙方的爭議;二來可以讓消費者得知哪些業者能合法使用權利;三來可以讓洗錢防制人員有切入點預防或調查洗錢。而授權登記需登記項目可考慮包括被授權人公司基本資料、最終受益人、最近一年財務報表、授權金額、授權代理人等資料,並上傳授權契約、授權金給付證明、無形資產商品化或其他利用計畫。此等登記資料可部分公開,部分不公開,而此等資料庫建立後,需設計適當程式分析各交易洗錢的風險,並結合其他金融資料庫等相關資料庫交叉比對,以獲得更精準的判讀結果。

備查留下記錄絕對不是干預私人間商業活動,更非不當侵害個人隱私,相關資料均應受到完整的保護,避免不當使用。利用此方法已經是在各種不用權利或利益中平衡思考而得出之可行方法。

防制洗錢確實是會造成部分人的不便,但成功防制洗錢的成果絕對是巨大的,應該也是全體善良人民所期待的。

【延伸閱讀】
20180111 打擊貿易型洗錢刻不容緩
20180124 無人小店的低調大亨──談服務業洗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