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片】兒遭撞身亡 她靠幫助被害人家屬思念他

17961
出版時間:2018/02/15 14:13

(更新,網友意見)
「我一直覺得我很幸福,直到兒子發生車禍為止。」犯罪被害人協會台北分會志工朱芳儀的小兒子謝卓衛,6年前騎機車遭撞身亡,得年18歲,朱芳儀每天以淚洗面,「除了哭就是想死」,但朱芳儀沒有一蹶不振,她開始參與志工訓練,如今已輔導數十位同樣失去親人的被害人家屬,過來人的身分讓她更有同理心,她從不避諱談兒子過往的生活點滴,因為這是她思念兒子的方式。
 
「弟弟很聰明,只是不愛念書,但他會關心別人,他小學時就會牽行動不便的老人過馬路,他還會回來拿盥洗用具給遊民洗澡,這都不是我教他的,他天性很善良」,談到兒子,朱芳儀眼中有光,說到一半卻又黯然,「事發後我看到新聞,年輕人對街友潑糞,我看到當下我就哭了,你們這些人都在,我兒子是要照顧街友的人,結果他走了,這是什麼世界,老天爺到底有沒有眼睛,我一直在問,但無解。」
 
18歲的謝卓衛,2012年2月5日凌晨騎著機車直行,在北市松江路和長安東路口被違規左轉的汽車撞倒喪命,「我當時覺得不管花多少錢,我都有辦法把他救回來,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但醫生卻告訴朱芳儀,兒子到院前就已經走了,「我人生就毀了」。
 
回想兒子剛離世的那段期間,朱芳儀說:「天天就是哭,除了哭還是哭,還好我有工作,但工作當下眼淚就會不停的流,除了哭,就是想死。」當時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的志工開始輔導朱芳儀,並提供愛心律師為她寫狀紙、出庭,她和先生最後決定和肇事者和解,將取得的賠償金,一半捐贈,一半做為喪葬費,肇事者則獲得緩刑。
 
幾個月後朱芳儀收拾心情,參加犯保的志工培訓,「我只能化悲憤為力量,我兒子這麼善良,我應該把他的遺愛轉化,幫他照顧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我現在做的事情,我兒子在的時候他也會做,他會更樂衷,我們只是在完成他一些心願」。
 
「我們要先學會安慰的藝術,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沒有準備好說再見」,朱芳儀一開始打電話關心被害人家屬,也到府拜訪他們,不幸的家庭雖各有各的不幸,有些苦衷卻一致,「很多受害人是獨生子,他們(父母)跟我說沒有人幫他捧斗,所以他就把塔位買在一起,聽了就真的很心酸,而且還求償無門」。
 
但有些家屬仍認為,他人不會感受自己失去親人的痛,朱芳儀聊到最後才會告訴對方,自己也是過來人,「這種痛只能隨著我們進棺材那天才會休止,它是永無止盡的,沒有人能夠理解那種叫做椎心之痛、撕裂的痛」,她慢慢地融入被害人家屬,「我們可以互相取暖,互相安慰,我在安慰他的過程,我也會自我療癒,那我就會讓自己更堅強」。
現在的朱芳儀比六年前更堅強,但時間不是她的止痛藥,她不希望隨著時間而忘記喪子的痛,「因為我害怕遺忘,所以我說妳不用害怕談我兒子,甚至我們可以談得很開心,他搞不好就在旁邊聽,你不要偷罵他,因為他有很多片刻、很多美好的回憶,如果我不再重複,哪天我真的把他忘了,我會很難過」。
 
從被害人家屬,成為輔導被害人家屬的志工,朱芳儀非常感謝丈夫和大兒子的支持,不善言語的大兒子去年結婚時,要求帶著弟弟的遺照一起拍攝全家福,一家四口,其實一個都沒少,「我只有活著,完成他的遺願,那我們兩個就都活著,而且會活得很快樂、很健康」。
 
朱芳儀目前手邊輔導的其中一個個案,就是去年十一月間發生的台大潑酸情殺案,遭硫酸潑及的謝同學仍在住院,但求生意志十分堅強,朱芳儀說:「他真的是從地獄活過來的天使」,謝同學甚至想和八仙塵爆導致四肢截肢的傷者黃博煒見面,盼能互相鼓勵。
 
黃博煒得知後,透過《蘋果》向謝同學喊話:「受傷的當下真的很痛苦,可是痛苦不是永久的,它會過去,只要堅持住,一步一步地還是可以重新站起來,就像我沒有手腳都可以開創新的人生!」(吳珮如/台北報導)
 -----------------------------------------------------------
網友表示「好感動的故事。不禁泛紅了眼匡。」也對朱女致意:「謝謝您的無私」
、「讓愛一直延續下去」。

初版00:00
更新14:13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犯保耕耘邁入20年 100萬人次受惠

朱芳儀將愛子的照片存在手機中紀念。周永受攝

朱芳儀的小兒子謝卓衛,6年前車禍身亡。朱芳儀提供

朱芳儀帶著小兒子謝卓衛的照片,與丈夫、長子合拍全家福。朱芳儀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