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蕉,只能請得到猴子!

3938
出版時間:2018/02/14 20:48
因近20年來的實質薪資不成長,國人到海外就業人口急速倍增,到2015年時已逾72萬人,有逾半數是前往薪資大幅成長的中國大陸就業;且外流者以技術專業人才為主,35歲以下年輕人占比達三成以上。圖為校園徵才博覽會,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鄭承鴻/政治大學商學院 EMBA高階主管碩士班104級全球企業家組研究生

政府最初推動一例一休是要減少工時,立意實為良好,但實施起來會有這麼多問題是因為「低薪是關鍵」,政府必須在搶救「低薪」上做些努力。長期低迷薪資水準對台灣經濟發展的衝擊,就像溫水煮青蛙,使台灣競爭力一點一滴流失而不自覺。在新興國家中,台灣是人才外流最嚴重的國家,照此趨勢發展,將不利台灣產業升級,更會導致台灣產業競爭力下降。

事實上,台灣的薪資成長無法隨著GDP成長而提高,最重要的是反應了近20年來整體產業結構無及時地升級,致使我國產業結構陷入困境的原因有:

一、台灣產業的附加價值率持續緩步:台灣製造業的附加價值率為28.5%,遠低於美國的37.2%和日本的34.8%,其中雖然南韓為:25.5%,我國之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附加價值率高達42.2%、電子零組件也達38.4%,但是機械設備附加價值率只有25.9%、食品18.0%、化學材料和基本金屬業更只有14.5%和13.0%,顯示傳統製造業附加價值率偏低,嚴重限制了企業主們的加薪能力。

二、20年來製造業大量外移至大中華區與國外設廠生產:使得台灣總部接單、海外生產比重在50%~58%間,無法有效創造國內就業機會,人事成本主要用來支付海外勞工薪資,台灣的勞工薪資自然難以全面提升。

三、台灣服務業產值規模:由於台灣服務業產值佔63%左右,中小企業家數佔比達96.8%以上,中小企業佔比太高,造成經濟規模不夠強大,以及國際化程度的範疇經濟力道不足,獲益毛利率不高,無法提供良好的待遇給員工,必須以生產銷售獎金、津貼和紅利去補足員工待遇。

台灣現今在昔日OEM/ODM的製程文化背景下,形成世紀延續下的製造產業充斥彌漫著cost down的思維,社會下的年輕人只好追求小確幸,對未來充滿著不安全感。根據我國主計總處推估,因為近20年來的實質薪資不成長,國人到海外就業人口急速倍增,到2015年時已逾72萬人,有逾半數是前往薪資大幅成長的中國大陸就業。更令人憂心的是,外流者以技術專業人才為主,35歲以下年輕人占比達三成以上。自2017年起自近日,就是以「薪水高,條件好,機會多」來吸引年輕人赴大陸就業。

《時代》曾以「出埃及」形容台灣人赴中國大陸就業的現況,而台北美僑商會的官方刊物《TOPICS》則在專文中稱,中國大陸的大學畢業生第1年平均月薪約合新台幣3萬7000元,比台灣高出甚多,因此台灣很多年輕人「當然選擇更務實的方向」。目前在中國大陸工作就業的台灣年輕人已逾42萬人,佔台灣在境外工作人口的58%,平均收入比台灣高20%~30%,真儼然成了現代版的「出埃及記」。

近來國際媒體陸續報導台灣的就業機會不如大陸,最新一篇是周末版的《洛杉磯時報》是從一位蘇姓女子談起:她原本在台灣一家星級觀光飯店的吧台工作,月薪約:1300元美金;於三年前轉到上海工作,薪水是台灣的3倍,而且增長了更多見聞見識,更也提升了自身專業水準。文章再提到說:30年來陸續前往大陸投資、擔任管理階層以及他們的隨行定居的家屬,至今估計約有:100萬人。然而台灣的大學畢業生起薪不到:1000元美金,很多人不敢結婚生子;大陸的跨國企業之所以歡迎台灣人士與新鮮人學子們,是因為這些人比當地人士更具備國際觀,而道出:大中華區的市場比台灣廣闊,專業人才很容易找到機會。

為何台灣淪為人才輸出的國家? 

產業的發展一旦充斥著低價思維,更會導致競爭力下降的後果,無法吸引好人才,也無法有更多盈餘進行投資而導致員工低薪,形成了惡性循環。從短期提升基本工資和中期/長期結構改革、產業升級的做法並進,並加強產業與國際的連結,讓我國薪資逐漸與國際接軌。

所以見解在於:執政政府如何解決產業的即時升級、學用落差,將是短期、中期的對策重點;反諸一例一休紛議根源之追根究柢,乃至台灣經濟的困境尤其是低薪現象,是反映我們台灣長期以來產業結構性的問題,而這個現象也是亞洲全球化發展的一環,是重點的所在!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