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愛滋病毒前預防性投藥

1958
出版時間:2018/02/04 14:49
愛滋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是指將個案在可能與HIV感染者有體液接觸前,給予藥物來預防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然論者指出,因PrEP的推行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翻攝自Buzz South Africa news
愛滋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是指將個案在可能與HIV感染者有體液接觸前,給予藥物來預防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然論者指出,因PrEP的推行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翻攝自Buzz South Africa news

趙國玉/護理教師、鄭威/解剖病理科醫師

愛滋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簡稱PrEP)是指將個案在可能與HIV感染者有體液接觸前,給予藥物來預防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目前醫師常使用的藥物是副方的Truvada,它可以透過達到血液中藥物濃度來有效降低HIV感染的風險。2016年10月開始試辦,補助三分之一的費用並提供國人使用。近年來,美國舊金山因為PrEP的推行,使得HIV感染疫情有趨於平緩的跡象。然而也因為PrEP的推行已經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

首先,在歐美與亞洲皆有傳出個案持續使用愛滋預防性藥物,但依然感染愛滋病的案例。這些案例於發病時抽取的血液,大部分藥物濃度是呈現有預防效果的狀態,然而個案卻因為具有抗藥性的HIV、病毒突變,或合併毒品靜脈注射使用到有病毒的針頭,而感染到HIV。甚至在荷蘭的案例當中,個案感染的病毒是對Truvada有敏感性的,使得臨床醫療人員無法解釋其罹病的原因。使用PrEP後,會使個案的警戒心降低,不但減少保險套的使用(無套性交),也不會想要了解對方是否有HIV帶原,對於自身愛滋檢測的關心程度也大幅降低。

最重要的是,Kijoma等學者統計,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PrEP族群得到淋病的比率,是沒有使用PrEP族群的25.3倍;得到披衣菌的比率高出11.2倍,得到梅毒的比率更高達44.6倍。以歐美國家的衛生統計來看,即便使用PrEP,確實使得HIV疫情趨緩,但藉由體液所傳染的B型肝炎,卻也大幅提升。對於生長於毛髮、皮膚,保險套覆蓋不到,本來防護效果就只有五成的性傳染病,但在PrEP推行後,個案減少或完全不使用保險套後,感染的情況完全失去控制。這些性傳染疾病,會引起骨盆腔發炎、不孕,甚至產生癌症病變,亦嚴重危害生育能力與國民健康。

值得關注的是,部份國家開始對青少年給予PrEP處方,然而,藥物會影響青少年腎臟的功能、骨骼的發育,對於還在成長中的青少年影響深遠。部份學者指出,治療青少年HIV也是使用這些藥物,同樣的也可以拿來預防性用藥。然而,治療實為情非得已之情況,如果青少年即開始投用PrEP藥物,其服藥期更有可能較其他人長,影響層面之廣,還是期望可以思考其執行的可能性。

基於上述理由,即使本身為HIV帶原者的同性戀國人,也不是全部贊成健保補助PrEP經費給國人使用。在執行PrEP藥物支付試辦的當月份,健保局也宣佈928項指示性用藥剔除健保給付,甚至今年開始慢性處方簽即將施行民眾須部份自費負擔。這些反對健保給付PrEP的同性戀者,他們可以是方案的間接受惠者,然而,因為他們了解愛滋藥物的昂貴,健保長期對他們的幫助。他們相信,如果公共資源特別照顧他們,反而對其他有更大需要的弱勢民眾是不公平的。他們的精神讓人欽佩不已。

考量使用PrEP藥物的人們,也是令人尊重的,除了昂貴的自付額以外,還有頭部暈眩、噁心嘔吐的副作用,但是他們願意保全自己身體的健康,思考可以降低受到傷害的方法。對於使用PrEP藥物後,性傳染疾病大幅攀升的現象。大部分的學者皆會建議常規看診時,增加性傳染病的篩檢。然而我們是否可以藉由教育在更前端來著手,如何看待性對於一個人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性衝動的滿足,如果不斷的追求,只會需要越來越多的刺激。或許有些較為偏激的民眾會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全民買單,讓你玩到爽?然而,這也反應出節制性行為,方是目前國內控制性傳染疾病包含愛滋病最好的方法。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