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法官黃炫中:內線交易犯罪所得 為何成審判羅生門

出版時間:2018/01/31 00:08

黃炫中/台灣高等法院法官

近年來國內證券市場內線交易之情形頻傳,如邇來發生的樂陞案、浩鼎案和兆豐案,乃至更早的台開案等。然而,內線交易犯罪所得之計算方式,法律未予明定,在刑事實務上之認定屢生爭議,成為司法審判之羅生門。
 
犯罪所得,顧名思義,乃因犯罪行為所得之財物或利益。針對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之立法理由說明:「應以犯罪行為既遂或結果發生時該股票之市場交易價格,或當時該公司資產之市值為準。至於計算方法,可依據相關交易情形或帳戶資金進出情形或其他證據資料加以計算。例如對於內線交易可以行為人買賣之股票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之」。該法並明定犯罪所得若達新台幣(下同)1億元以上者,法定刑提高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2千5百萬元以上5億元以下罰金(即加重內線交易罪),以重刑嚇阻犯罪之發生。

然而,內線交易罪之成立,只需實際知悉重大消息之人,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18小時內,有買進或賣出上市、櫃股票或其他具有股權性質之有價證券之行為,即構成該罪,並不以有何種結果發生為必要,性質上屬於行為犯而非結果犯。因此,內線交易行為既遂之時點既為買進或賣出股票時,該時之股票價格,自與行為人交易股票之價格相同,並無任何價差之存在,故以行為既遂之時點作為計算犯罪所得之基準點,本不可行。

審判實務及學界另有以行為人買進後賣出股票之差價作為犯罪所得計算之方式。然而,內線交易罪既在處罰行為人於消息公開前買賣股票之行為,其行為於買賣股票時即已既遂,犯罪所得應以行為人先前買進股票之金額與市場充分反映該消息後買進該股票所需之差額計算之。舉例而言,行為人買進之股票價格為10萬元,市場反映消息後股價為15萬元,行為人以20萬元之價格賣出股票,該5萬元(即15萬-10萬)部分為行為人犯罪所得之價差,固無疑問,其餘5萬元(即20萬-15萬)部分如何認為係犯罪所得,即有疑問。

立法理由另例示之「以行為人買賣之股票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所面臨之難題,即何者為消息公開後之股價變化。就內線交易之要件觀之,知悉重大消息之人於消息公開逾18小時後買賣股票,則不構成內線交易罪,該18小時,即所謂重大消息之「沉澱期間」,以便透過市場機制,讓該消息充分反映於市場價格,因此,該消息公開後18小時之股價,是否可作為與行為人之交易價格比對計算犯罪所得之時點,即有疑義。

此外,《證券交易法》第157條第3項針對內線交易之民事賠償責任,另規定內線交易行為人對於當日善意從事相反買賣之人買入或賣出該證券之價格,與消息公開後10個營業日收盤平均價格之差額,負損害賠償責任,故刑事實務上亦不乏參酌上開規定,以行為人買進或賣出股票之價格,與該股票於消息公開後10個營業日收盤平均價格之差額,作為犯罪所得之認定。然上述擬制價格,僅涉民事賠償責任,在法無明文之前提下,是否宜由司法機關逕以上開標準,擬制為消息公開後之股價變化,並據以計算刑事案件之犯罪所得,仁智互見。

況且,證券交易市場中影響股票漲跌之原因錯綜複雜,固有可能因重大消息之影響,然亦可能因其他國際間重大利多或利空消息因素導致,再者,市場對於重大消息之解讀,有時亦大相逕庭,例如泰豐輪胎中壢廠曾發生大火,因衝擊公司營運,復牌首日股價因而小跌,但其後卻因土地開發題材,股價直奔漲停。因此,在該擬制價格與消息本身顯然欠缺相當因果關係之同時,亦不應全然以之作為犯罪所得之認定。

依上所述,《證券交易法》雖以一定犯罪所得作為內線交易之加重處罰條件,並透過立法理由說明犯罪所得之計算標準,然其所揭示之計算方式,未考量內線交易之犯罪行為與一般財產犯罪本質上之差異,使實務運作上無所適從,於刑法沒收新制施行後,對於犯罪所得之認定更滋疑義。解鈴還須繫鈴人,立法機關實應正視此一議題,盡速修法,以釋群疑,使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明確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