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奕成專欄:燈會的經濟效益與文化意義

出版時間:2018/03/03 00:10

周奕成/創業人、創作人

台灣本來沒有「燈會」。

傳統民俗中,在舊曆元宵節,寺廟與店家要懸掛長串燈籠,大人會帶著兒童製作「鼓燈」(取其燈如鼓形之意)並上街「舉鼓燈」。據筆者印象,直到1980年代初,全台各地仍保有著這種相當淳樸且具有工藝精神的「燈節模式」。

大型「燈會」則是近30多年的事物。政府投入大量資源舉辦超大型燈會,則是20多年前才有的。到近幾年,輪流在各縣市舉辦的台灣燈會(由交通部觀光局與縣市政府主辦),以及各縣市個別舉辦的燈會,達到極盛。

近幾年燈會,幾乎等於縣市政府的破紀錄比賽。各縣市競相提出該地燈會的「10項第一」或更多的第一。2016年的桃園燈會是參觀人次最多,2017年的雲林燈會是展區最大。每一年主辦的縣市長都希望刷新紀錄。如果沒辦法,就創造新的紀錄項目。停車位最多也是破紀錄項目。

燈會的經濟效益,當然是中央及地方政府砸大資源舉辦超大型燈會的主要原因。2016年的桃園燈會,據鄭文燦市長說,創造經濟效益達新台幣150億元。其他各年燈會也都有數十億元的產值。燈會對地方有這樣巨大的經濟效益,是燈會越辦越大的最有力的理由。

可以想見,這些產值主要是產生於場地的整建、周邊的交通服務、燈會的主燈等展品建置、餐飲住宿消費、鄰近鄉鎮的觀光帶動等。燈會對地方的經濟效益,確實是巨大的,而經濟效益是無可置疑的。只要能幫地方賺錢,沒人敢問:為什麼要辦這些超大型燈會?

但燈會的文化效果是什麼?或許這是成功舉辦了超大型燈會之後,台灣社會該沉靜下來想想的問題。

每一年的「主燈」或其他展品,都是設計者絞盡腦汁的作品,但幾乎常常引發爭議。有時候是美醜問題,有時候是原創或抄襲問題,有時候則是主題意識問題。這些展出的燈,是不是真的具有文化價值,能不能代表台灣的工藝或美術層次,還沒有被嚴肅討論過。

主燈或整個燈會的場地,目的都是要創造「奇觀」。巨大的主燈,閃爍變換的色彩,綿延的光影通道,音樂與音效,都是要讓觀者產生奇幻不似在人間的感受。但這樣的「奇觀」是不是具有科技或藝術上的創新突破?還是只是LED和塑料的堆砌?

「奇觀」的震撼效果是會遞減的。人們一次次暴露在巨大的奇觀之下,感官會習慣,反應會疲乏。超大型燈會要打造的「奇觀」效果將會越來越困難。而在虛擬實境的時代,巨大的「奇觀」可能會越來越失去意義。

超大型燈會背後還有更嚴肅的問題,就是「娛樂型政府」的誕生。縣市長熱中於舉辦超大型燈會,因為燈會對民意支持度確實是有幫助的。每次成功舉辦燈會,首長滿意度都會提升。但這樣的滿意度有如燈會的奇觀是虛幻的,往往掩蓋了其他的施政問題。

政府以辦活動取悅人民為要務,導致首長的注意力及公務體系的時間和資源錯置,造成了「娛樂型政府」。這是民意政治的課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周奕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