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培柏:「鴛鴦水鴨」之政治註解

出版時間:2018/02/25 11:07

劉培柏/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
 
南部某立委要選市長,有人說她和競選伙伴是「鴛鴦水鴨」,她認為該言語涉及侮辱,因而提告。「鴛鴦水鴨」是台語古諺,表示男女間有曖昧情事,但在辭典中查不到此成語。其實鴛鴦、水鴨都是鴨科,雁鴨類的水禽,牠們在自然界中活動繁殖的水域雖相同,但絕不會異類間相匹配。「鴛鴦水鴨」,或只是早期不懂生物原則讀書人的戲謔之辭,這位立委可一笑置之矣。
 
鴛鴦在台灣本是一種留鳥,但因先民的濫捕濫獵,至今恐已瀕臨絕種。該鳥為色彩艷麗的鴨類,雄鳥喙紅色,有白色眉紋、金色頸、背部長羽,且攏翼後有直立棕黃色的帆狀飾羽。雌鳥喙灰色,白色眼圈及眼後線,具亮灰色體羽。該鳥常安靜無聲,只有在飛行時才聽得到其哨音。該鳥和其他鴨類水禽不同,棲息於中海拔山區湖泊,夜間宿於樹上,常營巢於樹上洞穴,及活動於多林木的溪流。
 
晉代崔豹《古今注》寫道:「鴛鴦,水鳥,鳧類也。雌雄未曾相離,人得其一,則一思而至死,故曰匹鳥。」明代《淮安府志》記載:「成化六年(1470年)十月間,鹽城大蹤湖,漁父弋一雄鴛鴦,刳割置釜中煮之。其雌者隨棹飛鳴不去,漁父方啓釜,即投沸湯中死。」人間古有殉節烈女,鳥間也有烈雌鴛鴦矣。顯然,古人視鴛鴦為一種有德有節之鳥矣。
 
水鴨為鴨屬小型鳥類的統稱,或稱野鴨、鳧。台灣常見的水鴨有小水鴨(綠翅鴨)、綠頭鴨、斑嘴鴨、尖尾鴨、琵嘴鴨等十餘種。這些水鴨中,只有少數是留鳥,大部份是冬侯鳥。水鴨的體羽大多為灰色或褐色,有些雖雜有金屬光澤的綠色或黃色,但都不如雄鴛鴦的亮麗。水鴨游水覓食時常嘈雜嘎噪。一般水鴨類雖自己在水岸邊會營巢育雛,卻常產卵於鄰近他鴨巢中。有些水鴨甚至不築巢,將卵產於他種鳥類的巢中,為托卵鳥,還真是沒責任感的鳥類矣。
 
吳代陸璣撰《毛詩陸疏廣要》云:「鳧,大小如鴨,青色卑腳短喙,水鳥之謹愿者也。」謹愿,一作誠實解。筆者認為作不管是非沒有節操解,可能較佳。明代李時珍撰《本草綱目。釋名》曰:「鳧,東南江海湖泊中皆有之,數百為群。晨夜蔽天而飛,聲如風雨,所至稻梁一空。」晉代廓璞撰《方言注》云:「今江東有小鳧,其多無數,俗謂之寇鳧。」古人對水鴨似乎都是負面的評價,其來有自。
 
台灣每逢選舉,各地造勢場面,平時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候選人,都會謙卑的放下身段,並強調要和選民站在一起打拼,當選後將為所有選民服務云云,一堆選民則在台下嘶聲吶喊著「凍蒜,凍蒜」。這樣的氛圍裡,讓人迷惘中彷彿看到亮麗的鴛鴦帶領著一群水鴨在湖中興奮的覓食熱鬧景象。
 
因此,筆者對「鴛鴦水鴨」作一政治註解:台灣選舉造勢中,候選人(鴛鴦)和各類階層選民(水鴨),在一起為勝選(覓食)努力的情景。這樣的比喻,其實是抬舉了這些候選人。若您認為筆者是在硬拗,那就回頭請看2006年教育部長為陳總統所說「罄竹難書」的註解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