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王子榮:尋找刑事審判金字塔的最後一塊拼圖

1020
出版時間:2018/02/24 00:08
近日司法院積極啟動各項訴訟法的修正案,惟《刑訴法》的修正和國民法官制度不該脫鉤,後者的上訴制度也要一併思考,才能成就金字塔的最後一塊拼圖。圖為司法院外觀。資料照片

王子榮/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近日司法院積極啟動各項訴訟法的修正案(《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即將公布的《民事訴訟法》),何以會如此緊鑼密鼓?原因無他,誠如司法院長許宗力所說的,這些大動作的修法工程都是為了建構訴訟金字塔而努力,「訴訟金字塔」一詞乍聽與民眾生活疏離,但比起各項司法改革工程,這才是重中之重,說是體質改造的基礎工程並不為過。

訴訟金字塔意義是什麼?以刑事案件為例,過往案件經歷過一審法官審理判決後,訴訟當事人可對判決上訴到二審救濟,但現行的《刑事訴訟法》原則上是讓二審法官重新檢視一遍所有的事實、證據(覆審制),甚至可以提出新的證據調查方式,這不僅在司法成本上(程序)是一種浪費(二審重複一次一審的事),長期以來讓當事人產生一種心態,反正等到二審時再認真攻防就好,進而造成二審變得冗長與膨脹。

為了收拾這樣的局面,只好在二審配置更多的人力(法官)來解決案件,那三審也隨之陷入這樣的困境,膨脹的案件需要人力,越多的人有越多法律見解的歧異,這無疑弱化了上級法院對於法律解釋統一的功能,所以讓人總有「初一十五不一樣」的印象,如此的批判讓人難以反駁。

訴訟金字塔的意義在於調整審級間的結構,讓彼此的分工明確(人力的配置該是一審最多、二審次之、三審最精簡),讓案件的事實釐清,法律的解釋不再歧異。案件好比工程,一審好好按圖施作,二審落實監工,三審只需要抽查驗收。

這次修正的《刑事訴訟法》能不能達成目的呢?這次修法在一審加強了事實審功能(加重檢察官舉證責任、分流制度),二審則改採事後審兼採續審制(上訴變嚴格,也減少和一審重複做一樣的工作),三審變成嚴格法律審兼採上訴許可制(統一法令解釋功能為主),但這樣要形塑出金字塔還遠遠不夠。

首先,最高法院在人事部分已規劃只留下14位法官,所以未來三審不會像現在老撈過界,從法律審跨入事實審的認定(人力上也不夠負擔),先框定人數無疑先成功了一半,然而,金字塔的頂部(三審)尖了,其他的部分?訴訟法與組織變革必須連動,二審員額規劃迫在眉睫,過胖身軀(二審人力)要加緊瘦身(往一審流動),讓BMI回到標準值才能有樂活人生。

什麼是二審成功瘦身的臨門一腳?關鍵在於「國民法官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將來一審適用國民法官的案件,上訴時如何處理?此類判決的產生因為有國民法官參與,相較於僅有職業法官做決定,兩者形成的基礎差異甚大,決定的方式迥然不同,二審若要撤銷國民法官的判決勢必面臨外界的嚴格檢驗,既然如此,此類案件的上訴要果敢的往事後審的光譜端挪移,甚至採取上訴許可制度,此舉將可讓國民法官的判決減少遭二審挑剔的機會,也不會留下讓二審擴張案件數量的潛在破口。

《刑事訴訟法》的修正和國民法官制度不該脫鉤,國民法官的上訴制度也要一併思考,必須互為表裡,唯有如此,才能成就金字塔的最後一塊拼圖!

關鍵字

王子榮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