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界慘痛教訓─不可能期待有所圖者對你施以仁義

1321
出版時間:2018/02/28 18:04
民間藝術經紀公司「全球華人藝術網」申請文化部補助出版「台灣新銳藝術家特輯」,簽約藝術家卻集體出面表示,他們誤與該公司簽訂著作權讓渡「霸王條款」,形同「賣身契」。翻攝全球華人藝術網網站

不可能期待有所圖者對你施以仁義──全球華人藝術網一案正是對於著作權法制教育之再盤點,結論是不及格

林發立/律師、台灣專利師公會副理事長

全球華人藝術網一案終於在媒體上大爆發了,但此事從發生,訴訟案起,一直到監察院調查報告,其實已經有好一段時間。
 
本案系爭的同意書,依據監察院報告,其中包括這些約款:
◎本人同意授權予某網及某人,代理銷售受本人已完成及未來所創作之作品;
◎本人將作品之著作權及相關檔案資料讓與某網及某人…上述製作權、衍生著作權歸屬某網及某人所有…本同意書為專屬授權;
◎本人亦應提供標的作品之原實體物,以配合某網及某人展示、廣告、租售之用…本人曾提供予某網及某人之作品、圖檔,如有(含本人)售出,本人均願支付委託銷售40%金額,作為銷售之酬金。
 
任何人,看到此一令人下巴掉下來的條款,都不免感到驚愕「怎麼可能會同意?」而身為一個經常處理人世糾紛的工作者,這故事令人感到好奇。進一步探究,則聽聞以下與簽署動機有關的陳述:
 
◎台灣百年藝術家,應該不要缺席;
◎台灣新銳藝術家,多麼誘人;
簽約時我們是相信文化部,很多學生則是相信老師
 
這才是令人驚心動魄的原因,老實說,回到那一情境,以現在人對於著作權法制之陌生及排斥理解,恐怕都抵不過那氛圍、那誘惑,相信很多人恐怕都一樣會矇著眼,簽了,而不是不同意,而這正是令人感到遺憾與難堪之處。
 
事件發生了,文化部表示,絕對會陪伴藝術家處理到底,監察院提出糾正案,各單位團體紛紛聲援,甚至強調《文化藝術獎助條例》對文化藝術在法律資源的給付責任,這都沒錯。但這些措施與作為,是否均能力挽狂瀾?將這牽涉其中涉及的數百位藝術家解放於不公義的條款?恐怕還得面對一番辛苦的法律爭戰,例如詐欺條件是否構成?錯誤意思表示的條件是否具備而得撤銷?這些方向以有經驗的法律工作者來看,都是相當困難而艱鉅的工作,並不是那麼簡單。從智慧財產法院其中一則判決可以看出,該案法院根本不支持本案有受到詐欺的主張。而即便可以逐案獲致解決,難道沒有法律處理之成本?而此成本究竟應如何分配承擔?
 
若論此類糾紛,以為訴諸輿論即可獲得全面解決,恐怕把道理想的太過簡單,令人驚心者,如果進一步認為媒體關注下,就是解決此問題的最經濟手段,恐怕對於日後類似問題的防免,發揮不了任何啟示作用,因為你永遠不可能臆測有所圖者會以什麼奇怪的手段侵害權益,你能做的只有提升自己的智識,在即使面對誘惑的時刻,也能理性知悉其法律利害,或承認知識之不足而尋求專業協助,公部門對於文化法律之給付義務當應包涵此一層次,而非僅收拾殘局。
 
近年筆者所見,此問題不僅在藝術界,即使影視傳播產業、流行音樂產業,對於智慧財產權關注不夠,可說已到令人匪夷所思之地步。信手拈來,近期「天黑請閉眼」編劇費用爭議事件之糾紛,難道不能透過對於著作權知識的充分了解與安排,事前避免?不僅影事傳播產業,流行音樂界,對於著作權這個隱身在幕後,對市場之分配起重要作用的工具,同樣也欠缺足夠正視。這些情況都會埋下日後重大權益爭議,增生不必要的巨額糾紛處理成本。
 
藝術界或影視傳播界、流行音樂界等娛樂產業,太過輕忽著作權法是利益分配法律之特性,忽視其實質主宰著智慧財產權經濟分配市場,這是很奇怪的現象。除非像林強表明願意將「向前走」有條件(CC創用)釋出成為公共財,否則如此輕忽著作權法制教育、知識,實在令人費解。
 
在法治社會,你不能單純寄望任何人,甚至包括政府方,對你都是恩惠給予,另以著作權權利分配為例,有關政府採購常見著作財產權整碗捧去、著作人格權不對抗條款等爭議,君不見正是政府為首主導所致?創作人、藝術家唯有提升自己對於著作權知識的認知,才是權益保障正道。
 
政府應考慮,配合《文化藝術獎助條例》對文化藝術在法律資源的給付責任,借重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及良好平台(例如NGO)提供事前之教育與諮詢,重新紮根深化著作權法制教育,這恐怕是跟提供資源事後解決爭議一樣重要的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