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鋼索的文在寅

出版時間:2018/02/21 11:33

陳威廷/政治大學日本研究碩士學位學程碩士生

中韓二國就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薩德)發表協議結果前,韓國外交部長康京和罕見地先在國會提到「三不立場」:韓國不加入美國的飛彈防禦系統(MD)、不考慮追加部署薩德、韓美日安全合作不會發展成軍事同盟。中國外交部 10 月 31 日協議的新聞稿:「中方就構建反導體系、追加部署『薩德』、韓美日軍事合作等闡明了中國政府的立場和關切。韓方再次表明韓國政府此前公開闡述的立場。」11 月 3 日總統文在寅也在新加坡亞洲新聞台(CNA)的採訪中認為韓美日三國發展成軍事同盟並不合適。時值美國總統川普抵達日本展開亞洲行,第二站將前往韓國。文在寅主張有意推動和美國及中國的平衡外交。

文在寅對韓美日安全合作的說法,就國際條約解釋並無太大爭議。確實依《美韓共同防禦條約》和《美日安保條約》,僅存在美韓同盟和美日同盟,而不存在三國同盟。然而現實上美國長期發展三國密切軍事合作,文在寅的發言在韓國內外引來批評。即使美國理解韓國的立場,但會不會贊成顯然是另一回事。

6 月 30 日文在寅與川普第一次首腦會談結束後,雙方曾在共同聲明中寫入更積極的韓美日軍事合作內容。「(韓美日)三國安全與國防合作在應對北韓威脅、增進對北韓遏制力和防衛力量的過程中發揮了很大作用,二位領導人決定在現有雙邊或三邊合作機制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三國的合作。」此際青瓦台刻意釋出文在寅對美、日發言「日本不是我們的同盟」的消息,在採訪中論及日本如果以北韓核武問題為藉口發展軍事大國化,將不利於日本和同盟國家的關係,或在川普抵韓的國宴安排前慰安婦與會和招待「獨島蝦」,刻意打造韓日矛盾的氛圍,竭力「破局」三國同盟的可能性。也的確暫時消除北京對於三國軍事同盟後,加入美國飛彈防禦系統,芒刺在背的憂慮。文在寅則得到年內訪中的成果。原來在 7 月 G20 後,中韓外交多方交涉,由青瓦台安保室主導,直接向文在寅報告,跳過外交部。安保室第二次長南官杓與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孔鉉佑(註一)開始實務接觸。前總理李海瓚通過正式、非正式方式四次訪問中國。

無論考量美韓關係或中韓關係,韓國的安全政策目的都是為了北韓。大部分國家(除了中國以外)都會認為,中國影響北韓的能力超過韓國或美國對北韓的影響力。文在寅保持自由派傳統的外交安全政策,對北韓友好。文在寅曾在 2007 年擔任盧武鉉總統和金正日總書記首腦會談的南北首腦會談推進委員會委員長,深度參與南北對話。當選總統以來,強烈希望改善與北韓的關係。而相信通往北韓最快、最安全的道路是經由北京,而非華盛頓。中國對韓國對外關係具高度重要性。

但是中國抓緊韓國承諾的「三不立場」,年末外交部長王毅在一場回顧 2017 年國際形勢與中國外交的研討會,除了重申三不立場,並表示「雙方就階段性處理『薩德』問題達成一致。」反過來看,在撤回薩德之前,問題都沒有完全解決。韓國原先希望「薩德問題已告一段落」,文在寅一再澄清韓國不得不決定引入薩德是針對北韓,韓國會特別關注避免讓薩德侵犯中國的安全利益,並聲稱已多次從美國獲得保證。12 月中文在寅訪中,卻無發布聯合聲明,二國尚未能對解決問題達成一致立場。假如要發布聯合聲明,對中國而言不能不涉及薩德問題,但若提及薩德,韓國的立場最多是重新確認 10 月 31 日協議內容,不易調整。因此矛盾的關鍵仍在薩德,進入延長賽。中國未來可能隨時視需要再端出薩德問題,或者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文在寅想在確保美韓同盟不倒退的前提,增強中韓關係的發展,達成解決北韓問題。

文在寅小心翼翼不動搖美韓同盟,藉由和日本劃清界線製造對美、日的空隙,減低中國的戒心。然而平昌冬奧的開幕式不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反而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加。中韓關係仍有待考驗。韓國意圖在美、中等影響東北亞的強國之間維持平衡,成為當前追求的重要目標。

註一:孔鉉佑 2017 年被委任第二任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主管六方會談及相關半島事務。2018 年 1 月 2 日升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