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玉白菜值多少錢?文學院自治的法律困境

2831
出版時間:2018/02/14 19:44
翠玉白菜無法用「價格」來定位,因為它的「價值」源自鬼斧神工的藝術造境;同樣地,文學院以人文藝術為價值核心,採「價格」、「生產」的標準衡量它,就如同為翠玉白菜標價格一般,背離事物本質。資料照片
翠玉白菜無法用「價格」來定位,因為它的「價值」源自鬼斧神工的藝術造境;同樣地,文學院以人文藝術為價值核心,採「價格」、「生產」的標準衡量它,就如同為翠玉白菜標價格一般,背離事物本質。資料照片

許惠琪/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大學中文所博士、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生
    
故宮鎮館之寶翠玉白菜,以翡翠雕琢成白梗綠葉,色澤朗潤,葉捲深濃處,有蝗蟲與螽斯嬉戲其間。白菜象徵女子貞潔清雅,蝗蟲與螽斯則藉由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周南﹒螽斯》寓意子孫綿延。

清廷後宮本有六顆翠玉白菜。其一作為慈禧太后陪葬品,孫殿英盜墓奪走,下落不明。另五顆中,兩顆在北京故宮,三顆輾轉來到台灣,台北故宮最常展出的,出自光緒帝之瑾妃所居永和宮花盆,可能見證光緒、珍妃的淒美愛情。光緒十四年(1888年)皇帝大婚,滿洲鑲紅旗禮部侍郎長敘的兩個女兒,瑾妃、珍妃入宮封嬪,嫁妝中即有象徵皇嗣血胤,綿綿不絕的翠玉白菜。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珍妃被逼投井自盡,當年嫁妝轉由其姐瑾妃收藏。
   
翠玉白菜無法用「價格」來定位。因為它的「價值」源自鬼斧神工的藝術造境,以及此恨綿綿無絕期的帝妃愛情故事。就在前幾年,對岸卻發生主管單位行文北京故宮,要求為翠玉白菜標價之事。引起人文學界一片批判聲。要求仿效世界各知名美術館,象徵性標一元,以示「無價」之寶。
    
文學院以人文藝術為價值核心,採「價格」、「生產」的標準衡量它,就如同為翠玉白菜標價格一般,背離事物本質。

日前中研院史語所王汎森院士指出,在產值掛帥的當代大學裡,文學院紛紛走向「文創產業」,喪失人文精神。這種扭曲現象,肇因於法制上,學院並無法因其特性,而取得獨立地位,僅能附屬於整所大學的規劃設計。《德國基本法》稱「學術」為Wissenschaft,與「科學」同義,但人文與科學仍有本質上區隔。文學院是全校唯一不全屬科學的單位,獨立法律地位的取得,尤其迫切。

大法官釋字第462號指出:「各大學校、院、系(所)及專科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關於教師升等之評審……為各該大學、院、校所為之行政處分。」由此可知大學自治的核心,是整所大學、院(此處之院,是「獨立學院」,非大學內部之學院)、校。各學院、系所僅內部單位,不具行政機關資格。因此「院」、「系」無法事前擁有自身的規章自治權,各項辦法規定,都有待「校」之授權。事後就具體事項所為之決定,也容易受校級教評會的干涉。

就規章自治而言,106年2月1日開始施行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總說明」第12點指出將逐步開放各校自審,以利發展特色。但教育部授權自審的對象,仍是「校」。院、系關於教師升等之規定,仍有待「校」的授權。例如:「台灣大學專任教師升等作業要點」第3點就教師教學、研究、服務成績之認定標準授權「各學院另定之」。「國立台灣大學教師評鑑準則」第13條授權各學院「依本準則訂定評鑑辦法」也就是說,校所規定的準則(例如:六年未通過升等,即依大學法19條辦理不續聘),院、系仍須遵守。換言之,若無校方授權,則院、系就升等、評鑑等攸關院、系學術自由的事項,無權另訂辦法。

即便具體事項,系、院教評會所為之決定,仍可能遭校級教評會干預。大學法第20條第2項:「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之分級、組成方式及運作規定,經校務會議審議通過後實施。」則各校之教評會設置辦法,若規定「校」教評會得逕予變更「院」、「系」教評會之決議,亦屬合法。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2年訴字第1173號判決即認同在大學自治下(以「校」為大學自治核心)「校」教評會可撤銷院、系教評會決議。於是,不少大學文、史科系,在徵聘教師時,以具「文創設計經驗」、「微電影製作技術」、擁有「技術證照」者,優先考量,如此才易獲校級教評會支持。但果真如此,為何不乾脆併入設計系、電影科系呢?

或有學者有呼籲在涉及學術自由的領域內,應將學院視為「部分權利能力之公法團體」,這對文學院尤其重要,否則文學院將成為工學院的附屬部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