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讓台大師生對管中閔進行信任投票吧

出版時間:2018/02/06 20:39

葉煬彬/國教院退休研究員

自從管中閔意外被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票選為新任校長後,爭議四起。其中關於論文抄襲疑案,已被臺大研究誠信辦公室開會決議,認為該研討會論文非屬「正式學術論文」,故不必另行調查是否涉嫌抄襲,本文亦不擬再討論之。此處僅針對其兼職所導致的:故意隱匿經歷、遴選委員未利益迴避及兼職適法性等問題,分別發抒己見。

首先談「故意隱匿經歷」。所謂「故意隱匿經歷」,指的是其擔任台灣大公司獨立董事、審計委員及薪資審計委員會委員等職務,未登記在台大校長遴選的候選人推薦函上,程序上有瑕疵。

經了解,他在台大校長遴選的候選人推薦函收件截止日之前,尚未收到台大函復其兼職之同意書,故未將此等經歷列在推薦函上,應該是可以被理解的。

其次談「遴選委員未能利益迴避」相關問題。這個遴選委員指的是蔡明興,他目前擔任台灣大公司副董事長,質疑者認為,候選人是獨立董事,遴選委員是同公司的副董事長,明顯有利益輸送的疑慮。

我查過相關法條,依據《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要點》第四條,「遴選委員」有下列情況之一者,經學校當局確認後,解除其職務:(一)因故無法參與遴選作業。(二)與候選人有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或姻親或曾有此關係。(三)有學位論文指導之師生關係。(四)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

承上所述,蔡明興觸犯的可能是第四條之(四):「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關於這一點,我認為見仁見智的成分相當大,不能人云亦云認為理所當然,而且就算蔡明興最後被解除遴選委員職務,溯及既往,管中閔在遴選過程中,兩輪都是最高票通過,並無法改寫當初投票的結果。

最後討論其兼職適法性及道德上的問題。質疑者認為其在106年10月2日以後,才收到台大同意其在台灣大公司兼職的復函,在此之前的兼職純屬偷跑等等,涉及到程序正義和人格誠信問題,並認為應該以此高標準來要求台大校長當選人。

這個問題是從《國立台灣大學非兼任行政主管職務之專任教師任職或兼職營利事業機構或團體準則》或《國立臺灣大學專任教師(含兼行政主管職務教師)代表學校官股至營利事業機構或團體兼職辦法》中衍生出來的。不過在實務中,管中閔並非代表學校官股至營利事業機構或團體兼職,所以應該以前一個《準則》來規範。

這個《準則》我前後看了好幾次,還是覺得怪怪的,因為它是拿來約束該校「非兼任行政主管職務之專任教授及副教授」,管中閔是「講座教授」,而且兼有行政職務(臺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請問他會是這個《準則》約束的對象嗎?

實務上,台大校方依據的正是這個《準則》,也就是說,「講座教授」被他們視為是「專任教授」中的其中一種,也許這在人事法規的歸類上也沒錯。依照這個《準則》第六條規定,「未依本準則之規定辦理者,送請教師評審委員會處理」。

如何處理?依照我的經驗,不外乎是追回其中的獲利,最嚴重的就是解聘。換言之,台大校方最多可以解聘管中閔「專任教授及其行政主管」的職位,但跟他可不可以當校長也還是沒有必然的關係。

或說,他雖然沒有犯法,但違反「誠信原則」,這樣的人還有顏面當校長嗎?以後如何領導台大?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他能不能當校長,應該由全體台大人投票來決定,唯有通過「民意」的洗禮,才能杜眾人悠悠之口,他也才能抬頭挺胸當校長,施展抱負。

所謂「全體台大人」,其範圍不要弄得太複雜,免得失去公信力。首先校友及退休者應該排除在外,有權投票者就是專指「目前在校在職(專任)的師生」,由校方公開辦一場公投,規則再議。只要管中閔通過信任投票,他就是具有民意基礎的台大校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